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回 天下仍是大乱
    世上什么都有卖的,唯独没有卖后悔药的,司马顒悔不当初,只得斩杀了毕垣、郅辅二人,也算是给张方平平冤气。军中无了张方,也算没了军中灵魂,哪个人也把部队弄不到一块去,惨败的消息一个个传来。

    司马顒心灰意冷,自知无法抵抗司马越,趁着士卒还在激战,带着几个人骑马逃到了秦岭山中。张方已死,司马顒又逃走,众官兵没了头,仗还怎么打,只好缴械投降。司马越终于攻下了长安,完成了奉迎天子的重任。

    此时司马颖在哪里呢?洛阳失守后,狼狈西逃,逃到华阴后,却听到司马顒杀了张方,意图谋和,顿时如五雷轰顶,哪里还敢回长安?只得一路北行,出武关,入新野,渡河北上到朝歌,不想又被冯嵩抓住,押往豫州州治陈县,交给了新的豫州刺史司马虓。

    好在司马虓和司马颖有些旧恩,不忍杀掉,而是将司马颖软禁起来,好吃好喝好照应。

    晋惠帝永兴三年(306年)六月,司马越带领百官簇拥着晋惠帝,东还洛阳,修茸宫殿、庙宇,颁布诏书,改年号为光熙,大赦天下,论功行赏。晋惠帝以东海王司马越为太傅,录尚书事,以范阳王司马虓为司空,天下暂时太平。

    司马越终于成为八王之乱的最后胜利者,除了安插自己的亲信外,三个最重要的决定,一个是司马虓为豫州刺史,二是叶枫为冀州刺史,三是王浚为幽州刺史,为他镇守着晋国的这几个要地。

    居安思危,司马越一路走来,对其中的时事自然体会颇深,司马颖和司马顒不除,难保他们不会东山再起,自己的江山受到威胁,除掉他二人的信心更坚定了。

    此时豫州突然有了变故,司马虓病死,司马虓的部属刘舆怕是有人乘机作乱,便秘不发丧。刘舆这个人挺有心机,知道司马越对司马颖不放心,便伪造密诏,将司马颖杀掉。司马颖被杀时只有28岁,可惜大好年华,正是建功立业之时,却死于八王之乱,真是让人扼腕叹息。

    树倒猢狲散,司马颖的部属唯恐避之不及,受到什么牵连,个个躲得远远的,唯有卢志生死不弃,将主公安葬。安排好司马颖后事,坐在地上默默思考,总得吃饭呀,投奔谁呢?想来想去想到了叶枫,觉得这个人还行,于是日夜奔波,到了邺城投靠叶枫。

    当时叶枫正在洗脸,听得卢志来投,惊得脸盘都碰翻了,急忙跑出屋外,拉起卢志的手。看到卢志满脸污垢,衣衫破烂,极其凄惨,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披在卢志身上,亲切地拉着他的手说:“卢志帮我,天下事可定也!”

    卢志有些可怜地说:“没有尺寸之功,也没有打个招呼,空着手就来了,叶公不会嫌弃我吧!”

    叶枫热情地说:“卢公帮助司马颖,本来可以

    安定晋国,只可惜司马颖的耳朵软了些。从此以后,咱俩携起手来,共谋天下……”

    再说逃入秦岭中的司马顒,风餐露宿,又无定所,日子过得极其清苦。难得的是,司马顒在如此困境之中,仍心存斗志,抱着东山再起的志向,盼望司马越快快退出长安。他悄悄与旧部马瞻、梁迈接上头,并召集残部,等待着时机。

    晋惠帝一行离开长安还都洛阳以后,长安城由梁柳驻守。司马顒认为机会来了,立刻与马瞻、梁迈带领小股骑兵,潜入长安,干掉梁柳。战乱中马瞻、梁迈皆战死,长安暂时回到了司马顒手中。

    虽然长安到手,却是四面受敌,困境重重,四周不时有兵来攻。长安城经过司马越大军的劫掠,也成了一穷二白的烂摊子,这让司马顒非常头痛。正在此时,晋惠帝的诏书到了,说是任命他为司徒,让其入朝辅政。

    咋一听,这是个好事,但仔细一琢磨,却是无比凶险。现在洛阳城里,司马越总揽大权,朝中又全是他的耳目,一旦入朝,免不了四面为敌,处处受刁难的境地。但是若不听诏,一来违抗圣命,司马越必然奉旨引兵来攻,二来长安目前状况,仍然同样危急。

    司马顒左右为难,权衡之下,心一横,走了一步险棋,奔洛阳去了。一路上相安无事,不免放松了警惕,就在快到洛阳的时候,却突然杀出一彪人马,不由分说,乱杀一气。司马顒一路奔波,本来就疲惫不堪,终究人少难敌劫匪,混战中战死,和他一块死的,还有他的三个儿子。

    这哪是什么赴京任职啊,分明就是司马越的一个阴谋。

    司马颖与司马顒俱死,司马越本可以高枕无忧了,但是,人的私心是没有止境的,仍让司马越的心里没有安全感,他还需要更多,于是便打起了晋惠帝的主意。

    惠帝还宫洛阳以后,终得安生,便只想着及时行乐,终日在后宫与嫔妃醉生梦死,根本无暇顾及朝政。光熙元年初冬的一个晚上,晋惠帝同往常一样,尽兴而归,觉得肚子有些饿。见圆桌上有一盒酥饼,拿起来就吃,一块接着一块,狼吞虎咽,直到肚子觉得有些疼痛才停止。

    宫人将晋惠帝扶到床前坐下,稍作休息,晋惠帝却感觉肚子越来越痛,以至疼痛难忍,冷汗从额头滚下。太医来的时候,晋惠帝已经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四体抽搐,一命呜呼了。

    这年是晋惠帝在位16年,终年48岁,晋惠帝所吃的酥饼,乃是司马越进献的。

    惠帝的一生是窝囊的,一个傻瓜,居然坐稳了皇帝宝座,安然度过了一年又一年。在别人眼里,他是一个香饽饽,只要把他拉入阵营中,便有了挡箭牌,便有了名正言顺的政治地位,所以被人劫持成了家常便饭。

    司马越不会供养一个没有价值的傀儡,当他失去被利用价值的时候,命运已经注定了。他的死,人们的心中早已麻木,至于谁当皇帝,才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