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回 王浚是个大汉奸
    邺城的司马颖,这会儿挟天子而令王爷,正在充分享受着胜利果实,然而打死他也不会想到,王浚正率领着大军,向邺城杀来。

    王浚原是青州刺史,山东人,早年追随过贾南风,当年愍怀太子司马遹被幽禁在金庸城的时候,也参与过谋害司马遹的阴谋。青州在哪?地处山东半岛中部,为古九州之一。州治在现在的山东省青州市。

    因为王浚常年在北方边境做官,养成了跟北方少数民族联姻的习惯。他有5个女儿,一个女儿嫁给了鲜卑人务勿尘,一个女儿嫁给了乌桓人撒啦蜜,正是仗着里通外国,他的军力迅速壮大。

    可见王浚这个人是很有军事头脑的,当时晋国天下大乱,诸王争斗不已,表面上是有两个外族女婿,实际上有两个国家在支持着自己。

    混迹官场的王浚自有他的一套处世哲学,当年四王起兵讨伐司马伦,天下响应,而王浚在自己的管辖区内强行封锁了各路消息。齐王、成都王、长沙王、河间王满世界发传单,号召天下老百姓站出来反对司马伦,其实主要是号召各州郡的地方长官站到他们这边。

    但王浚的策略是谁也不支持,谁也不反对,也不给自己治下的子民任何支持谁的机会。他这是认为时机未到,还不如休养生息,发展自己的实力为好。

    当年司马颖就看着王浚不顺眼,觉得这人实在不识时务,就想带兵打到王浚听话,只是一时没顾得上。等到司马伦被杀,王浚居然还升官了,升为安北将军,最起码他没有支持司马伦。

    等到司马顒跟司马颖杀了司以乂,一向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王浚居然为司马乂鸣不平,觉得司马颖实在胡闹,他要主持正义。

    王浚在北方始终是一个不听话的人物,司马颖一直惦记着要收拾王浚,派了一个叫和演的人去当幽州刺史。此时王浚除了是青州刺史外,还是都督幽州诸军事,这等于派了一个司马颖的心腹到了王浚的家里。

    幽州在哪里,辖境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市、河北北部,辽宁南部及朝鲜西北部,州治在北京市城南。

    和演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杀不了王浚,他得找一个同谋,这个同谋就找到了乌桓的一个单于审登,想趁着王浚在幽州城里游玩的时候,找机会杀掉王浚。没想到当天下暴雨,王浚在城里转了一圈就回去了,审登没有找到机会。

    审登有一个好朋友,就是王浚的女婿撒啦蜜,就把这个事给他说了。

    撒啦蜜一听,这还了得,杀我老丈人,老丈人死了,媳妇还能饶了我吗!于是对审登说:“和演想杀王浚,但是王浚有天保佑,下了暴雨。看来,老天也在帮助他啊!你我都是乌桓人,何必非跟着和演干呢?不如跟着我老丈人王浚干。”

    审登一听,跟着谁干不是干啊,这

    个王浚更靠谱,于是大旗一换,成了王浚的人,还把和演的阴谋一五一十地说给了王浚。王浚一听,这还了得,于是收了审登,和审登的人合兵一处,围了和演的家,把他杀了。

    和演一死,幽州成了王浚的地盘,反正和司马颖翻了脸,于是王浚叫上女婿务勿尘和撒啦蜜,凑了两万骑兵,自己再领步兵三万,剑指司马颖,开始他主持“正义”的战争。

    双方在邺城城下展开大战,司马颖派出的前锋是不大靠谱的石超将军,而王浚派出的前锋是名将祁弘。石超的军队经常打败仗,可见马匹也好,训练也好,战技也好,战术也好,都存在着不少问题。

    而祁弘带领的是乌桓骑兵,这些骑兵训练有素,骑手多年没有下过马,马匹也高大,善于奔跑,战术也高明,算的上是冷兵器战术的佼佼者。

    两边一开仗,石超的军队显然不行,被祁弘的马队冲了个稀里哗啦,很快地败回城里。王浚的大军乘胜追击,很快地把邺城三面围住,一面放之。

    邺城城内听说石超吃了败仗,人心惶惶,乱作一团,司马颖手下的人纷纷逃命,哪还管你皇帝,皇太弟?要是这道口子再关上,就是想跑也跑不了啦!

    司马颖一看官兵也好,老百姓也好,跑得差不多了,自己还待在这里干什么,收拾一下东西也想跑。就在这时候,卢志拦住了他,对他说:“主公呀,不能这样跑?”

    司马颖有点儿着急:“这时候不跑,还待何时?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卢志镇定地说:“虽然事情紧急,但还有两个办法?”

    “哪两个办法?”司马颖心里着急,不愿意让卢志卖斯文,叫他快说。

    卢志赶紧说道:“王浚为什么三面围之,一面放之,就是等我们一旦冲出城去,必然大力围攻,我们的骑兵,能跑过乌桓的骑兵吗?再说就是突围的话,也得等到天黑之后,多路突围,主公掩护着皇帝司马衷一块儿走,这样以后才有话语权。

    “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依靠坚固的城墙,固守待援,请冀州刺史叶枫来帮助我们。沧州离我们这里不远,叶枫兵马精良,我已和他有言在先,他一定能来拉我们一把的。”

    司马颖想了一会儿,问:“就是突围的话,往哪里去呢?”

    卢志说:“洛阳啊,洛阳是全国的首都,只有回了洛阳,才能令天下之兵,前来勤王。”

    司马颖略微一琢磨:“还是回洛阳吧,待在这里实在不保险。”

    卢志就帮着他调兵遣将,待把剩下的这些人马刚刚调度好,哪路吸引着敌人,哪路保护着主公和司马衷往哪里走,司马颖又变卦了,说:“卢中书啊,我看洛阳还是不要去了,这个邺城挺好,还是叫叶枫前来支援我们吧!”

    作为一军首脑,最怕朝令夕改,况且刚刚调度完毕,下面的军队正在准备。卢志想到,一定是司马颖故土难离,舍不得离开他这片熟悉的领地,可是你早说句话啊,这样一折腾,军队哪能受得了。卢志给他做工作: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