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回 邺城大战(四)
    祁弘看着叶枫的大军,就像一股铁流,向着邺城卷来,到了城下,分成两股,向左右分去,然而并没有四面围紧邺城,而是三面围之,一面放之。祁弘对王浚说:“如果真把邺城四面围紧了,我们的步兵并不占下风,还能死战。他这样三面围了,一面松个口,就是想使我们的士兵认为有逃生的可能,不死力作战。”

    到了此时,王浚的两个女婿再也指望不上,只有依靠祁弘了,问:“祁将军,你说现在我们怎么办?”

    祁浚只好说道:“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退回幽州,养精蓄锐,等有了机会,再来夺取邺城。第二条路是坚守邺城,虽然鲜卑和乌桓骑兵败了,但是我们的步兵还没有受到损失,如果依靠如此坚固的城防,可以和叶枫一战。”

    王浚听了祁弘的话,也不愿意把辛苦得来的邺城,白白地送给叶枫,只好咬着牙说道:“我们还是坚守邺城吧!我就不信,叶枫就凭着他那点儿兵力,能攻下我们的城池。祁将军啊,坚守邺城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叶枫虽然三面围了邺城,但是要想攻下坚固的城防,仍然难度不小。他急忙召集诸将,一边观看着邺城的城防,一边商量着对策。

    大家看到,除了洛阳,就是邺城的城墙高大了,灰砖垒起的城墙,高有四丈,上面的马匹来回奔跑,不用说,上面城宽起码也有两丈。城门高有两丈,宽一丈五,可以并排进入两辆马车。

    城门的大墙,窝进去有五六米,也就是说,如果进攻城门,三面的城墙可以往下放箭,扔滚木礌石,夹击进攻城门的敌人。

    看了如些坚固的城防,众将纷纷摇头,李铁刚也在计算着云梯的长度:“如此高的城墙,云梯最起码得四丈五长,要不根本竖不到城墙上。四丈五的长圆木,真是不好找啊!”

    王甲心里也有些敲小鼓,说道:“可惜啊,骑兵没有马道,真要是有马道,我们骑兵就可以杀进城墙上。”

    身为迫击炮团的团长叶龙说道:“我看啊,只能一面佯攻,一面杀伤敌人的守城士兵,打打看,是王浚的人多,还是我们的炮弹多。”

    大儿叶龙的话,引起了叶枫的注意,是啊,要是硬攻,肯定是我之短,敌之长,只能打打看,不断地杀伤敌人的士兵,等到杀的敌人差不多了,再正面强攻,方可取胜。

    方略定下,叶枫急忙调兵遣将,叫各部做好准备。

    第二天一早,士兵五更起床,洗刷完毕,然后饱餐一顿。主攻的部队,还是由李铁刚指挥,在鼓点的催促下,叶虎率领着一团步兵,扛着云梯,快速地向城墙接近。

    敌军攻城的消息,早有哨兵传给祁弘,祁弘登上了东门城楼,放眼望去,就见叶枫的部队约一千来人,扛着云梯,向城池接近。但见这支部

    队,和别的部队不一样,别的军队,一千多人都是一窝蜂,但是叶枫的部队,一百多人为一个小集体,三百多人组成一个小团体,而这个小团体中,也是两个团体在前,担任着主攻,而另一个团体,担任着掩护的任务。

    祁弘不禁点了点头:“名将就是名将,不愧为训练有素,进退有序。”

    观察完敌人的阵势,祁弘又抓紧指挥着自己的部队:“全体听令,前面弓弩手上前,后面刀斧手靠后,听我的命令,没有命令不许放箭。”

    要说祁弘的军队也不简单,听到命令以后,前面的弓弩手,拉满弓,箭在弦,万箭一出必凯旋,日未央,情自殇,战死沙场亦悲壮。

    敌人的军队离着只有300百米了,祁弘还没有下命令。这样的距离,弓箭根本射不到,士兵只能耐心地等待。

    敌人的军队只有200米了,士兵还没有听到命令。这样的距离,弓箭只能射到前面的敌人,后面的还是射不到。

    离着敌人最近的只有100米了,祁弘那只大手高高地举了起来,就在马上挥下的一刹那,只见晴朗的天空不知从哪里飘来了一阵乌云。不像乌云,倒像是成百上千只黑老鸹飞了过来,随即砸到了城墙上。

    就见白光闪闪,黑烟浓浓,士兵就像坐了爆竹一样,纷纷飞上了天空,然后狠狠地砸了下来。刺眼的光芒,黑黑的烟雾,铁弹飞舞,头晕目眩,什么都看不到了。好一会儿,城墙上才烟消雾散。

    再看周围,威武的弓箭手和凶悍的刀斧手早已不见,遍地是伤兵和死尸。祁弘也是刚从死尸堆里爬出来,顾不得吃惊和悲伤,高声大呼道:“把伤兵抬下去,后续部队继续上。”

    由于城墙上道路狭窄,祁弘早就布置好了后续部队,就在下边等着呢。听到命令,新的队伍立刻拥上来,搬走尸体,运走伤兵,新的士兵继续弯弓搭箭,准备射击进攻的敌人。

    祁弘的脸上被炮弹皮划伤了两道,往外流着鲜血,脸也黑了,那是被浓浓的黑烟薰的,但是他轻伤不下火线。王浚把如此重要的城防任务交给他,怎能为了这点儿小伤而擅离职守呢?

    祁弘右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往城下一看,叶枫的军队并没有竖起梯子攻城,而是往后退了退,退到了300米以后,显然是弓箭射不到的安全位置。祁弘扯着嗓子大喊:“全军注意,不可懈怠,防止敌人攻城!”

    过了一会儿,又见敌人的军队开始行动了,他们扛着梯子,以各个小团体形成自己独特的队伍,开始快速地向前运动。祁弘大声地喊着:“敌人又要攻城了,刀斧手靠后,弓箭手往前,准备——”

    弓箭手个个把箭搭在弦上,日当面,风初装,锦羽起舞当高远,刀出鞘,箭在弦,不拼不搏枉少年。

    敌人的军队走到了300米,祁弘喊了一声:“全体注意——”

    敌人的军队攻到了200米,祁弘吼了一声:“预备——”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