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回 司马越和司马顒大战(...
    但是还有更多的骑兵冲到了盾牌阵前,有的长枪从盾牌后面伸了出来,直接扎在了敌人身上,骑兵带着躯体上的长枪,惯性使他们继续往前冲去,然后一命呜呼,趴在了死尸堆里。两军混战在一起,到处是刀枪的撞击声,马的嘶叫声,人在临死前的哀嚎声。

    血花飞溅,碎肉飞舞,层层叠叠的人罗在一起,为了活命,不得不杀人,不得不拼死蠕动,以免被压死。

    骑兵和步兵搏击,骑兵永远占优势,战马不但跑得快,而且人和马加在一起,力量足足大了好几倍。盾牌阵里前面的步兵被冲垮了,后面的步兵一看实在抵挡不住,只有溃退。步兵只要一溃退,无异于自杀。

    滚滚向前的骑兵方队,遇着的死,碰着的亡,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旁边的撒啦蜜骑兵又不断地截杀,吕朗的步骑联队遭到了绝命追杀,能活命的少之又少。在拼死逃亡中,吕朗也被杀死了,被撒啦蜜割下了首级。

    叶枫的部队随后赶到,目的只是想多留下些性命,这些官兵实在太可怜了,为了双方的王爷以死相拼,为了自己不被杀而拼命杀人。等叶枫到了的时候,只看到遍地死尸,活着的已经很少了。

    个别的士兵被追上了,这些鲜卑兵和乌桓兵也是马上顺手一刀,把俘虏杀死。每一时刻,都有无数的溃兵成了刀下之鬼。叶枫追上了撒啦蜜,对他吼道:“撒啦蜜将军,请你手下留情,保留俘虏的性命!”

    仗着撒啦蜜的父亲撒哈啦和叶枫有世交,撒啦蜜对叶枫还是相当尊重,笑着说:“叔呀,这些俘虏留着还得管饭,还得看管,多麻烦呀,不如杀了省事。”

    叶枫教育他:“谁家没有父母,谁家没有兄弟姐妹,这些人死了以后,他们的父母没人照管,他们的儿女没人抚养,多么可怜呀!常言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王爷有错,士兵无罪,千万杀不得俘虏。”

    撒啦蜜只好下令,在他的队伍里不能滥杀被俘人员。

    然而在务勿尘的队伍里,叶枫却碰了钉子,务勿尘的骑兵把吕朗的几百人圈到一起,就和一群牛羊一样,就要大开杀戒。叶枫高声大呼:“务勿尘将军,请手下留情,务必保全俘虏的性命。”

    务勿尘本来认得叶枫,这会儿却装作不认识一样,蛮横无理地说道:“你是谁啊,卖鱼的休管虾事,王浚军队的事情,岂是你叶枫的人管得了的,你越不叫我杀,我就越要杀。杀——”

    说着,弯刀一挥,鲜卑军队一拥而上,不一会儿就把这些俘虏斩杀光了,尸体横七竖八躺了一地,鲜血流成了小河。

    气得叶枫脸都白了,跟他真是无理可讲,急忙去找祁弘主帅。

    叶枫寻到了祁弘,一脸的怒气。祁弘对他却是相当客气:“叶太傅,您怎么来了?”

    叶枫顾不了

    那么些礼仪、客套,急忙对祁弘说:“祁大帅呀,你是不是下道命令,千万不要滥杀俘虏了!”

    祁弘愣了一下,战场上的情况他怎么会不知道,叹了一口气,这样说道:“叶将军啊,你有所不知,这个鲜卑人务勿尘和乌桓人撒啦蜜,一个是王浚的大女婿,一个是王浚的二女婿,骄兵悍将,哪个能管束得了,连王浚都要让他三分,更何况我了。”

    叶枫急了:“你我都是汉人,是大晋朝的主人,怎么能容许这些外族人在我晋朝大地上滥杀无辜,多给晋朝留些种吧,请你务必想想办法,制止住这场灾难。”

    祁弘只得点了点头说:“我试试吧,至于管事不管事,就看他们的了。”

    主帅命令一下,果然战场上的杀戮收敛不少,但务勿尘那里,仍然传来了不少俘虏的哀嚎声,救命之声,悲惨的声音刺激着人脆弱的神经。

    晚上,在叶枫的大营里,本来还枫还想着为祁弘他们接风洗尘,庆贺胜利,但由于滥杀俘虏这事,哪里还有心情。白天的惨景,王甲、李铁刚和叶龙、叶虎早都看到了,纷纷凑到了叶枫的大帐里,痛骂他们的残忍。

    王甲大骂道:“这些乌龟王八蛋,没有一个好东西,哪天落到我手里,也叫他们不得好死。我行伍这么些年,真没有杀过俘虏,俘虏何罪之有?军人只不过是执行命令,打仗总有胜败,如果败了,落得这样下场,真是可悲可叹可气可恨呀!”

    李铁刚说话还是理性一些:“优待俘虏是一条计策,攻的是敌军的心理。如此的滥杀,以后再遇到张方的兵,哪个还敢投降,和你拼个鱼死网破,看你怎么收拾!”

    叶龙说话则是从人性上:“哎呀!哪个人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这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搏斗也就算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可仗都打完了,你胜了,人家不打了,再拿着刀枪杀人家,怎么下得了手?这简直不是人,就是一些豺狼魔鬼。”

    叶虎也是满肚子气:“一个个算什么玩艺,和这样的人联合,得小心点了。他们根本就没有人性,而是黑心烂肠子。”

    叶枫静静地听着他们发牢骚,有气就尽量发吧,也许,发泄够了,心里就舒服点。

    正在这时,忽然听得传令兵来报:“报告大帅,王浚大军的祁弘求见。”

    叶枫心想,击破了吕朗的步骑联军,祁弘一定是来商量攻打刘乔的事儿,于是对大家说:“大家先不要走,随我见一见祁弘主帅。”

    王甲骂道:“不见也好,王浚军中的,哪里还有好人。”叶虎也说道:“以后还是少和这些人打交道。”

    叶枫批评他俩说:“公是公,私是私,跟祁弘见面,大家千万不要乱说话。目前,攻打刘乔大战在即,两军只有联合好了,才能打赢这一仗,打不赢这一仗,说什么也是白搭!”

    叶枫发出话:“有请祁弘主帅!”并亲自带领着诸位将领,到大营前面去迎接祁弘将军。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