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回 卢志出使成都(二)
    卢志故意卖了个关子:“老远到了你这里,饭不吃没啥关系,水总得喝一口吧!早就渴了,话都快说不出来了,活不是一时半会干完的,话不是一时半会儿说完的。”

    李特本来是个急性子,但碰到卢志这样的角儿,着急也没用,只得让部下再给卢志沏了好茶,眼睛巴巴地瞧着卢志慢慢地喝水,只要他说得话入不到自己心里,那就给他来个凌迟的处罚。

    卢志不紧不慢地喝了三杯茶水,这才说:“叶枫本是皇帝封的冀州刺史,但他不坐享清福,却非要实行改革,把冀州弄成了三权分立,又互相监督的政权。也就是司法委员会管着政府,而司法委员会依据的法律,又是立法委员会根据冀州的实际情况制定的。”

    这么复杂的问题,李特一时半会儿真理解不了,卢志费了好多唾沫星子,才给他解释清楚。

    李特才不关心过程呢,主要是关心实施改革以后的结果,问道:“效果怎么样呢?”

    “可以说政治安定,军事发达,农业稳定,工业发展,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有本事的可以到政府部门做官,都是几年合同,再也不是终身制。再有本事想当州长、郡长、县长的,可以通过竞选,三年一任。贪官污吏再也不用州长操心,自有司法部门治着……”

    李特听了默然不语,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的权利不是小了吗?这些法律不适合益州。不过,还是挺佩服叶枫的,至于燕雀与鸿鹄的比较,也就不再追究了。

    两人的一番交流,李特对卢志的脸色和缓多了,又问:“这回卢大使到我这里来,主要谈什么事情呢?”

    卢志这才说:“奉叶帅的命令,主要是谈谈双方联合的大事。”

    说到这里,又触及到了李特的利益底线,他脸色一变说:“我要是不同意呢?”

    卢志淡淡一笑:“实话说吧,这也叫先礼后兵,李将军觉得,咱这个益州,比高平怎样,比邺城怎样,那么坚固的城池,我们都攻下来了,难道还怕这个小小的成都吗?”

    这下子李特又无话可说了,只好点了点头说:“这个事忒大,我得和弟兄们商量商量。”李特把卢志请到旅馆里住下,自己和各位弟兄与部下好好商量一下这个事情。

    停了一天,李特这些人商量已定,再把卢志请到府里。这回和上回不一样了,庭院打扫一新,官员个个换上新衣,脸上都带着笑容。李特先给卢志介绍了一下主要官员,其中首位,就是李特的兄弟李骧。

    介绍完了官员,再把卢志请到上座,茶水敬上,再说话。

    待卢志喝了一杯茶水,寒暄几句,这才话归正传。李特问:“双方联合,不知怎样的条件?”

    卢志慢慢地说:“叶帅的意思,是让李将军当益州刺史,但是得等到皇帝御批了,下来圣旨,才算

    正式实施。至于军队吗,只留下治安部队,正规军队回家务农,州里其余官职,当然还是由李将军安排。”

    “还有别的吗?”李特又问。

    “主要就这些了,别的问题,李将军不满意再提出意见?”

    李特仔细想了想,自己最重要的权利,叶枫没有动。至于军队吗,他说不让保留,自己多留一些治安部队,叶枫哪会知道。李特又看了一眼李骧,征求他的意见,李骧对卢志一拱手说:“只是实行后,叶枫大军是不是撤出益州?”

    李特只好说:“双方既然已经联合,叶帅大军还留在益州干什么,当然也要撤出去。”

    李骧对李特点了点头。李特会意,对卢志说:“这样我们基本没有什么意见,还等卢公回去给叶将军汇报,早早地行文到洛阳。洛阳批下后,叶帅大军撤出益州,这个地方也算安定了。”

    双方达成口头协议,李特一点头,手下人搬来了一箱金子。李特对卢志说:“这是孝敬卢公的。”

    卢志微微一笑,推辞说:“这是李将军要害我啊,惩治贪官污吏,冀州早有法律。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等到东窗事发,我的脑袋也就掉了。”

    李特眨了一下眼睛:“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自己不说,叶枫哪会知道。”

    卢志又笑了:“这个事叶枫不管,自有司法部门管着,这也是冀州政权的政治透明。”

    李特一看给卢志送礼不成,只好改口说:“要是给叶枫送礼,你能不能给捎着?”

    卢志又笑了:“那我成了害叶帅了,到时候立了案,司法部门可六亲不认,就是皇帝御批,也当不了冀州司法部门的家,这也叫司法独立。”

    李特脸上变了颜色:“这个政治改革厉害呀,叶枫都不当家了,我算服了。如果送礼送给叶枫大军,是不是可以?”

    卢志点了点头:“那可以,公对公,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就这样,李特派了兄弟李骧和卢志一起带着一些金银宝物到了叶枫大营,送来了橄榄枝。叶枫一见大喜,立刻给洛阳行文,说益州一带已经安定,李特答应服从大晋管理,可封李特为益州刺史,让他管好益州的事情。

    按说这也算合情合理,如此处理军政大事,是以最小的代价得到了最大的效益。然而,洛阳却不这么看,来了行文,说李特就是个乱匪,非要杀了李特,益州才能太平。

    叶枫觉得事情严重了,召集几个主要骨干开会,研究后再报洛阳,说,益州流民太多,只有李特才能降住流民,不能杀他,要他好好地安抚流民,才能解决好益州的事情。

    洛阳又来行文,说李特可以不杀,但要从四面八方涌入巴蜀地区的流民各自回家,这样天下才能太平。

    显然,叶枫的思维和洛阳的旨意有些相背,弄得叶枫的心里压力很大,烦闷异常,难道说自己错了?在营中坐不住,带了卢志和几个侍卫,身穿便衣到成都城外微服私访。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