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回 邺城大战(一)
    叶枫笑了一下,挑刺道:“王浚也不是个傻瓜,我们挖沟的时候,他早看到了,岂能让我们老老实实地挖,早就派骑兵把我们驱赶了。”

    李玉一想也是,自己的计策太简单了。

    李铁刚想了想说道:“我看啊,我们是否可以用骄兵之计,连续地吃败仗而麻痹敌人,我们的炮火呢,尽量地不用,待敌人认为我们实在没有什么实力时,我们突然发力,把敌人一口气干掉!”

    叶枫觉得这个计划靠谱,问道:“能不能再具体一点?”

    李铁刚就把自己的计划一五一十地说了,叶枫点了点头,在大家不断的补充下,一套完整的作战计划形成了。

    首先是诱敌上钩的这些人马由谁去,叶枫决定自己亲自带队完成这个任务。钟馗他们不同意,说,你是一军之长,哪能做这些小兵的事啊?叶枫却不这么认为,他从情报得知,王浚的女婿,也就是乌桓人撒啦蜜,是乌桓国前将军撒哈啦的儿子,看看能不能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

    叶枫亲自带着一百来人的马队,和二儿子叶虎一道,前住邺城诱敌。这个马队,都是由最精锐的侍卫组成,一个个武功高强,马匹也是精选而成,全是一些匈奴马,比内地马高大多了,非常善于奔跑。

    还没到邺城,早有城里的探子回去禀告,不一会儿,从邺城出来三百来人的骑兵队伍,一下子挡在了叶枫骑兵的前面。叶虎出面喊道:“快去叫你们的头子撒啦蜜出来相见,就说有故人来访?”

    那个小头目还不服气,气哼哼地说道:“我们的撒啦蜜头领是你随便能见的吗?要想见我们将军也可以,先得问问我的铁棒愿意不愿意?”

    这个小头目还挥舞着满是铁刺的铁棒故弄玄虚,妄图以武力来挑衅大晋国的军队。

    叶虎血气方刚,一听这话就有些生气,真是鼻子上挂粪桶——不知香臭,本来好好地给你说句人话,你却这样无礼,用眼睛看了一下父亲,意思是是不是让我教训他一顿。叶枫宠爱儿子,本不愿意让他冒险,但是想了想,身处乱世的将军,没有不经过战火洗礼的。不和敌人正面厮杀,怎能培养出如龙似虎的儿子,只得点了点头。

    叶虎得到了父亲的允许,顿时精神抖擞,大刀一挥,缰绳一提,两腿一夹马肚,向着敌将奔驰而去。

    这边大声呐喊助威,那边吼叫鼓劲,两匹战马憋足了劲,往一块儿猛冲。战马靠近,刀棒相格,只听得“哐啷”一声响,火光溅出,两匹马快速地向前跑过。

    第一回合,只是试验了一下劈力,叶虎只觉得右胳膊有些发麻,而敌将跑过,也是左手捂着右胳膊,看来也是不得劲。其实人和人的力气差不了多少,游牧民族常年吃肉,力气是大了一些,但是叶虎习武出身,灵敏性是强了一些。

    叶虎聪明啊,想道,我不能和他硬拼,硬拼的话肯定占不了便宜,于是就把小手枪拿了出来,顶了火,悄悄地放在左手上。由于他经常和李铁刚叔叔在一起,李铁刚什么先进玩艺他没见过啊,就给李铁刚要了这把小手枪。

    两匹战马重新调回头,又开始了第二次冲击,两匹马头刚刚接近,两种兵器“当”地一声,又碰在了一起。碰完的时候,叶虎挥手朝他开了一枪,“啪”地一声,小小的子弹人的肉眼根本看不见,射进了这个小头目的身体。

    两匹马跑走,没跑了几十米,那个小头目一头栽在地上死了。叶虎乘机圈回了马头,“刷”地一刀,把他的脑袋砍了下来。

    首战告捷,这边欢欣鼓舞,叶虎取得了胜利的信心,那边却垂头丧气,略微后退了一阵,一个小兵飞快地回去报信。叶枫骑兵并没有追赶,只是慢慢地向前逼了一段路。不一会儿,又有一股子骑兵,足有二百多人从邺城冲了过来,领头的正是一个高大的将领。

    叶枫仔细一看,这个人和过去既是敌人又是拜把子兄弟的撒哈啦差不多,于是高声叫道:“来人莫不是撒啦蜜将军?”

    此人听了大吃一惊,问道:“你又不认识我,怎么知道我是撒啦蜜?”

    叶枫笑了,说:“我和你的父亲撒哈啦曾是拜把子兄弟,能不认识他,认识他,也就认得你了。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和你父亲长得真是差不多啊!”

    “那么,你是不是叶枫将军?”撒啦蜜试探着问道。

    “正是在下。”叶枫在马上,拱了拱手,客气地说道。

    撒啦蜜也拱了拱手,恭敬地说道:“早听家父说过,你乃晋军神人也,龙虎关城墙之战,父亲这么高强的武功,竟然没有打过你。草原上,你战胜狼王,为草原牧民扫除了宿敌狼害。断壁山上,你手擒狼王牧利和军师雅辛,实在是让家父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果现在不是在战场上,我真要给前辈磕三个响头。”

    撒啦蜜说完,再次对叶枫虔诚地拱了拱手。

    “家父现在可好?”叶枫再问。

    撒啦蜜叹了一口气:“去世已经两年了,临死前,还一再告诫我,如果这辈子能见着叶枫叔叔,一定替他给你磕个头。”

    说完话,他眼中竟流出了两滴热泪。

    想到他一定是个孝子,叶枫点了点头,感慨道:“令侄呀,我也可惜大哥的不幸离世,真是人生如梦,转眼就是百年啊!但愿我们珍惜现在的大好时光。”话头一转,又问道:“令侄呀,邺城百姓也是人,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乌桓骑兵进城,大肆烧杀抢掠,难道心里就没想到自己的父母吗?”

    听到此话,撒哈蜜一惊,随着掩饰道:“那不是我们乌桓人做的,都是鲜卑骑兵作乱所致。”

    叶枫教训他:“两国交战,军队伤亡是

    正常现象,不应该连累老百姓。我听说,你们进城后,邺城百姓死伤近万,还抢人家闺女,当你们的老婆。当初乌桓国深受狼害的时候,老百姓流离失所,砂立士国王和撒哈啦将军尚能为民除害,平复狼患,想想你们的所作所为,不觉得愧对祖先吗?与狼患有什么两样?”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