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回 西蜀的李特
    怀帝一听,大为高兴,众王都拥有自己的军队,一旦用人,谁也不愿意出真力气,如果叶枫能为自己出兵平叛,那就省心多了。怀帝说道:“天下未乱蜀先乱,西蜀现在就乱了,这是我晋国的大后方,大粮仓。只有西蜀安定了,我大晋才能安定,你就谋划着,准备平定西蜀吧!”

    叶枫答应一声:“遵旨!”从此积极准备西征。至于跟怀帝费了一阵子唾沫,政治建国的事,恐怕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只能以后再说。

    从此,叶枫就集结军队,筹备粮草和武器,准备平定西蜀内乱的事。王甲率领着骑兵部队,到洛阳附近集结,李铁刚放下旧职,招募了3万来人,日夜训练,也算作新式步兵。李玉从龙虎关带来的3000来人,当然冥兵营也少不了。

    冥兵营还得提一提,这些冥兵本不是人,也没有父精母血,十月怀胎生下,只是从“秘密通道”偷偷跑回人间。虽然智商差一些,长得也不像人类,但是它们最大的好处是不大衰老,像是长生不老的样子。

    冥兵营长摩利牙见到叶枫的时候,好半天才认出来,惊讶得张大了嘴,瞪大了眼睛,然后给叶枫跪下,磕头。而叶枫见到它的时候,几乎还是老样子。

    钟馗呢,叶枫还是把他放在老营,镇守中军。

    当然,叶枫还派出各种侦探,结合官府的情报系统,再探巴蜀的情况。各种情况经过汇总,迅速到了叶枫的中军帐里。

    早在晋惠帝元康六年(296年),甘肃一带的秦州和雍州地区的氐人和羌人起义,拥戴氐人齐万年为王,弄得附近老百姓人人自危,纷纷逃命,往哪儿逃呢?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聚集到天府之国的巴蜀地区。

    大批难民疯狂逃往汉中,想从汉中进入成都平原。四川这个地方,交通不是很便利,但农业比较发达,乱世可以避祸,盛世可以享福,是躲避战乱的不二选择。

    公元298年,关中地区闹了一场大饥荒,略阳(治所在今甘肃天水东北)、天水等六郡十几万流民也逃荒到蜀地,这就使四川的难民更多了,其中就有李特和他兄弟李庠、李流。

    李特,字玄休,四川人,长得高大威猛,骑射功夫甚好,他本来不属于逃难的,在四川已经有了一官半职,至于他为什么要跟着逃难的人群到巴蜀,历史上是一个谜。他和他的弟兄们跟着流民走到汉中,不能走了,看着巴山蜀水的山川形势,李特心中有了一番感慨:

    “刘禅有这么好的地方,而兵败被俘,这不就是个庸才吗!”

    李特这一声叹息被周围人听到了,都觉得李公子这个人不简单,一般人面对前路阻塞都是愁眉不展,你居然还有心情发思古之幽情,从而多出对他的几分敬意。一路上,流民中有挨饿的、生病的,李特兄

    弟常常接济他们,照顾他们,流民都很感激、敬重李特兄弟。

    永康元年(300年),司马伦扫清了贾南风的势力,并把丑皇后贾南风赐死。之后,招益州刺史赵亲到洛阳当大长秋。这个官职主要是到宫里管管诏书什么的,处理一下皇后宫里的事情,但是赵亲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是贾南风的亲戚,贾南风死了,自己去了还有活命吗?

    赵亲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反正天高皇帝远,不如大旗一竖,在成都当山大王。他想了一个办法,四川不是来了好多难民吗,他就开仓放粮,让逃难的人敞开肚皮随便吃,这一下子就收买了人心,网罗了大批难民。

    他看到李特的身边已经聚集了一批崇拜者,追随者,又是四川本地人,正是可以利用的对象,就收复李特为心腹,打着抓盗贼的幌子来打击异已,发展自己的势力。

    司马伦本来想把赵亲调走,用成都内史(也就是财政部长一类的官)耿滕取而代之,没想到赵亲不但不走还形成了割据势力。耿滕和司马伦关系密切,赶紧给中央写信说流民不能留,还是给撵走吧。

    赵亲听说了,更加讨厌这个眼中钉,肉中刺,本来益州的许多文武官员接到命令,已经去城门外迎接耿滕这个新的刺史,没想到赵亲带着人马就杀来了,在西门外乱杀一阵,顺利地处死了讨厌鬼耿滕。

    这其实就是和中央对着干了,竖起了反叛的大旗。

    赵亲自称大都督、大将军、益州牧,李特带领着手下亲戚、朋友、老乡组成的4000人军队表示愿意跟着赵亲混饭吃。赵亲重用的是李特的弟弟李痒,任命他为威寇将军,因为李痒挺有本事,通晓兵法,用兵有方,军纪严明。

    赵亲这个人疑心太重,虽然重用李痒,却也提防他。赵亲的手下看到李痒的势力越来越大,劝赵亲收拾了李痒,以绝后患。赵亲也在等待着这个机会,有一天,他把李痒叫来问话,笑着说道:“李将军啊,近来我军兵强马壮,以后怎么发展才好?”

    李痒道:“如今天下大乱,王爷互相争伐,能者称雄。我看主公不如和三国刘备一样,自立为王,向北出兵,攻取洛阳,以取得天下。”

    这本来也是平常话,谁想到赵亲却假装震怒,大吼道:“说得这是什么话,岂是人臣所言。”

    赵亲的手下也趁机扇风点火,说李痒大逆不道,实在留不得。赵亲大吼一声:“如此逆臣,留之何用,推出去斩首。”

    可怜的李痒,糊里糊涂被砍了头,一块儿被杀的还有李痒的侄子30多人。杀了李痒还不算,还假惺惺地给李特送话,说李痒这是咎由自取,但你是你,我不会杀你,希望你好自为之。

    李特听到此事,如五雷轰顶,半晌没有说出话来。但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大的冤仇,也只能忍着,只好对来人说:“李痒是李痒,我还是忠于主公的,还是一如既往的为主公效力。”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