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回 叶枫大军进入绵竹
    赵亲听了李特的话,大为高兴,还把李痒及他侄子的尸体还给李特,总以为杀了李特兄弟白杀,一番话早把李特吓住了。李特把眼泪咽在肚子里,带着自己的人马到绵竹(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北3公里)等待时机。

    赵亲解决了李痒,认为大患已除,可是还要提防从洛阳派来的军队,于是派出重兵在绵竹附近驻守。李特一看,这不是给自己送军队来了吗?就暗中收买了军队里7000余人,趁着夜色偷袭赵亲的部队,并用火攻,把赵亲的军队打得大败,几乎全军覆没。

    消息传到成都,赵亲傻了眼,一直提防着洛阳,却不料被自己人李特咬了一口。主力没了,手下人纷纷逃走,谁也不管赵亲的死活。赵亲一看没办法了,我也跑吧,领着老婆孩子弃成都而逃,本来想着走水路安全,没想到还是被手下乱兵杀死了。

    李特率兵进入成都城,成了新的成都王,为了报杀弟之仇,把凡和赵亲沾亲带故的,统统杀了个精光。

    就在这时,叶枫率领着5万军队,来到了绵竹附近。先扎下大营,叶枫率领着众将,观查了一下绵竹附近的地形地貌,还要适应一下气候,众人感觉到,要说和北方不一样的,那就太多了。

    首先这里的春天来得早,元宵节的时候已经春暖花开了,油菜花绽放铺满整个田野,小麦开始抽穗,走在田边耳朵里全是蜜蜂采蜜的嗡嗡声。而在北方,则是冰天雪地,人们还躲在屋子里烤火取暖,偶尔出门看到田野里裂出一道道口子,离着小麦返青还有一段日子呢!

    三四月份这里气温大幅上升,换上单衣,但早晚仍然很凉。每户人家的墙边、院子里都点缀着几棵果树,一树艳丽的桃花,一树雪白的梨花,吹一阵子风,落英铺满院子。孩子们总是拿着网在田间四处捕捉蝴蝶,小脸热得红通通。

    而在北方,四月份的天气仍然很冷,中午的时候,老人仍靠在墙边晒着太阳,盼望着春天早早来到人间。二八月乱穿衣,实际上说的就是北方的阳历三四月天,小麦开始返青,万物开始复苏,春庄稼开始播种。

    五月份的成都平原热起来,大伙开始穿短衣短裤,枇杷金灿灿挂满枝头,站在树下伸手摘几个果子,吃不完的就剥皮在锅子里熬成枇杷膏。五月份地里的苦瓜、辣椒、黄瓜已经开花挂果,施上肥料后长得更快结果更多。

    而北方的五月,终于盼来了温暖,小麦开始拔节,整个大地显出了毛茸茸活泼的绿色,农人们一天天忙碌起来。

    成都平原六七八月,一天比一天热,大人光着膀子,小孩子赤脚,水井里提起来的水,埋头猛吸一口,从牙齿凉到心头。晚上热得睡不着,再打一桶水从头上浇下去,坐到树下扇扇子,还不觉得凉快

    。

    若是晚上下过雨,早晨的竹林、稻田边起一圈薄薄的水雾,但大白天太阳就明晃晃照得眼晕。人吃了饭也容易犯懒,睡午觉之前,吊一些西瓜、地里摘来的黄瓜、西红柿到井里镇一镇,醒来后吃一些特别清凉。

    北方的六七八月,却是最惬意的,一年的收成,就看这几个月的了。六月收麦、打场、存粮,接着播下玉米。白天累了,晚上坐在院子外面的板凳上乘凉,不用扇扇子,那凉风刮得身上就像神人打扇。玉米长得飞快,耳朵里能听到旁边玉米的拔节声。

    九月份十月份天气凉了,成都平原的农田里忙着抢收稻谷,若是收割不及时,淋了雨稻谷就会发芽烂掉。收割的那几天,白天炎热异常,因此又称“秋老虎”,管它有虎没虎,先把稻谷收到家里再说虎。

    收割稻谷的这段时间也是制作辣椒酱的时候,每一家的院子里都晒着一大缸子自家秘制的酱,这将是一家人全年不可缺少的调料。

    而在北方,这又是一个丰收的季节,夏玉米开始收割,这是人畜的主要食粮和饲料。俗话说人怕过麦,牲畜怕过秋,收割完夏玉米,还要平整土地,再种上冬小麦,心才放到肚子里。谁也忘不了要腌上一缸萝卜咸菜,有了这一缸咸菜,一年就不用炒菜了。

    这里十一二月的天气更加阴冷,晚上脱掉衣裤钻进冰凉的被窝里,早上又从被窝钻进冰凉的衣服,孩子们最是赖床,清晨起来穿衣服,眼睛都是闭着的。这个时候就要准备犁地开始栽种油菜和播撒小麦了,勤快的人在撒下麦种后还会盖上一层稻草。

    而在北方早已天寒地冻,空气干燥,晴天的时候,家家户户敞着门。为什么呢,因为外面比屋里暖和,让它进进“爷爷”。

    一二月是准备过年的月份,家家户户宰猪做腊肉。初八吃腊八粥以后,就要准备年货、祭灶王、打扬尘、起阳沟,远走的人陆陆续续开始回家了。

    有经验的农人根据这一年四季的气候现象便能判断出往后几天的天气。刚刚看到水井边聚了好大一团涨水虫子“那么明天要下雨了,菜地又不用浇水了……”

    当然这些风土人情,气候变化,是向农人打听的,因为现在才三月份。

    有了地方住,再知道当地人怎样生活,叶枫这才召集众将开会,研究一下怎样征服李特。众人坐齐,王甲首先发言:“叶大帅,打听清楚了,李特在成都,也就有二万多人,只要你一声令下,我就立刻率领我部,平了成都。别说李特只是一些流民,就算正规军队,凭着我军的装备和战斗力,荡平成都易如反掌。”

    叶枫微微一笑:“荡平了成都以后,怎么办呢?还有这些流民,怎么处置呢?”

    王甲不说话了,停了一会儿才说:“那谁知道,我的任务

    就是灭了他们,至于以后怎么着,那是你们的事了。”

    叶枫不说话,部下一定有人发言,果然,李铁刚又说道:“打成都容易,但是打下成都怎么办?交给洛阳管吧,那还不是派脏官一个,又回老路,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特别是这些流民,李特还能管了他们,要是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交给我们,这不是光着腚串门——没事找事吗,白白增加了不小的负担。”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