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回 司马越和司马颖开战
    大军一到,司马越把司马衷推了出来,看到要夺回自己的皇权,司马衷胆子也大了,对云龙门上的石超说了一声:“石超啊,朕叫你放下武器,开门投降,若不投降,就是抗旨不遵。”

    太监立刻把司马衷的话,传到了云龙门上。

    石超一听,打是不打?要是打的话,那就是叛逆之罪,要是不打的话,肯定是对司马颖不忠,难为的他呀,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再看士兵,一看到皇上的旗号,吓得腿都酥了,哪里还敢作战,不是丢下兵器想逃跑,就是遮住脸面,装作什么也看不见。

    石超想到,这样的仗还怎么打呀,于是丢下洛阳城,带着自己的军队,落荒逃回邺城。

    司马越控制了洛阳城后,还得再捞取点政治资本,从金庸城接回了皇后羊献容,让他继续当皇后,也好稳住司马衷的心,更重要的是让别人看看,我司马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皇后接回来了,那么皇帝的接班人不能还是皇太弟司马颖吧,于是司马越下令,还是让之前的皇太子司马覃回来吧。

    手里有了政治资本和招牌,司马越带着军队,继续向邺城进攻,一路上继续宣传司马颖种种大逆不道的滔天罪行。这振臂一呼,还真达到了一呼百应的效果,军队刚刚到达安阳附近,就有十多万军队前来参加讨伐大军。

    在邺城府的司马颖听说司马越的10万军队杀过来了,吓得不轻,急忙召集邺城的群臣开会。

    东安王司马繇说:“天子亲征,这还了得,我们应该打开城门,穿着白衣服出城投降。”

    司马颖倒是不傻,对司马繇的建议置之不理,并训斥一顿:“你投身到我跟前,就应该为我出谋划策才对。今圣上为一群小人所逼,到邺城来闹事,照你这样一说,我们只要一投降,陛下就会饶了我们,可能吗?”

    这时候作为中书监,负责丞相府中大小事情的卢志又站出来说话,他说:“丞相啊,万万不可投降,要是投降的话,司马伦的下场,主公不是没有看到。况且司马越虽然有兵10万,但都是一些乌合之众,我们有邺城之坚,此战我们必胜。”

    卢志这样一说,坚定了司马颖抵抗下去的决心,立刻组织兵力作战。

    司马颖派出的前锋还是他的心腹爱将,石超,按说石超带5万军队,镇守洛阳连打也没打,就跑到了邺城,司马颖应该治他的罪。但是司马颖不,谁让石超是他的心腹呢!不但不治他的罪,另外又给了他5万人马,加上原来的,共10万兵马,也算和司马越势均力敌。

    两边接仗,各有胜负,这样战局就僵持起来。

    长安的司马顒坐不住了,老朋友总要支持一下,于是派出了2万人支持司马颖。这样的话,司马颖又多了一支友军。

    司马颖还有一招,自己的邺

    城就在冀州,你叶枫就是冀州刺史,总不能看着我挨打不管吧,你要是不管的话,等我平定了司马越,有你叶枫好看的。于是派卢志前来沧州,找叶枫商量出兵支援的事儿。

    卢志几人骑在马上,一路上看到叶枫的地盘上,庄稼长势良好,老百姓安居乐业,到处是店铺、工厂,学校,甚至还有报童,卖着报纸,传播着各地的新闻,顿时感到甚是好奇。到了叶枫府上,叶枫赶紧好酒好菜招待着,并叫钟馗、李铁刚作陪。

    酒过三巡,卢志敬了叶枫一杯,说道:“太师太傅呀,现在邺城打得战火连天,而叶公却坐享和平之乐,稳坐钓鱼台,岂不知道唇亡齿寒,邺城一破,司马越就会杀到这里,看你还能坐得下去?”

    叶枫嘿嘿一笑:“这些年来,晋国哪里消停了,不是你打我,就是我打你,就算邺城不打了,可是别的地方照样在打。致使国家大乱,生灵涂炭,卢公岂不心痛乎?”

    卢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哎呀,没办法,手大捂不过天来,自己一个小小的臣子,怎能管得了国家的这些大事!”

    “卢公可知道为什么吧?”叶枫在开导他。

    “小人愚昧,不知其祥,但凭太师太傅慢慢教诲,我洗耳恭听。”

    叶讽慢慢说道:“秦汉之前,都是中央集权,东汉之乱,也是从宦官开始,乱也只是中央乱。而传到晋武帝司马炎,却一下子封了27个王,这27个王,各有政府、军队。司马炎在位的时候尚能镇住这些王爷,武帝一去,惠帝司马衷岂能管了这27个王,于是都想当皇帝,这就成了你争我夺,祸乱的开始。”

    卢志点了点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可是如今,怎样才能制止祸乱?”

    叶枫只能这样说:“27个王已成既定事实,战争也早已开始,除非出来一个救世主,才能消除诸王的权利,然后中央集权。即使中央集权,也只能图一时之安,要想万世长治太平,皇权制并非是一种优良的政体?”

    卢志皱起了眉头:“听太师太傅这么说,什么政体比皇权制还要先进呢?”

    叶枫并没告诉他答案,而是说:“我这里有一本书,卢公读了以后,自然会明白。”说着,从旁边拿过一本书来,递给卢志。

    卢志恭恭敬敬地接过这本书,仔细一看,上面写着《冀州宪法》四个大字,略微一翻,即刻被吸引,然后快速翻阅。在卢志翻书的时候,叶枫也并不催促,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卢志脸上的变化,只见他一会儿兴奋,一会儿静思,一会儿眉头出现了皱纹,一会儿脸上又现出释然的笑容。

    不一会儿工夫,卢志合上书本,连连点头,说道:“好书!好书,这使我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不知太师太傅的这本书,能不能赠与我?”

    叶枫笑

    了笑:“如果卢公看着好,就请拿去批判吧,我也好听听卢公的意见。”

    卢志这才恍然大悟:“怨不得我一路上看到政治安定,人民乐业,经济繁荣,形势大好,原来是这本宝书在起作用啊!了不起!了不起!”卢志不由得伸出了大拇指,夸奖着叶枫治州有法。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