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回 卢志智取洛阳城
    钟馗给卢志斟满了一杯酒,笑呵呵地说:“说话别耽误了卖膏药,喝着喝着!”

    卢志喝完了这杯酒,眉头一皱,又回到了现实:“想太师太傅这么聪明的人,我这次来的目的,一定猜到了吧?”

    叶枫嘿嘿一笑:“卢公是不是叫我出兵,帮助司马颖打内战?”

    卢志点了点头:“果然太师太傅猜到了,吃人家的饭,服人家管,还请太师太傅不要让我为难的好。”

    叶枫给他实话实说:“我给卢公讲了许多道理,想必其中的含义,卢公也猜到了。现在是王爷大战,外族乘机入侵,国家分崩离析,老百姓生灵涂炭。我去帮助成都王,岂不是越添越乱,卢公看着呢?”

    如果叶枫先前不给卢志讲那些道理,卢志肯定不愿意,但是叶枫铺垫了那么多,像卢志这样聪明这样正值的人,怎么会看不出事来,只得叹了一口气说:“那我怎么向成都王交差呢?”

    叶枫这才说:“这个好办,你就说我在准备着,准备好了,即刻发兵,支援邺城。”

    卢志点了点头,也只好这样了。

    在司马越与司马颖的战争中,胜利的天平开始渐渐地向司马颖倾斜。

    这时候,又有两个人来投石超,一个是陈匡,一个是陈规,他俩是正和石超交战陈眕的亲兄弟。

    石超听到这个消息,不禁大吃一惊,你哥哥正在和我激战,拼得你死我活,而你弟兄俩却来投我,这不是诈降又是什么?你俩想当黄盖,拿我当曹操,这还了得,速速推出去斩首。

    而卢志却出面阻止,对石超说:“有什么事得让人把话说完,且听听他弟兄俩怎样说再斩不迟?”

    石超也倒听卢志的话,对陈匡和陈规说:“到底怎么回事,你俩给我说清楚?”

    陈匡只好一五一十地说起了,他和哥哥的事。

    陈眕原来是贾谧的“二十四友”之一,贾南风的人,又是司马越的坚定支持者。但是陈匡和陈规却不一样,他俩早年是愍怀太子司马遹的陪读,司马遹的人。因为贾谧和贾南风害死了司马遹,所以贾南风和司马遹是政敌,而我弟兄俩和哥哥陈眕,当然也成了政敌。

    别看是亲兄弟,那也不能因公徇私。

    摆明了这层关系,石超的怒气渐渐消了,而卢志却在心里暗暗酝酿了一条妙计。卢志问他弟兄俩:“既然来投奔我们,就得为我军效力,不知二位能为我们成就什么功劳?”

    陈匡和陈规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对卢志恭敬地说道:“但凭恩公调遣?”

    卢志点了点头,对弟兄二人说:“就派你俩回到洛阳,就说邺城已经完了,士兵早已跑光,仗打败了。”

    陈匡忙说:“不敢,不敢,既然来投明公,就得为军效力,哪能说这些混账话呢!”

    陈规也说:“是的,是的,不敢说对成都王不利的话。”

    卢志对

    他二位说:“就得这样说,只要你二位说得洛阳城防松了,士兵不再戒备,就是大功一件。”

    二人这才明白,这是使得骄兵之计,急忙施礼道:“遵命,我二人这就回去,按照恩公的计策办。”说完,匆匆再回洛阳城。

    石超还是有些不理解卢志的意思,悄悄地问:“卢公这是什么意思,陈匡陈规二人来投,怎么又放虎归山了。”

    卢志在他耳朵边悄悄说了几句,高兴得石超连连大叫:“好计!好计!”

    陈匡、陈规二人回到了洛阳城,就在城里散布谣言,说什么“邺城早已乱了。”“司马颖的士兵都跑没了。”“司马颖是纸老虎,假把式,全败了,差点儿就把他抓住了。”洛阳城本来高度戒备,被陈家两兄弟一忽悠,也不警戒了,士兵下城,马放南山,完全陷入了轻敌的懈怠状态。

    其实也不能光怨他们,皇帝司马衷和二把手司马越都在邺城前线,洛阳巴不得他们打胜仗呢?一听说胜了,还不高兴得光蹦高,谁还有心来关心城防。

    石超却派了一支骑兵部队,绕过主要防线,轻装前进,杀到了洛阳城下。邺城离着洛阳只有300公里,且一路上并没有高山大川,几乎是一路平原,要说骑马,真是三天也就到了。

    洛阳城的防守士兵,正沉浸在胜利的喜庆之中,忽见司马颖的大军杀到,顿时大惊失色,一片慌乱。陈匡、陈规弟兄俩又在城中趁机放火,并大喊:“石超进城了,石超进城了——”领着自己的亲信,城内造反,杀开一条血路,打开一道城门。

    石超的军队,顺利攻下了洛阳城。

    正在邺城前线大战的司马越,万万没想到后门失火,老家丢了,急得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哪里还有心作战,只有撤退。撤着撤着就成了溃退,人人抱头鼠窜,没人顾得上还有一个皇帝。

    司马衷在逃跑中,面部中了三箭,亏着是擦伤,真要是射中要害,小命就玩完了。身边的侍卫皆被石超的军队杀死,跑着跑着没有了路,只得慌忙躲进路边场院的草垛中。石超骑着高头大马冲来,派兵包围了这个草垛,一声大吼,弯腰拉起司马衷,把他放在马背上,然后“迎接”回到了邺城。

    司马颖在邺城,一看皇帝来了,下令改年号为“建武”,这也是一种政治手段,意思是政权重新回到了成都王司马颖手里。论功行赏与秋后算帐一块儿进行,那个最先站出来要司马颖投降的司马繇自然是丢了脑袋。

    司马越逃命之路别提多狼狈了,洛阳是回不去了,他到了下邳,希望那里能收留自己,没想到下邳连城门都不开,装聋作哑像没看见这个人一样。再到徐州,希望徐州牧能收留自己,没想到徐州的士兵射来一阵乱箭,差点儿射到自己。

    守城的士兵在城墙上骂道:“你这个丧门星,别给我们添乱好不好。你再不走,小心我一箭射死你。”

    司马越没有办法,只好跑回自己东海王的领地,守着那可怜的6个县过日子。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