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回 罗尚和李特开战(四)
    叶枫只好这样解释:“你和张征、李毅的军队,都是吃官饭的,哪一个也不愿意丢了性命。而李特的军队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是一些流民,没有办法才跟了李特的军队,也可以说官逼民反,不得不反。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战,哪一个不是竭尽全力,以死相拼,所以说,你们的军队怎么也打不过李特的军队。”

    罗尚只好问道:“事到如今,我该怎么办?”

    叶枫只好说:“早知如今,何必当初,求和呀,和流民的队伍求和,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反正都是晋国人。”

    罗尚没有办法,只好遣使和李特的队伍求和。

    渐渐的,李特政权有了颓败的迹象,为什么呢?这得从几方面说起:

    一是掌权久了必**,李特政权同样逃脱不了这样的宿命,从另一方面说,巩固一个政权,比建立一个政权还要艰难。再者,成都平原不光是流民的,还有许多本地人,常年战争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他们渐渐地感到害怕。还有一点是,以益州一隅抵抗全国之兵,毕竟是寡不敌众。

    有许多当地蜀人想保持本地稳定,就秘密地联合起来,组织了村里武装。并向李特请命,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希望不要再打仗了。李特安慰他们说,你们的想法和我的想法一致啊,我再派兵援你们。

    有一个过去的益州从事叫任明,也是站到了洛阳一边,看到了其中有机可乘,就来对罗尚说:“李特现在已经成了最凶恶的敌人,侵扰百姓,使益州大乱。他现在又将人马分散到各个村堡,骄横怠惰毫无防备,这正是上天要灭亡他的时候。可告诉各村,秘密约定日期,内外夹攻,必定能打败他们。”

    罗尚一听大喜,就叫任明去实施这个计划。

    任明也是假装向李特投降,报告了罗尚的一些“情况”。有了上回张兴假投降的教训,李特好好地盘问了任明一番,任明能说会道,还是把李特糊弄了。李特渐渐地放了心,问道:“任从事这回来投我,不知有何计策要献?”

    任明装着替李特着想说:“主公派兵下村计策挺好啊,我想多做做工作,使各村的防守更加牢固。”

    李特一听非常高兴,随便封了任明一个官,叫他巡游各村。任明借着这个身份,到处串联,开展地下工作,在各个村里建立地下组织,号召大家起来反对李特。待把工作做着差不多了,就给罗尚送信,一明一暗,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

    这时洛阳方面,又派荆州刺史宋岱、建平太守孙阜带着增援军队来了。罗尚一看时机到了,吹响了进攻的号角,几股力量合围,与李特大战了两天两夜,终于打败了李特的军队。杀了李特,并把他的头送往洛阳,让朝中人传着看,当作炫耀的资本。

    经过几年的战争,李特之乱终

    于平息,政府大军占领了成都,罗尚并被封为益州刺史。

    李特虽然死了,其队伍折损过半,但仍有战斗力。李特的四弟李流整顿人马,退守赤祖(在今四川德阳市东北),跟李特的儿子李雄、李荡一道,继承李特未竟的事业,誓将战斗进行到底。为了虚张声势,李流自称大将军、大都督、益州牧,把李特的牌子挂到了自己身上。

    李流虽然是李特的弟弟,但他的思想和李特却完全不同,当年李特让流民从不同的方向进入成都平原,李流却劝李特要重用本地人,不能总用流民。现在自己继承了李特的衣钵,开始重用本地人,和罗尚打了几仗,小有胜利,李特的二儿子李荡却战死了。

    李流想到连年战争,死伤太多,特别是李家人,损失惨重,就不想再打这个仗了,干脆投降罗尚算了。消息传到李雄和李骧那里,二人赶紧过来劝阻,李流根本听不进去,光想着投降了,派人把自己的儿子李世也送到了罗尚那里当人质。

    李雄和李骧紧急商量这件事情,李雄对李骧说:“五叔啊,我看要是投降了罗尚,那就是死路一条。李家为了流民,和罗尚结下太多的梁子,即使四叔投降了罗尚,就凭着罗尚那个脾气,反手为云,覆手为雨,早晚变卦,只要变了卦,李家家族怕是有灭族之祸。”

    李骧点头应道:“贤侄说得对,要是投降,别人尚可,我们不行,你四叔这样做,分明是毁了李家人啊?”

    “如今我们应该怎么办?”李雄问。

    “为今之事,只能撕开脸皮,继续和罗尚大战一场。我们一打,看你四叔怎么办?”

    李雄和罗尚一开战,李流迫不得已,也只能硬着头皮来点小打小闹。他也是没有办法,李雄都开打了,自己不动手也是把罗尚得罪了。李雄的队伍虽然开战,但是粮草极为缺乏,士兵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没有力气打仗。

    这时候,李雄遇到了一个大户范长生,几乎就成了李雄的救世主。他家的粮食多,分给了李雄一些,才使李雄的队伍吃饱了肚子,有力气打仗。

    战争一开,成都的罗尚十分生气,这个李流怎么了?说是投降,还送了自己的儿子当人质,怎么出尔反尔,你反了不要紧,我就杀了人质,于是要斩李流的儿子李世。听到了这事,在城外的叶枫急忙赶到城里劝阻。他对罗尚说:“罗刺史啊,这个事万万使不得?”

    罗尚看到叶枫不愿意,生气地问:“这个李流说好了要投降,又反了,为什么不能杀他人质?”

    叶枫早就叫人探听到了李雄军队的内情,就把这事说了一遍,告诫罗尚说:“李流本来还有归降之心,真把他儿子杀了,归降的事更没有谱了。李特虽死,但李流、李雄还有势力,战争不是一天两天能打完的,千万别把事做绝了。”

    罗尚再问:“当今形势,我们应该怎么办?”

    “只能静观事变。”

    罗尚想了想,也只有这样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