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回 司马乂内部的政变
    早年间,司马越陪着太子司马衷在东宫读书,后来以皇帝近臣的身份,稍微有了点权利。正着借着司马衷的牌子,才得以有机会接近司马乂,在司马乂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完成了政变。

    把司马乂关到了金庸城还不算完,逼着司马衷免了他的官,又推说自己有病,不能辅佐司马衷。惠帝一见,那个完了,这个再不管我,谁抬着我啊,极力挽留一番,封他为尚书令。

    司马越大权在握,这才仔细分析了一下双方的态势,这一分析不要紧,胜利的天平已经倒向洛阳了,他只有捶胸顿足后悔不已的份了。司马乂在金墉城还不忘给司马衷写信,信中写道:

    “陛下安康,委托臣下办事,臣小心翼翼,忠心为君,天上的神明都知道。两王听信谗言,起兵讨伐洛阳,朝臣也有不忠的,为了自己的私利,把臣关到了这里。臣倒是不惜性命,只是国运衰微,党同伐异,陛下危险。要是臣死了,国家能得到安定,亦是吾之福,但恐怕恶人不会收敛,对陛下没有好处呀!”

    司马乂的信中,对皇帝司马衷处处流露出关心爱护,也算是对司马衷最好的王爷了。

    司马越还想着要不要再抵抗一把,但是军队都是司马乂的,哪个肯听他的。司马乂的人已经在谋划着怎样把司马乂从金庸城里捞出来,再次竖起长沙王的大旗。司马越这下子害怕了,一旦司马乂出来,自己的脑袋也就没了。

    看来把司马乂关到金庸城里还不够,杀掉他自己才能平安。

    手下人给司马越出主意,这个世界上想司马乂死的人多了,其中就有一人:张方。

    张方在大营里收拾包袱准备回长安,忽然听到司马越放出的消息,在战场上怎么也打不过的司马乂居然被人抓了,还关了起来,顿时露出望外,一刻也不停留,带着手下3000人杀到人马不多的金庸城下,顺利地找到了司马乂,点起了一把大火。

    忠勇无比的司马乂,可怜被关在牢房里,手脚被缚着铁链,想逃逃不出来,只能放声大喊:“老天爷呀,你看到了吗?天下太不公平了。想我一心为国,一心为皇上,怎么落到了这般下场?”

    28岁的司马乂就这样死了,他高声大骂,痛声大喊,附近的人都听到了。他在烈火中奋力挣扎,还是活活被烧成了焦炭。三军将士听说司马乂这样死去,无不为之落泪,整个洛阳城中,到处是哭泣之声。

    本来已经跟胜利越来越远的司马颖,就这么进了洛阳城,看到城里到处是残垣断壁,饿毙的军民,凋敝的商铺,菜色的饥民,哪里还有一个京城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留下石超带5万军队守卫洛阳,回到自己的封地邺城去了。

    邺城就在今天的河北临漳,晋国的实际权力中心,已经转移到了成都

    王的府邸。

    河间王司马顒不愧为司马颖的好兄弟,给惠帝上书说,现在跟您关系最近的就是司马颖了,应该立司马颖为皇太弟。这样一来,司马颖不仅成了合法的接班人,还做了丞相,在自己的府里极尽享乐,根本忘记了洛阳城里还有一个名义上的皇帝。

    之前在卢志的建议下,苦心经营的政治形象早已不复存在,老百姓对其大失所望。而小人孟玖,成了司马颖身边最得势的小人。

    司马颖将晋国的权力中心,实际移到了自己居住的邺城。这时候的政治形态,也发生了奇特的一幕,只见洛阳城里的大小官员都在找各种机会和借口前往邺城,不为别的,只想去司马颖的门口忏悔一下自己的罪行,表示自己万分悔恨当初跟司马乂一起在洛阳城呆着,希望司马颖能重用自己。

    东海王司马越呢,以尚书令的身份辅政,但实际上掌权的是司马颖,尽管司马越处理了司马乂,为司马颖立了大功。

    这时候的叶枫,再也不能在洛阳城待下去了,带着一部分随从回到了自己的领地冀州。亏着早把弟兄几个的家属和兵工厂等重要设备挪到了这里,要不,复巢之下安有完卵。

    这时候的冀州在哪?

    也就是河北的中南部,山西西部部分地区,河南北部,山东的西北部分地区,行政中心就是邺城,也就是现在的安阳县。这样一来,不是和司马颖的领地重合了吗?是重合,但是叶枫岂能和司马颖住在一起,实际上往冀州的东北部挪了挪,也就是现在的沧州一带。

    从洛阳到沧州将近600公里的路程,叶枫虽然坐在马车上,但也是走了将近8天,相当的疲劳。到了沧州,钟馗、李铁刚,李玉和家属早已等待多时了,听到叶枫将要来沧州,李玉哪能不来,尽管龙虎关离着沧州有600公里之遥。

    就在这个时候,王甲领着2万人的新式骑兵部队,也到了沧州,当然也是奉了叶枫的命令。原来王甲率两万骑兵驻扎在高平一带,是为了防止鲜卑国的进攻,可是如今国家都成了这样了,一个小小的高平又怎能阻挡住外族军队的大肆入侵,还不如合兵一处,再作打算。

    和家属匆匆见了面,说了些安慰的话,叶枫立刻召开几个人的会议,研究以后的方针大略。

    参加会议的除了弟兄五人以外,还有叶枫的两个儿子,叶龙和叶虎,王甲的儿子王勇猛,李铁刚的儿子李智博。

    叶枫先定了调子:“各位大哥兄弟,各位将军,现在大晋朝的王爷连年内战,祸乱不断,从一个强盛的王朝,到现在已经四分王裂,衰败不堪。我们怎么办?确切地说,我们冀州怎么办?还请众位拿个意见。”

    钟馗一直对政治不大过问,所以也不过多说话。李玉呢?军人出身,打仗还算内行,要是谈政治,却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从后时代过来的人,只有叶枫、王甲、李铁风三人。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