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回 司马越和司马顒大战(...
    第二天,官兵五更起床,洗刷完毕,然后饱餐一顿。叶枫和原来一样,仍叫李铁刚率领着步兵打这一仗,自己则在旁边观战。和叶枫一块儿行动的,还有祁弘大军,他们的骑兵也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在城边上,一是起着包围震慑的作用,二是也好瞧瞧热闹,看看叶枫的大军是怎样进攻这座坚城的。

    李铁刚调度完毕,看了叶枫一眼,知道叶枫在攻城前,总要攻心一番,和对方主将对对话,能不血刃的,还是不动真刀真枪为好。叶枫点点头,看了城上一眼,但见城堞旁旗帜招展,刀枪明亮,一排排的士兵早就刀在手,弓上弦,将要大战豪气冲天。

    就在这众士兵之间,刘乔身穿重铠,愤怒地看着城下一排排将要攻城的士兵们。

    叶枫大声说道:“城上可是刘豫州?”

    刘乔在城上大骂:“我说叶枫啊,你不要猫哭耗子假慈悲,又不是不认识,何必那么假惺惺。既然翻脸了,那就刀枪相见,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别的都是废话!”

    叶枫给他慢慢说道:“给你谈笔买卖怎么样?”

    “你我还有什么买卖好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你看啊,”叶枫给他慢慢算道,“你这个豫州刺史别干了,到我的冀州去,还是干你的刺史。这样,你官留原职,陈县的老百姓也避免了一场刀兵之灾,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

    “说话等于放屁,你干着冀州刺史,我再夺你的冀州刺史,一州哪有两个刺史的?”

    “我不是说了吗,我这个刺史不干了,让给你?”

    “那你干什么?”

    “我还是当我的政府主席啊。”

    “看了吗,看了吗,早就知道你那个冀州,搞什么民主政权,州里是政府主席说了算,我就算个冀州刺史,也只是个虚职,还得服从你管。”

    叶枫给他解释:“刺史不是什么虚职,要是惠帝发话,你还得应酬一下。”

    这一转圈,把刘乔转迷糊了,想了想,固执地说:“你不要拿我当傻瓜,当初司马越就说让我把豫州刺史献了,当冀州刺史。到了邺城,你却说,豫州刺史是皇帝御封的,司马越说话不当家。哼!不管你怎么巧舌如簧,这个豫州刺史就是我的,除了皇帝说话,谁说话也不当家。”

    叶枫听到此话,叹了一口气:“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好话说尽了,劝不动你,只能动用武力了。”

    李铁刚接到了进攻的命令,也是不愿意让太多的士兵受到伤害,对刘乔说道:“刘豫州啊,请你闪一闪,我要试炮了。”

    刘乔一听大怒,骂道:“我的豫州我当家,你试炮凭什么让我闪开!”

    李铁刚笑了:“刘豫州啊,看到没有,我试炮就是要打下你那面大旗,你不闪开,炮弹可不长眼睛啊,别怨我没有提醒你!”

    刘乔是冷兵器时代的人,脑

    子还停留在冷兵器作战的思维,哪见过什么大炮呀,更不知道炮弹的厉害。可是手下有懂局的,早就知道这个叶枫进入了迫击炮和步枪时代,众人使了个眼色,一齐努力,才把刘乔拖走了。

    这下看叶龙的了,作为迫击炮团长的他,亲自发炮,一边操作,一边嘴里还嘟哝着:“角度85度20,仰角63度40”。副炮手递上炮弹,叶龙双手接过往炮筒里一顺,喊了一声:“放——”

    60炮弹落入炮筒,底火被触发,火药爆燃,“哐”地一声,炮弹破膛而出,在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曲线,然后稳稳地砸在了那面大旗下。“轰——”地一声,火光一闪,浓烟腾起,等烟雾散尽,那面旗帜早已不在,被炸得七零八落,断为数截。

    由于刘乔离得不是太远,脸被薰黑了一块,耳朵也几乎被震聋了,心里一时大骇,我要是在旗下,岂不是被炸死了,这是什么火器,居然如此厉害,说是巨雷下凡,也不为过。

    城下李铁刚又喊道:“刘豫州啊,请你再闪远点,我要试炮了,就在你站着的地方。”

    刘乔听了,色厉内荏地说道:“这……这算什么话,这个城墙是我的,岂容你……指挥来指挥去……”话是这样说,可是腿脚就像失了火一样,赶紧躲开了这个地方。士兵更不用说,比他跑得还快。

    又是十发炮弹飞来,火光齐闪,黑烟腾起,震耳欲聋,城墙上砖石乱飞。等浓烟散尽,再看刚才站着的地方,一个坑一个坑的,地砖早已碎成沫沫,要是人站在上面,肯定没有那些地砖结实。“这……这……这算什么火器?”

    刘乔吓得心惊胆战,自己这些血肉之躯,怎么能抵挡住叶枫的这些炮弹,这叫我……战是不战?

    正是刘乔犹疑之间,李铁刚又喊话了:“刘豫州,请你再闪远一点儿,你那个地方我要试炮了。”

    气得刘乔大骂:“你这个叶枫那边小将,欺负我没有如此的火器是不是?要是我有了如此火器,岂能怕你!我……我……我……打不起你,还……还……躲不起吗!”

    刘乔只好和那些士兵,紧急躲避李铁刚的这些炮弹。

    李铁刚又把城墙轰了一阵,只炸得城墙上面是七孔八洞,到处布满弹坑。这三阵轰击,只不过是心理战,要彻底摧毁刘乔所部的抵抗信心。别说,还真管用,有的士兵吓破了胆,往后乱跑,一边跑着一边说:

    “这简直就是天上飞来的雷弹啊,抗不了!抗不了!”“人家这是手下留情啊,这样的仗还怎么打?”“还想和人家拼刀枪,人家不和你拼啊,光这些炸弹也炸死了……”

    个别士兵的逃跑,带乱了整个队伍,刘乔一看,这样打法不行,急忙挥舞着长刀大吼道:“豫州的官兵们,要是破了城,男人被杀死,女人被

    奸淫。好男儿,死也要死在刀剑下,绝不做敌人的俘虏!为了我们的父母兄弟姊妹,和司马越的人拼了!”

    在刘乔的鼓动下,陈县全体军民,再一次坚定了誓死抵抗的决心,又重新齐刷刷站立在城墙上,大有鱼死网破,誓与陈县同生共死患难,把最后一滴鲜血洒在城头上的悲壮劲头。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