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回 司马越卷土重来
    抢光了东西不算,张方还要一把火把洛阳的皇宫宗庙付之一炬,亏着卢志不愿意了,出来劝谏:“董卓无道,焚烧洛阳,天下怨恨之声,百年犹存,你难道还要学董卓吗?!”张方这才住了手。

    晋惠帝进发长安,成都王司马颖,豫章王司马炽随行,此时正是冬天,大雪纷飞,寒冷至极点。晋惠帝是温室里的花骨朵,哪里受过这样的折磨,一路上哭哭啼啼,路上泥泞颠簸,一不小心从车上滚落下来,将右脚摔伤,众人七手八脚才将他抬上牛车。

    进入长安后,司马顒亲自出来迎接,并将公府腾出来作为皇宫大殿。在司马顒和张方的淫威下,晋惠帝以司马顒为录尚书事,以张方为司隶,司马颖被罢了官,自此为司马顒、张方时代。虽然司马顒也采取了一些去除苛政、爱民务本的好政策,但是在这个混乱时代,人心惶惶,对江山社稷来说,已是杯水车薪没法弥补了。

    司马顒将晋惠帝劫持至长安,挟天子以令诸侯,引起天下人的不满,反对之声一浪高过一浪。在这众多的反对声中,叫声最响的当数东海王司马越。司马越野心勃勃,经过一年多的休养生息,实力已开始恢复,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东海王的这点儿力量毕竟有限。

    正当司马越一筹莫展,跃跃欲试之时,东海中尉刘洽对司马越说:“东平王司马懋现在徐州,兵精粮足,若主公得了徐州,则大事成矣!如果再有冀州叶枫和幽州王浚的支持,胜算就更大了。”

    司马越一听大喜,可一琢磨,又愁上眉梢:“我东海只是弹丸之地,而徐州通达四海,如何说得司马懋把徐州让给我?”

    刘洽说:“主公不要为难,我推荐一人,保准能使司马懋把徐州送给你。”

    刘洽推荐的这个人为徐州长史王修,长史是个什么官,也就是徐州刺史的助手,说话还是相当有份量的,而这个王修,又和刘洽关系不错。

    王修就找到了司马懋说:“今东海王欲举义旗,下了檄文率山东之兵讨伐张方,迎天子还旧都洛阳。只恨力量薄弱,欲借徐州都督诸军,号召天下义士讨伐逆贼……”王修嘴皮子功夫极妙,可谓巧舌如簧,讲了一大套道理。

    司马懋这个人,早就想起兵征讨司马顒,把皇帝迎回旧都,只是兵力虽强,胆气不足,想了想,只好说:“既然他为国为民,我安敢不从。”就把徐州让给了司马越,自己屈身做了兖州刺史。

    司马越有了徐州这块风水宝地,如鱼得水,迅速地发展自己的力量。司马越还善于搞政治宣传,打出了“奉迎天子,还复旧都”的旗号。别看这个旗号,却得到了天下人,特别是士大夫的欢迎,响应者纷至沓来。在这些队伍中,范阳王司马虓和司马颖的余部公师藩也在这支队伍

    中。

    范阳王司马虓的地盘在哪里呢?也就是现在的河南温县一带。司马虓才气颇高,血气方刚,有成就大业之心,却因为在宗族中排行太低而没什么作为。对于司马顒和张方“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作为,甚以为耻,就想起兵,苦于势单力薄,不敢贸然行事。

    司马虓手下有一长史,叫冯嵩,看到司马虓蠢蠢欲动,却又有几分犹豫,便对他说:“今河间王司马顒劫帝入长安,废了成都王司马颖,时间长了必然篡位。如果主公肯举起义旗,保皇帝还都洛阳,此功可与周公相比,天下必然一呼百应,则大业可成。”

    司马虓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我何尝不想如此?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冯嵩又近前一步,将心中计谋娓娓道来:“东海王司马越有豪情壮志,可以说是当今之枭雄,又占着徐州这块风水宝地。主公不如推举东海王为盟主,顺应天时,兴天下之兵,讨伐司马顒,此必然成就霸王之业!”

    此番话正合司马虓心意,于是赶紧召来使臣,前往司马越处商量合作事宜。

    当时司马越正在徐州召集天下之兵,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哪能不愿意呢!又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注入司马越集团,扳倒司马顒似乎指日可待。

    这日,司马虓大摆筵席,宴请东海王司马越、平昌公司马模,长史冯嵩等幕僚。席间,杀白马祭天,歃血为盟,共推司马越为盟主,举起义旗。仪式完毕,冯嵩又献计说:

    “虽然我们人是不少,但都是一些乌合之众,难以出战。现在豫州刺史刘乔部下多有精兵,可使人持节招其来降,同起义兵,方可与司马顒作战。”

    司马虓心想,持节必须有皇帝的允许尚可,没有皇帝的允许,怎么可以持节。于是问冯嵩:“我们持节是否可行?”

    冯嵩笑了一下,说道:“如今天下大乱,司马顒、张方也没有得到皇帝的允许,直接把皇帝弄到了长安,听说惠帝是相当的不愿意。我们持节虽然惠帝没有直接口谕,但是代表着他的思想。再说没有持节,名不正,言不顺,刘乔怎么能听我们的?”

    司马越也赶紧说:“冯先生说得对,这个动乱的时代,就别讲什么圣旨、口谕了。”

    这个事定下了,司马越脑子好使,又对司马虓说:“依范阳王的能力和名声来说,温县那个地盘是不是太小了,我看,当个豫州刺史也不为过?”

    司马虓摇了摇头:“豫州刺史是刘乔,我怎么能取而代之呢?”

    司马越说:“我们都持节了,怎么不能封你为豫州刺史呢?说你是豫州刺史,你就是豫州刺史。”

    “那豫州刺史刘乔又上哪里去?”司马虓问道。

    司马越想了想:“叫他去当冀州刺史?”

    “那冀州刺史不是叶枫吗,叶枫怎能同意?”司马虓觉

    得这事不可理喻。

    “特殊时期特殊对待,”司马越不慌不忙地说,“我们持节,给刘乔安排了新的地盘,还升了他的官,冀州比豫州大多了,这是个好事。至于叶枫让不让他当,那就是叶枫的事了,说过来倒过去,有人有枪就是草头王。他们能挟天子而令诸侯,我们也可以假借皇帝之节……”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