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回 司马越和司马顒大战(...
    叶枫知道这是友军来了,但是前一阵子刚刚一场恶战,心里哪能松懈得了,只得叫军队继续站好队形准备战斗,自己和一行侍卫出来,对对方一拱手说:“请对方主将出来说话。”

    不一会儿,对方出来了一位四十来岁的将军,身材魁梧,五官端正,全身重甲,在马上一拱手,对叶枫说:“来人可是太师太傅,叶枫将军?”

    叶枫在马上一拱手说:“正是在下,来人可是祁弘将军?”

    祁弘在马上也是一拱手说:“正是愚弟,在此向大哥施礼了。”

    叶枫见他这样客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前几日邺城一战,伤还在,血未干,不知将军记仇不?”

    祁弘急忙摇着头说:“哪里,哪里,论公呢?愚弟和贤哥各为其主,有什么记仇不记仇的。不过私下里说,愚弟实在佩服叶枫将军,龙虎关之战也好,大漠之战斩获秃发树机能也好,高平之战也好,伐吴大战也好,无不佩服将军过人的智慧和韬略。如果能拜将军为师,实在是三生在幸,将军能不能收下我这个笨徒弟?”

    一见面就这样谦虚,不但不记仇还要拜师,实在让叶枫始料未及。真的也好,假的也好,听了好话,谁都有些飘飘然。

    当然,别叫好话捧杀了,叶枫只能这样说:“祁弘将军这么谦虚,实在让愚兄羞愧,你乃幽州名将,我一个糟老头子,岂能收你这样贤能的徒弟,请不要羞辱我了。”

    表面上两人在“谦虚”着,实际上在较量着涵养和内力,看看谁的胸襟更为宽广。正在此时,突见一支兵马远远地来到,但见尘土遮日,声势浩大,万马奔腾,日光下,刀枪闪着一片片的寒光。

    祁弘的队伍也算训练有素,久经战阵,见到此景,迅速地调转马头,后队为前队,前队为后队,排成了战斗队形。祁弘单手遮日,向远处眺望,就见这是一支骑兵和步兵的联合部队,队伍上面高高地飘扬着一面旗帜,上面写着一个“吕”字。

    祁弘点了点头,对叶枫说道:“叶将军,我看这是张方派来的援军吕朗来了,看来足有四万多人。叶将军,你歇着,看我如何破了这支张方援军。”

    叶枫劝他说:“祁弘贤弟,敌军势大,我看你还是休整一下,扎好营寨,歇息好了,明天再战不迟。”

    祁弘却说道:“我没歇着,吕朗的军队也没有歇着,两军相遇勇者胜。我就不信,乌桓和鲜卑的骑兵,打不过张方的这支步骑联军。”

    说罢,祁弘开始指挥军队,要和吕朗的军队决一死战。

    叶枫说话也是用的激将法,他倒要看看,祁弘的二万骑兵,是怎么对付吕朗的四万多步骑联军的,到底谁胜谁负,真不好说?如果祁弘败了,自己将要领兵上前接应,如果祁弘胜了,自己也要带兵上去捞一把,怎么都

    不吃亏。

    于是叶枫也下了命令:“全军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听候命令。”

    再说祁弘迅速把自己的两万骑兵调动成了两支军队,一队由务勿尘率领,组成了骑兵方队,正面迎敌,另一支由撒啦蜜带领,准备迂回包抄敌军。自己则坐镇中军,带领着一少部分军队和侍卫,随时策应双方军队。

    再说务勿尘本是鲜卑人,从小在马上生活,在北方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战马也分内地马和草原马。而鲜卑军队自然全是草原马,这些马从小吃大草原青草,宿在蓝天下,奔跑草原上,善于吃苦耐劳,身材也高大一些。

    而汉人的战马多为内地马,内地马多由耕作马而来,入军队后再从事军事训练,当然不如草原马天生彪悍,是作战的好坐骑。

    务勿尘训练的这支骑兵,除了马好以外,还有士兵的装备,全是铠甲头盔,一般的箭矢都能抵挡一下,除了重箭,才能穿透铠甲和头盔。作为兵器来说,骑兵用的都是弯刀,这弯刀和中原的砍马相比,更为锋利,还能拉一下,对砍中者能造成更大的伤害。

    务勿尘的骑兵方阵,一百个骑兵为一排,组成宽宽的阵形,竖着再有一百排骑兵,百百得万,所以也叫万人阵。这样的方阵,简直和铁桶一般,无坚不摧,前面的倒下去,后面的继续往里填。

    务勿尘就把这个方阵摆在前面,任吕朗的队伍冲击。

    吕朗一看,这个方阵呀?确实有点儿吓人,但我是一军之长,总得豁上命地进攻,有道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于是号令一下,命令自己的一万骑兵,向务勿尘的骑兵发起冲击。

    吕朗的骑兵是松散形的,几百人几百人为一小团体,一股股地往前冲击,就和流水一样,这拨冲不垮你,下一拨再冲。

    吕朗的骑兵迅速往前冲击,就在冲到离务勿尘方队一百来米的时候,突然务勿尘的队伍里飞来无数的箭矢,吕朗前面的骑兵中箭纷纷倒地。有的战马倒下了,后面的骑兵躲避不及,奔驰的战马撞到前面的战马身上,也被绊倒了。

    但是千军万马的冲击,就和浪潮一样,个别的倒下了,阻挡不了大部队的继续冲击。个别的战马终于接触到了务勿尘骑兵的前沿,两马相接,就看谁的刀快了,鲜卑骑兵个个举着大弯刀,只要吕朗骑兵接近,就“刷”地一刀。

    鲜血飞溅,肉块乱飞,有的吕朗骑兵冲进了务勿尘的方阵,一刀砍死了前面的敌人,又中了左右敌人的弯刀,横死马下。后面的继续踩着前面的尸体冲上去,高高地腾空,落下来砍刀一挥,砍死了一个敌人,又被更多的弯刀劈杀。

    一层层的骑兵叠上去,活人与死人,战马和骑士,纠缠在一起。务勿尘的方阵开始了混乱,但前面的倒下去,后面的继续往里填,始终保持着队伍的完整性。而吕朗的骑兵,一拨接着一拨,还在继续往前冲。

    就在骑兵的后面,大批吕朗的步兵赶上来,呐喊助威:“冲啊——”“杀啊——”“杀死鲜卑骑兵——”

    两军僵持不下,就看谁的军队韧劲强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