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回 司马越与司马顒大战(...
    如果一旦越过黄河,若陈县一败,自己就成了背水而战,而犯了兵家之忌。

    陈县在哪里呢?也就是现在的河南省淮阳县,在洛阳城的东南,离着洛阳有250公里。

    而司马越的阵营,此时又有了新的变化,幽州刺史王浚也加入了司马越的行列。看来,王浚也不是傻瓜,和叶枫算计的一样,真要是司马越胜了,朝着他打来,他也难以招架。

    司马顒的阵营,为了支持刘乔打好这一仗,特派了二把手司隶张方为大都督,统率10万大军,前来支持刘乔。张方直接命令吕朗等人带领一支军队,到前线支持刘乔正面作战,而自己则屯兵霸上,按兵不动。

    霸上在哪里?也就是长安城东三十里。这个霸上,不但对保卫长安具有重要作用,同时也是一处战略要地。长安离着洛阳有350公里,而洛阳离着陈县又有250公里,张方离着陈县前线也忒远了吧!

    司马顒的心里不是没有想法的,叫你去支援刘乔,你却应付公事,躲在家门口迟迟不上前线,你想干什么?是不是对我也不放心。这样,难免在司马顒的心里,对二把手张方有了不好的看法,裂缝从此开始。

    司马越猴精猴精的,特派冀州刺史和幽州刺史出兵越过黄河,攻打豫州的刘乔。这也叫一箭三雕,你刘乔不是反对我吗,我就叫叶枫和王浚灭了你,这为射一雕。你王浚不是投奔我吗,叫你去出兵作战,来试探你的忠心,这为射二雕。还有这个叶枫,将来必然给我添麻烦,我叫你和王浚一道,去灭掉刘乔,你敢不去?这为一箭三雕。

    我自己却屯兵阳武,站在黄河边上看热闹,任你们打得死去活来,姜太公稳坐钓鱼台,得益的总是我。

    叶枫心里也有些纠结,刚和王浚交过恶,这又成了联军,心里真还有点不大适应。二是刚和刘乔喝过酒,再去打他,心里又有些过意不去。甭管怎么样,先要听听弟兄们的意见再说,看看他们什么看法?

    会上,叶枫把这个事儿一说,钟馗是金口难开,李玉是闷头生气,而王甲则是破口大骂:“这个司马越,真是x**哄孩子——不算玩艺,他怎么能这样安排呢?这不是越热越包棉,越渴越吃盐吗?和王浚联合,这个汉奸王八犊子,怎么和他联合?

    “去打刘乔,这个刘乔也怪可怜的,明明是你把他豫州刺史废了,好处让给了司马虓,人家不愿意,这又去打人家。我们怎么好意思欺负老实人呢?”

    听到王甲大骂司马越,众人也开了口,纷纷指责司马越的这也不是,那也不对。

    待大家骂够了,叶枫纠正说:“我们开会,不是来骂大街的,总要解决实际问题。大家骂够了没有,骂够了,就要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李铁刚看到自己说话的机会来了

    ,不慌不忙地说道:“甭管怎么样,大面上总要招呼一下,和王浚暂时联合,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让他加入了司马越的队伍呢!和刘乔打,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让他加入司马顒的阵营呢!这就叫势,也叫黄河里尿泡——随大流。”

    他这样一说,大家不再反对了,又在纷纷支持。叶枫说道:“那好吧,这回我带着王甲、李铁刚等将领,率两万精兵出征。钟馗将军呢,负责往来运送粮草。家里呢,由李玉将军和李有才立法主席看家。我们务必竭尽全力打好这一仗,才有话语权,别的事情先往后撂一撂。”

    冀州刺史兼州政府主席叶枫发句话,全州立即开始行动,该干什么的干什么。叶枫率领着冀州大军,150公里急行军,三天到达了司马越的阳武大营,和司马越匆匆见了一面后,又立即跨过黄河,120公里,两天到达了陈县城下。

    此时的陈县,早已秣马厉兵,等待多时了,上面高高地飘扬着一面白底黑字的大旗,上面写着一个篆字“刘”。城墙虽然不高,也就是有两丈多,但城墙上布满了守城的士兵,个个身穿铠甲,头戴铁盔,有的执弓,有的持刀,威武雄壮地守护着陈县县城。

    城上有人大喊:“叶枫来了吗,请站出来说话?”

    叶枫往前一站,骑着马走到了离城墙有300来米的一个地方,城墙上也走出来一将,正是全身戎装的豫州刺史刘乔。刘乔大喊道:

    “叶枫将军,邺城一别,这才几天啊,怎么你就撵来了。喝酒的时候你还说,这个豫州刺史是皇上御封的,哪个敢随便动你,话犹在耳,怎么就忘了。来就来呗,还带着这么些兵马干什么?有道是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弓弩,你可得思量着点儿。”

    叶枫不慌不忙,嘿嘿一笑:“刘大人哪,我说的话哪能忘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司马顒‘挟天子以令诸侯’,做得确实有违天下之心。你加入了司马顒,我就得顺应天时,来替天行道,讨伐于你。”

    两个人都敛着最重要的话说,叫外人听来,都占着理。打了一阵子嘴仗,刘乔急了,大骂道:“你这个叶枫,真是油盐不进,好孬不知,有种的,就来攻打我陈县试试?!”

    叶枫却不这么傻,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必要拼个你死我活,叫司马越看热闹。只得说道:“今天我也累了,你呢,也好好地安省一日。明天吃饱喝足了,再战不迟。”

    叶枫离着陈县10里之外扎营,晚上也是严加防守,进攻敌人不成,晚上再叫刘乔劫了寨,那才有冤没处诉呢!第二天一早,还没和陈县开战,远远的又见一支兵马来到,惊得叶枫的军队战鼓敲得咚咚响,士兵全部紧急出动,在营盘外列开阵势,严阵以待地等待着这支军队。

    叶枫手搭凉棚,向远处观看,但见他们全是骑兵,排着一路纵队行军队形,一阵风似地来到了叶枫的跟前,上面高高地飘扬着一个篆字“祁”。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