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回 罗尚与李特开战(一)
    叶枫据理力争:“我们做臣下的,听朝廷的话是没错,可是老百姓的命也得考虑。现在秋收没完,流民就是回家的话,一路上吃什么喝什么,好歹过了秋,有个钱粮,也好攒个回家的路费是不是……”

    罗尚哪里听得进叶枫的话,继续叫士兵贴告示,那就是十天之内,限他们回家,如不回家,那就按违抗朝廷法令处置。

    流民听了,各个愁眉不展,又听得李特为他们求情,非常感动。流民谁都明白,这时候回家,就是个死,所以天天派代表去找李特,求他想想办法。李特就在绵竹建立大营,用来安置流民,并设置粥棚。

    这下罗尚的手下不愿意了,这是干什么,我们的大营就在绵竹,而你把流民大营也放在绵竹,这不是挑衅是什么?于是再贴出告示,悬赏缉拿李特等人,公开地提名抓人了。李特想了一计,叫手下人把大街小巷的告示揭了下来,改了改,怎么改的呢?

    原来只是李特和主要部下的名,这下子改成了李特和所有富豪及名人的名,抓住这些人,赏绫百匹。

    就这一刷子,得罪的人太多了,使整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站在了李特一边。流民本来就不愿意离开巴蜀,现在看到朝廷要对唯一关爱他们的李特动手,再加上各地富豪及名人一鼓动,于是纷纷撸胳膊挽袖子站在李特一边,不到几天工夫,就出来上万人支持李特。

    李特一下子成了流民中的救星,李特政权又约法三章,那就是“设立粥棚救济难民并施行小额贷款;礼贤下士任用普通人为官员;军队政府节俭并严明纪律。”这下子,在老百姓中的威信更高了。

    老百姓中流传出一句话:“李特尚可,罗尚杀我。”

    李铁刚听到这些事,找到叶枫开玩笑地说:“我看这个李特呀,挺有意思的,看来快和冀州的民主改革差不多了,叶帅要是一指导,他就成了你的徒弟了。”

    叶枫沉吟着说:“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看来一场战争免不了啦!”

    李铁刚骂道:“谁叫罗尚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三哥想了这么些办法,哪个不比他高明。这么复杂的政治问题,凭着动刀枪能解决吗,这个罗尚也就是个小排长的材料。”

    罗尚不听叶枫劝,率领着他的7000人马,冲到绵竹大营去封营抓人。

    流民早就准备好了,手里都有刀枪,立刻和罗尚武力冲突起来,李特又从成都派兵支援。冷兵器作战,一是仗着人多,二是仗着勇气,罗尚哪一条都不占。别看罗尚的那些兵欺负老百姓还行,但是老百姓一旦执刀在手,和他们拼命,他们哪个也豁不上。

    一场战斗,打了没有多长时间,罗尚的军队败了下去。流民打仗也是打胜不打败,见把官军罗尚打了个落花流水,更是气势大涨

    ,一路追杀过去。直到把罗尚打到连退40公里,退到凯江,凭江守据,才算收住阵脚。

    罗尚赶紧派人向叶枫求援,要叶枫拉他一把。

    叶枫这下有话说了,书信埋怨他,叫你不要和李特的人动武,可你偏偏不听,这下好了,打了败仗,以后的话更不好说了,连自己的绵竹大营也要后撤。要是再待下去,那就成了和李特为邻,时刻有被袭击的危险。

    听到叶枫要将大营后撤,王甲不乐意了,找到叶枫问个明白:“叶帅啊,凭着我们的实力,又不是打不过李特,凭什么要往后退?”

    叶枫还没有说话,李铁刚倒说了:“凭我们的实力,绝对打得过李特,但是打败了李特又怎么样?三哥的意思是,给流民留一条活路。如果李特败了,朝廷再派官员,还不是执行过去的那一套,流民还是没有活路?”

    卢志若有所思地说:“叶帅的意思,全是为流民着想啊!”

    王甲又说道:“就是我同意的话,下面的将士也不同意啊!我们的军队,什么时候打过败仗,此一退,岂不是伤了将士的心。”

    叶枫只好这样说:“就给将士们说,我们在做战斗准备,等准备一旦完成,立刻进攻。”

    这样,叶枫就把大营撤到了凯江以东,和李特的大营隔江相望,也算和罗尚的大营连起手来。

    罗尚见叶枫和自己连手,心里顿时有了底气,亲自来对叶枫说:“有叶帅在,还怕这几个小小的流民。请叶帅主攻,我们在旁边策应。”叶枫可不上他的当,对他说:“李特的人拼了命,我们也抵挡不了,如果罗将军主攻,我们策应。”

    眼前的凯江,水缓江阔,没有多深,步兵下水的话,也就到小腿间。

    罗尚老想着把李特打败,立个大功显摆一下,立刻大吼着说:“好吧,叶将军,我们就担任主攻,请叶将军在后边给我们压住阵脚”。说完,叫传令兵举起令旗,命令士兵开始进攻。

    罗尚的士兵卷起裤腿,开始淌水过河,由于连吃败仗,心里早就怵了,见了李特的兵就哆嗦。而在凯河对面,李特的军队加上无数的流民就和打了鸡血一样,挥舞着刀枪嗷嗷大叫,就等着罗尚的兵过河,把他们杀个鸡犬不留。

    李特冷静地看着战场的形势,李骧给他出主意说:“兵法上有个半渡而击,等罗尚的军队渡河过来,过了一部分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进攻。”

    李特的鼻子哼了一声:“要是叶枫的军队冲过来,还怕他三分,这个罗尚是我们的手下败将,怕他做甚?到时候见机行事,先从心理上吓倒他。”

    两人看到,先上来罗尚的兵冲得还快点,随着离自己的军队越来越近,他们冲得也慢了,有的竟然停止不前,茫然四顾。气得罗尚手刃了两个士兵,还是不管事,士兵还是不肯冒

    死进攻。

    李特的三儿子李雄说开了风凉话:“这个傻玩艺也不琢磨一下,叶枫这么强大,为什么一直在旁边看热闹,出工不出力。就你能啊,六个脚指头搔痒痒——多此一爪。”

    李骧一直在摇头,感叹罗尚的确勇猛有余而智谋不足。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