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回 冀州叶枫的决策
    “有句话讲,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为了我们冀州民主政权的生存,还是请诸位发表一下自己的高见吧?”

    话题来了,大家踊跃发言,根据自己的见解,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

    钟馗这么多年了,还是对政治一窍不通,没有话说。李玉身为龙虎关将军,也是多少知道一些政治、外交上的事情,抢先发言说:“身逢乱世,谁的拳头大谁是老大,我的意见是高筑墙,广练兵,多积粮,有了这三样东西,什么也不怕!”

    “是呀,”王甲支持二哥的意见,“如今我们弟兄五人已合为一体,有最精锐的骑兵,有百练之步兵,还有精良的武器,虽然人不多,但是高筑墙,广练兵,多积粮,真是天下我为首,老子怕哪个?!”

    李铁刚聪明,想得也更深远一些,慢慢说道:“如果司马越胜利以后,大旗一挥,朝着我们就来了,以一州之兵对付天下之众,确实太被动了。我看啊,不如顺应天时,和司马越一道举起义旗,在战争中发展自己,等胜利了,我们也好分得一杯羹。”

    叶龙首先支持李铁刚的意见:“如果这样,我们就主动了,可以在战争中发展我们的力量。这个司马越再对我们动手,那就是内部矛盾了,我们还可以联合更多的人,站在我们这一边。但是如果我们在这场大乱中,处于中间派,哪派也不参加,等司马越胜利之后,哪还有我们的好事,后果不堪设想。”

    叶龙这样一说,叶虎、叶凤、王勇猛、李智博纷纷支持。

    叶枫听了,心中不断感叹,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年轻人脑子好使,感悟事情快,理解问题透彻,他们成熟了。

    讨论了一番,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最后还得听听叶枫的意见。叶枫总结说:“我的意见呢,也是同意李(司法)主席的意见。在这大乱之年,虽然以政治、军事斗争为主,但是外交也是相当重要的一面,只有和司马越联合起来,我们才不至于被动。说干就干,我们这就派出使者,和司马越联系,在徐州设立办事处。”

    这个事定下后,叶枫立刻行动,要加入司马越的阵营。司马越一听大喜,叶枫这么强大的冀州,都站在自己一边,进攻司马顒似乎唾手可得!

    再说刘乔回去以后,立刻举兵,拒不交出豫州地盘,当然也不会让出豫州刺史。司马越兴兵讨伐司马顒还没有开始,内部已经开始了一场战争。长安的司马顒一看,还没有和司马越开战,他们内部就打起来了,立刻派人到豫州来,坚决支持刘乔,并派出顾问和输送武器。

    看来司马顒也懂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支持刘乔就是帮助自己。

    再说司马颖在长安的日子并不舒心,原来自己贵为丞相又是皇太弟,是名符其实的皇帝接班

    人。然而,风水轮流转,三个月的风光过后,自己如丧家之犬寄人篱下,皇太弟被废不说,几乎没有一兵一卒,没人给自己捧场了,真是可怜至极。

    司马颖的余部公师藩等人见过去的主子司马颖寄人篱下,不得善待,心生怜悯,也是有些不甘心,于是便自称将军,纠集河北过去士卒起兵,足有数万人,攻城略地,发誓要打开新局面,迎接旧主司马颖回来,重新兴邦复国。

    这下子,司马越这边的形势更加复杂了,真是有些扑朔迷离纠缠不清。

    司马顒又见机会来了,公师藩曾是司马颖的旧部,若是让司马颖将其归降,岂不是增加了自己的力量,而用来对付司马越。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司马顒于是派人将司马颖请来,好生安抚一番,问寒问暖,对以前自己种种的作为忏悔,表现得极为谦恭。

    司马颖就纳闷了,问:“司马大人,录尚书事,不知找我有何事情?”

    司马顒热情地说:“是这样的,东海王司马越欲行不规,妄想扰乱圣銮,不知司马大人能不能为朝廷解忧?”

    司马颖长叹一声:“我无职无权,手中又没有一支军队,如何为朝廷解忧?”

    司马顒笑着说:“听说你的旧部公师藩率一支军队,正在河北举事,如果司马大人能把他们招募到皇上的麾下,岂不是为朝廷解忧,破解了逆臣司马越的作乱。”

    司马颖一听,原来是为这事啊,怨不得对我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这么亲热呢!要是困于现状,也是死人一个,倒不如摆脱司马顒的藩篱,出去干点事,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司马颖一口答应这事:“如果能为朝廷解忧,愿效犬马之劳,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吧!”

    司马顒大喜,立刻给司马颖戴了一顶督河北诸军事的帽子,并把老弱残疾拨给他一些人。司马颖感激不尽,立刻积极运作,带领卢志和千余人的士卒向东进发,去招降公师藩所部。

    司马顒的想法未免天真了些,晋惠帝永兴二年(305年)十二月底,司马颖率领着这支小部队进入了洛阳城,从此便停止不前。一来兵力不足,无法渡河北上,二来,司马越的军队已经开进河南阳武,距离洛阳城不足300里,一路上势如破竹,根本无法阻挡。

    洛阳这个地方,是夹在两条河之间,一条为洛河,挡在洛阳北面,从西南往东北流去,一条为伊洛河,抵在洛阳南面,也是从西南往东北流去,在这大平原上,作为防守一方,无不要好好地利用一下这道天然河防。

    司马越的大军在哪?河南阳武也就是现在的原阳县,就是郑州和开封的北面一带,他们只要跨过了黄河,离着洛阳就很近了。

    司马越这个时候,还不敢跨过黄河,为什么不敢呢?因为黄河南边陈县的刘乔,正在和自己的大军展开决战。如果胜了,自己的大军则可以跨过黄河,直插洛阳,如果败了,站在黄河边上,也好有个接应。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