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回 司马越和司马顒大战(...
    撒啦蜜的骑兵开始从务勿尘的后面出动了,他们排成纵队,形成四五匹战马的宽度,既不喊也不叫,只听到马蹄的奔腾声。一万人的马队,四万个马蹄踏得地上咚咚作响,形成了轰隆隆的响成,腾起了漫天的尘土。

    撒啦蜜冲在最前面,平举着弯刀,左右是他最精悍的贴身卫队,后面才是一条长龙般的骑兵队伍。这条长龙并没有向吕朗的步兵直接展开冲击,而是向着吕朗步兵的后面卷去。撒啦蜜看到了步兵队伍的后部好像是吕朗的指挥机关,从那里不断地飞出传令的骑兵向四处奔驰,于是弯刀向高处一挥,然后狠狠地甩了下去。

    这就是准备冲击的信号,所有的鲜卑兵都高高地举起了弯刀,在阳光下显得犹为刺眼,然后在撒啦蜜的带领下,风驰电掣地冲了过去。

    打仗怕什么,就怕被人抄了后路,因为后面的部队不是后勤部队,就是老弱病残或者是指挥机关。而撒啦蜜就是率领着这支骑兵,向着吕朗的指挥机关奔驰而去。当时吕朗正在后面指挥着骑兵冲击,步兵随后掩杀,一看这支骑兵冲着自己来了,心中大骇,马上高呼:“侍卫准备,别的步兵向我靠拢。”

    听到命令后,步兵显得有些混乱,但还是纷纷向吕朗的中军靠拢。

    当撒啦蜜率领着这支队伍冲到吕朗中军的时候,吕朗的周围早就布置好了盾牌阵,一个个长方形的盾牌形成了城墙一般坚实的阵形,士兵悄悄把身体隐藏在盾牌后面,盾牌缝里只露出一双双惊恐的眼睛。

    千万只箭矢从阵中射了出来。撒啦蜜的骑兵,有的中了箭从马上坠落下来,有的战马中了箭,跑得慢了,然后四腿一伸,再也爬不起来了。骑兵继续往前冲,有的已经冲到了盾牌的跟前,立刻从盾牌中伸出了无数的长枪,把冲到阵前来的骑兵刺倒。

    有的骑兵顺着盾牌,高高地冲上了盾牌的上空,然后砸落下来,立刻被无数的刀枪围着戳,不一会儿,就被捅成了马蜂窝。有十几个骑兵,一窝蜂地撞进了盾牌堆里,不一会儿,皆已战死。

    尽管盾牌阵出现了小小的空缺,一眨眼工夫,后面的人补上来,又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盾牌“城”。箭如雨下,从盾牌阵中继续发箭,阻挡着撒啦蜜后面骑兵的冲击。

    撒啦蜜一看冲不动吕朗的中军,弯刀往旁边一挥,马头一拨,跑向了弓弩射不到的安全位置。无数的箭矢射到了空地上,不一会儿就像一块刺猬皮一样。

    撒啦蜜马不停蹄,继续沿着吕朗步兵的外围奔跑,寻找着步兵的弱点。整个骑兵也像一条长龙一样,离着吕朗步兵不远不近地奔跑着,始终处在箭矢射不到,而随时可以猛扑上去的危险距离。

    不一会儿,撒啦蜜的骑兵,席卷过吕朗的右翼,又从右翼冲到了他的

    后面,又从后面向他的左翼卷去,一路上斩杀着零散的步兵,很快地形成包围的态势。

    这样骑兵就充分地利用机动能力强,快速迂回的特点,不断地在外圈骚扰着吕朗的步兵。而处在内圈中的步兵,有些心理承受不了的,就开始了乱跑。个别士兵一跑,使整个队伍产生了混乱,也影响到正在排兵布阵苦苦作战中的绝大部分官兵。

    吕朗大声地呼喊着:“布阵,布阵,布好阵,别让乌桓骑兵钻了空子。”尽管喊破嗓子,仍有不少的士兵不听命令,来回乱窜,气得吕朗斩杀了几人,仍然阻止不了这些溃兵。而撒啦蜜终于看中了一处破绽,弯刀向前一指,又向着吕朗的一处薄弱处冲杀过去。

    这回撒啦蜜没有“切边”,而是一马当先杀过去,马头稍微一慢,被后面无数的骑兵一跃而过。这个地方是吕朗的后勤大营,也就是一些伙头军,根本就没有盾牌和弓弩,就连刀枪也没有多少,被这些如狼似虎的骑兵一冲,顿时散了营,无数人只顾抱头鼠窜。

    当然,乌桓骑兵冲进了营盘,就像屠宰牛羊一般,对着这些伙头军尽情地杀戮。很快地,地上布满了无数的尸体,没死的士兵又玩命地冲进了盾牌阵中寻求保护。撒啦蜜借着这个机会,率领骑兵一路追杀,又杀进了其余步兵的队伍……

    后面步兵的混乱,当然也影响到了前面吕朗的骑兵。步兵为他们呐喊助威,他们的士气受到鼓舞,无不信心倍增,奋勇杀敌,步兵在后面挨宰被屠,前面作战也心惊胆战,不时回头观望,老怕被抄了后路。

    前面骑兵的进攻,肯定慢了下来。

    务勿尘看到反击的机会已到,于是从阵中到了队伍的前面,举起了弯刀,大吼道:“鲜卑勇士们,随着我往前冲——”弯刀一挥,做了一个劈杀的动作,整个骑兵方队在他的带动下,开始向前滚动了。

    将近万人的骑兵方队,几乎无人能敌,十几人的吕朗骑兵撞到了方阵上,立刻被斩杀,就算几十人的小股骑兵阻挡,也是无济于事。前面的骑兵倒下去,后面的继续往前冲,务勿尘骑着马,从小跑到中速奔跑,又从中速奔跑,到了快速驰骋。

    吕朗的骑兵完全被冲垮了,根本组织不了完整的编队,更谈不上有效的抵抗。

    冲垮了骑兵,又开始冲击步兵,这么高的速度,个别人的抵抗根本无济于事,整个方队就像是一辆滚滚向前的大战车,只要碾轧过去,统统死亡。

    吕朗本来在撒啦蜜骑兵的骚扰下,就苦不堪言,没法应付,突然务勿尘的骑兵方队又滚了过来,更加乱了方寸,大声地呼喊着:“盾牌阵,盾牌阵,坚决守住盾牌阵!”

    一个新的盾牌阵,又匆匆立了起来,包括吕朗最衷心的卫队。

    一个整齐的骑兵方队冲了过来

    ,越来越近,就在到了二百来米的时候,吕朗阵中突然万箭齐发,暴雨一般向敌人泼了过去。有的箭矢射在了铠甲上,轻轻地扎了进去,有的箭矢射在敌人的面颊上,骑兵哀嚎一声,向马下歪去。

    人只要掉下马,立刻被后面的马蹄一踏而过,过不多久,就成了肉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