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回 邺城大战(二)
    一席话,说得撒啦蜜低下了头,好半天没有说话。但他毕竟为王浚手下大将和女婿,打断了叶枫的教训,强词夺理地说:“叶枫叔叔,你说得那为私,两军交战,要实力说话。我不能因私而废公,咱们还得以胜负论英雄。”

    说完,大手一挥,指挥着他手下原来和现在的500人马队,向前慢慢地逼来。

    100战500,叶枫才不和他硬拼呢,手往后一招,自己的骑兵队伍保护着叶枫渐渐地向后退却。撒啦蜜仗着父亲和叶枫的私交,也没有硬追,慢慢地逼了将近1公里,然后撤兵回去交账。

    这一仗,也算是撒啦蜜小胜,叶枫败北。

    再一次挑战有王甲率领,领着一千多人的骑兵,和务勿尘的骑兵干了一仗。这一仗,王甲败了,死了几十人,丢下了一些兵器和马匹,匆匆败退。李铁刚率领着步兵也和鲜卑骑兵干了一仗,步兵一见骑兵,扭头就跑。亏着有骑兵的救援,才侥幸逃命,要不,准得被屠戮一场。

    半个月来,接连打了十多仗,每场小战,都是以王浚的大军获胜。

    务勿尘就有些看不起叶枫了,对撒啦蜜说:“我看这个叶枫呀,名不符实,都说他如何如何厉害,其实,也并不怎么样呀!从他的战术来讲,马队来说,步兵来看,还是兵器的使用,比我们也强不了多少。”

    撒啦蜜对叶枫还是抱有一丝戒心,警告务勿尘说:“我看是不是叶枫有什么阴谋,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务勿尘哈哈大笑:“我说兄弟呀,不要长别人威风,灭自己志气。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又不是没和叶枫交过手,他就那点本事,除了拉拉家常,收买一下人心,还会什么?”

    撒啦蜜也被务勿尘说服了,点了点头:“是呀!并没见叶枫有什么过人之处。我们前一阵子,只是试探,看来是叫叶枫吓住了,才没有真和他打。早知道他就这些本事,真不如集中兵力,一举将叶枫军队杀尽斩绝,一个不留。”

    二人意见一定,就去找王浚请战。王浚正在为自己的军队打不垮叶枫的主力而发愁,一见二人请战,大为高兴,鼓励二人说:“鲜卑和乌桓骑兵是我军的主力,早就盼着二位为我们立下大功呢!二位和叶枫的交战,我在后面都看了,我看这个叶枫也就这点儿本事,原来以讹传讹,水分不少。我在城里摆好庆功宴,就等着二位大胜叶枫回来,好为二位把盏庆功!”

    祁弘却是久经战阵,对务勿尘和撒啦蜜泼凉水说:“二位稍安勿躁,我看这个叶枫并不是和你们真打。总觉得他这里面有什么事,还望二位将军千万小心!”

    务勿尘哈哈大笑:“我看祁将军是不是太小胆了,我和这个叶枫打了这十几天的仗,哪一仗他也占不了便宜。他的符都

    叫我吃透了,就不信打不服他!”

    撒啦蜜也帮腔说:“为什么我们没有和他真打,就是一直在试探着他的虚实,现在虚实已经知道,那就不必客气了。草羊就是草羊,本来没有什么本事,只会瞎叫唤,而我们草原狼,是该露出狼牙的时候了。”

    祁弘劝不住,也懒得再说话。

    第二天月明星稀,天气晴朗,务勿尘和撒啦蜜的骑兵五更起床,洗刷完毕,然后饱餐一顿,悄悄地上了战马。这时候的战马,也已饱食了夜草,而且上了料,直撑得一个个肚儿滚圆,浑身是劲,被主人牢牢地上了甲胄。

    鲜卑和乌桓骑兵都是重骑兵,不但将士,而且战马都上了甲,只露出了两只马眼。然后开始编队,横着为100人,竖着为100人,百百得万,由务勿尘率领着一个方队,撒啦蜜率领着一个方队。

    方队开始前进了,务勿尘的方队在前,撒啦蜜的方队在后。两万骑兵的马蹄,腾起了漫天的尘土,踩得大地咚咚作响,似乎起了不小的地震。

    就在邺城的东北20里地,叶枫就在那里扎起了大营,务勿尘的重铠骑兵,就是要踏破叶枫的营寨,叫叶枫死无葬身之地。

    早有叶枫的少数骑兵看到敌骑来袭,一路大叫着:“敌袭——敌袭——”飞也似地跑回去报信。

    务勿尘压着马步,以每小时10公里的速度前进,大约一个小时,他的方队终于到了叶枫的大营跟前。

    此时天已大亮,太阳射出万道金光,务勿尘这才有幸看到叶枫的大营。前面是一排高大的尖桩栅栏,就在栅栏后面,站着一排排叶枫的步兵。这个营盘大约有500米宽,就在营盘的左右,皆有深深的壕沟,以阻挡骑兵的冲击。

    撒啦蜜也来到了务勿尘的身边,悄悄对他说:“左右皆有壕沟,就是不知道叶枫的营盘后边有没有壕沟,真要有壕沟的话,他这是自绝后路。”

    探子队长过来插嘴说:“叶枫营盘的后面,也有一道深深的壕沟,我们早就侦察过了。”

    务勿尘的牙龇了一下,笑了:“这个叶枫呀,亏着是带兵多年,真是自掘坟墓呀!三面壕沟,一面栅栏,要是我们铁骑在前面攻入,他们还怎么逃脱,这不是自找死路是什么?!”

    撒啦蜜也笑了笑:“这个叶枫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怎么布了个这样的营盘?”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来,眉头一皱,又问务勿尘:“叶枫的骑兵呢,怎么没看到在哪?”

    务勿尘的眼睛犀利,嘴一撇说:“不是在步兵后面吗?”

    撒啦蜜用眼睛极力看了看叶枫步兵的后面,这才影影绰绰地看到了步兵后面的骑兵,讥笑着对务勿尘说:“这就更不对了,骑兵应该放在步兵的前面,或者是放在营寨的外面,放在营盘里面,岂不是窝憋死了。”

    两人

    哈哈大笑,然后指挥着各自的方队,向叶枫的营寨全力进攻。

    尖尖的木桩插在地上,横着再用长木头连接,叶枫的步兵以这个为防守的屏障,但是务勿尘的重骑兵并不惧怕这些东西,他们杀退步兵,用绳子拴住木桩的一头,另一头套在马脖子上,多匹马一用力,就把不少木桩拔了出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