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回 卢志出使成都(一)
    李铁刚的这番话,说到叶枫的心坎里了。众将大部分点头,承认李铁刚的这番话经过深思熟虑,也算触及到了怎样收服成都的问题,于是纷纷发言,表示支持李铁刚的意见。

    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叶枫表态说:“我想对付成都和李特,应该用文攻,倒不是怕李特,而是收了李特,好由他管理流民和益州,这样省了我们许多麻烦。反之刀兵一起,百姓受难,本来流民就多,怕是造就了更多的流民。”

    会上大局已定,卢志站起来说:“来到叶帅帐下,还没有尺寸之功,我愿意到成都李特那里,亲自劝说李特和我们联合,省去刀兵之苦。”

    叶枫心里甚是高兴,但表面上还得吓唬他一下,说道:“卢公啊,这个李特和我们没有打过交道,弄不好正等着我们的人头来祭旗呢?卢公此去,是与虎谋皮,危险哪!”

    卢志微微一笑:“我的命贱,用我的人头,能换来益州的安定,就是在九泉之下,心里也会高兴的,何谈危险不危险啊!”

    叶枫大喜,离了座,紧紧地拉着卢志的手说:“卢公辛苦了,我这里就烧上香,祈祷着你,希望你能完成和谈大业,平安归来。卢公需要带多少人?”

    卢志微微一笑:“这又不是去打仗,人多了无用。要是李特一翻脸,我不想连累更多的人。”

    卢志领了命令,单人单骑,到了成都城下,大吼道:“我乃叶枫手下使者,和李特大人有要事相商,请城上开门。”

    好一会儿,城门才慢慢打开,卢志骑着马,慢慢地进入城里。心里想着,为什么开门这么慢,一定是士兵给李特汇报,李特也在琢磨着,怎样“接待”我这个使者。进入城里,但见竖着两排士兵,一边执刀,一边握枪,刀枪交叉,封死了自己前进的道路,而旁边也是站满士兵,以刀相对,根本就看不见前进的道路。

    卢志经多识广,冷冷一笑,这个刀枪阵难得住我吗?哼,真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他勇敢地大踏步地向前面闯去,到了跟前,刀枪自然分开,让开了一条窄窄的道,容卢志进去。卢志向前走着,余光看着前面的道儿,而注意力却在观察着城里左右的情况。

    城里流民遍地,这些人露宿街头,破衣烂衫,蓬头垢面,大人在乞讨,孩子嗷嗷哭,好不凄惨。流民里头,不时地走过一队队武装起来的流民队伍,这些人武器杂乱,老少混杂,但一个个威风凛凛,横冲直撞。

    卢志想到,看来这个李特也不是吃素的,把流民变成军队,也是个本事,他们真要是和你玩命,也够头疼的。

    刀林枪丛中,不一会儿,来到了益州府治。还没有进府,就听到里头传来凄惨的叫声,叫的人心里哆嗦。卢志犹豫了一下,心里一颤,然后昂头挺胸地走进府

    里,正看到大厅里进行着一种酷刑。但见两个刽子手,手里拿着利刃,正在对一个罪犯施行凌迟的刑罚。

    两把明晃晃的刀子,在罪犯的身上切割着,一会儿割下一块肉,一会儿割下一块肉,地上淌满了鲜血。痛得那个犯人一边哀嚎着,一边叫着:“快杀了我吧,痛死我了,快杀了我吧,求求你了!”

    就在旁边,坐着一个大汉,一边喝着酒,一边无动于衷地说:“想一刀死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你那快乐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挨刀?还想快点儿死,没这好事,还有这个洛阳狗,下一个就是他了。”

    眼见着,两个刽子手不紧不慢,一会儿拉一刀,一会儿拉一刀,就像干一件普通的农活一样,眼睛都没眨一下。这个大汉又瞥了一眼卢志,不怀好意地劝告:“准备好了没了,下一个就是你了,在他没死之前,不愿意看到你先死了,是男人的就得忍一忍!”

    卢志一想,这明明是下马威,杀鸡给猴看呀,有何了不起的,喊了一声:“搬个凳子,我倒要看看,这两位师傅的手艺怎样?是不是还要我动手。”

    一个士兵搬来一个凳子,卢志不慌不忙地坐了上去,然后眼睛炯炯有神地观察着凌迟的每个细节。

    李特一看,这是个滚刀肉啊,怎么还吓不死他,对那两个刽子手使了个眼色。演戏没了观众的互动,两个刽子手也觉得没啥意思,几刀就把这个倒霉蛋宰了。几个人把残缺不全的尸体拖了下去,李特重新坐直了身子,问李特:“你叫什么,叶枫派你来做啥的?”

    李特站起来,对李特作了一个揖,说道:“小人卢志,本是叶枫手下参军,前来向李特将军送来好事?”

    李特听了一愣,问道:“莫不是司马颖手下的那个智囊卢志?还有好事,我还有什么好事,快快说来?”

    “本人谈不上智囊,只是一个小小的参军。要说好事吗,免去双方刀兵之苦,岂不是好事吗?!”

    “本是司马颖的人,为什么又投在叶枫门下?”

    “禀大人,是这样的,司马颖已经不在,小人还要吃饭。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投在叶枫手下,本是大势所趋!”

    李特听了哈哈大笑:“我说卢志啊,跟着叶枫混也是混,何不跟着我混,保准比叶枫给你的官大,钱也比他多。他叫你当参军,我派你为军师,一个之下,万人之上怎么样?”

    卢志微微一笑:“你一个燕雀,怎能和叶枫这个鸿鹄相比?”

    这样一比,可把李特气坏了,大骂道:“小小卢志,如此放肆,竟然把我比成燕雀,把他比成了鸿鹄。本来想饶了你,这下子不好饶了,你不说个明白,看了吗?刚才那个人就是你的下场。”

    李特不慌不忙,娓娓道来:“叶枫本是武帝司马炎的好友,前帝司马衷的太师太傅,且不说他龙虎关大战乌桓国,草原剿灭狼人牧利和雅辛,沙漠斩首秃发树机能,东吴大战诸关口,光说怎样治理冀州,你就不能比?”

    “怎么不能比?”李特当然不服气。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