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回 陆机遭小人陷害致死
    这样的话,如果司马颖有点脑子的话,早就丢到脑后去了。偏偏当官的都有这个毛病,那就是害怕别人夺了他的权。司马颖一想也是,二十万军队还打败仗,这样的将领要之何用?一翻后帐,就把陆机关进了大狱。

    陆机其实没有得罪孟玖,得罪的是他的哥哥孟超。别看司马颖的军队有20万,但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不少人都是抱着发财的目的来的。战争一开始,孟超放着敌人不打,偏偏跑去抢劫,陆机能不制止吗?

    这一制止不要紧,孟超居然跑到陆机的大帐里大闹一场。后来事不凑巧,孟超在战场上死了,可弟弟孟玖不干了,总觉得孟超的死是陆机故意安排的。在小人的眼里,谁都跟自己一样邪恶。

    陆机被关进大狱,战争一开始就失去了统帅,而且还没人可替。求情的人不少,卢志对司马颖说:“胜败乃兵家常事,陆机年轻,一时谋划不精,吃了败仗,以后转败为胜也不是不可能的。要说叛逆,绝对不可能,现在东吴早就完了,他再依附谁?”

    卢志这样一说,别的人也纷纷跟着替陆机求情。

    原来司马颖对卢志的话是言听计从,这次却没有听卢志的话,反而更恨陆机了,心里想道,没想到陆机的人缘这么好啊,真要是得了势,那还了得。看来,人的短处早晚得暴露出来,司马颖的水平也就这样了。

    旁边孟玖还一个劲地催促,要司马颖赶紧杀了陆机,要不,求情的人太多。司马颖还要找到证据,就把跟陆机一块儿混的孙拯也抓了起来。孙拯也是东吴的旧臣,司马颖想从他身上套出点什么东西来,作为陆机谋反的罪证。

    孙拯也是条汉子,被拷打得踝骨都露了出来,愣是不说陆机的半句坏话。他的门生看不过去,暗中给牢头送钱,希望能暗中帮帮孙拯。牢头就劝孙拯说:“陆机冤枉,谁不知道。你被打得体无完肤了,何必为了一个死人而搭上自己的性命呢?”

    孙拯听牢头这么说,仰天长叹:“陆君兄弟,是世界上少有的奇士,我受他知遇之恩。现在他受了冤枉,我不能救他,怎么能忍心再诬陷他呢?”

    就这样,孙拯死在了监狱中。

    陆机也被处死了,临死之前,闭着眼睛,叹了一口气:“华亭鹤唳,哪能再看到啊!”

    华亭是他跟弟弟陆云常来的地方,过去常跟弟弟来华亭看仙鹤,可是如今,再也看不到了。他的这些话,饱含着对步入仕途的后悔,但是这条路一旦走上了,哪能那么容易回头。等他再想起华亭时,已是临死之前了。

    陆机冤死,跟随他的士兵非常悲痛,都在默默地流着眼泪。这一天,昏雾弥漫,刮起大风,把大树吹倒不少,平地下了一尺多的雪。有人说,这是陆机的冤魂不散,久久地不愿意离开这

    里。

    司马家的战争从这年的八月一直打到了十月,双方没有退让的意思。朝中有人看不下去了,说都是司马家的人,何必打得死去活来?不如握手言和。司马乂倒是不愿意打了,派人到司马顒和司马颖那里当说客,司马顒没说什么,但是司马颖死活不同意。

    就这样,这场战争失去了和平解决的可能。

    司马顒的7万人打得相当顽强,多亏了张方在极力支撑。张方是什么人呢?他的曾祖父是山贼,但是张方的勇武跟见识非同一般,所以得到了司马顒的赏识。当初司马顒的队伍见了司马衷的大旗,一个个吓得要命,力劝张方逃跑。

    张方却对他们说:“敌人打着司马衷的旗号是吓唬人的,我们不要因为打了败仗而害怕。敌人虚张声势,我们可假作害怕示弱,然后出其不意,杀他个回马枪。”

    在张方的指挥下,军队趁着夜色,向洛阳方向前进,离着洛阳城只有七里远的地方打了司马乂一个措手不及。此前,司马乂一直保持着连胜的态势,如果不是张方的智慧,恐怕司马顒的队伍早就打包回家了。

    张方虽然打了一个胜仗,但是司马乂仍然占着上风。别看司马乂一人面对着司马顒、司马颖两位王爷,但还真打得有声有色,相当灵动,光杀死司马颖军队的数量,就达到了六七万人之多,快顶上司马顒军队的总数了。

    但是战争拖得越久,形势对司马乂越不利,因为洛阳城在内线,而两位王爷在外线,受洛河和伊洛河的限制与两位王爷的封锁,渐渐的,洛阳城的粮食和物资出现了问题。

    司马乂是个死脑筋,也是一个忠心的王爷,本来城里的粮食就不够用,他却首先要保证司马衷和皇宫的伙食,给惠帝和各位妃子的标准,丝毫没有降低。他自己呢?却和士兵吃一样的饭。

    士兵和百姓见他这样,受了感动,都愿意和司马乂一起,紧紧地团结在他的周围,誓和洛阳城同生死,共患难。

    洛阳城里的情况,张方通过多方途径打探出来,一般战场上闹饥荒,军队肯定乱了,城里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都会发生,但是城里居然军心民心不乱,司马乂勒紧裤腰带,带领他的士兵以高昂的斗志,面对如此困窘的形势。

    算来算去,张方觉得这个洛阳城,一时半会儿是打不下来了,就下令准备退回长安,以后再作打算。眼看司马乂就要熬过这段最艰苦的日子,迎来胜利的黎明,却不料东海王司马越插了一杠子,他觉得洛阳城里粮食不多,肯定打不过两个王爷的联合军队,就乘着找司马乂商量军情的机会,突然发动事变,把司马乂抓了起来,关进了金庸城。

    要不怎么说,坚固的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呢!

    司马越何许人也?他是司马懿弟弟的孙子,跟司马衷的关系,远没有司马顒、司马颖那么近,算是比较疏远的亲戚。东海王的地位也不高,成都王司马颖的食邑有四个郡之多,而东海王仅仅才有6个县。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