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回 又出来个张昌
    罗尚一听大惊,老家要是没了,这个仗还怎么打?于是急忙命令退兵,保护老家要紧。

    成都有少城和大城之分,这还得从秦朝说起。公元前316年,秦朝利用巴蜀内乱趁虚而入,灭巴国和蜀国,秦相张仪仿照秦国国都咸阳建成少城。秦国和巴蜀的许多商人迁入少城后,又于公元前311年,秦筑大城。大城为官府军队所在地,而少城则为商业区和居住区。

    此时少城已被李雄占领,罗尚只好退守大城。而叶枫的军队呢?扎营于城外,原则是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若犯我,我必犯你。

    好在李雄也挺明白,知道叶枫的用意,离着叶枫远远的,别把叶枫惹急了。

    李雄又想了一计,那就是截断大城的粮道,派李骧领兵攻打犍为。犍为在哪里呢?就在成都的南面,离着成都有150公里,县中有岷江从犍为一直通往成都。成都所需要的粮食、蔬菜、物资,都是从犍为源源不断地运来。

    犍为攻克后,成都的粮食和物资就缺了,时间一长,城里粮食暴涨,饿得士兵和老百姓有气无力,哪有心思作战,士气也更加低落。李雄这时候开始攻城,军队和流民合为一体,激昂的战斗口号一阵高过一阵。

    罗尚一看,要是如此下去,大城必丢,把守城的重任交给了牙将罗特,连夜和一些亲信逃到了江阳郡(今四川泸州)。罗特一看,主将都跑了,自己不是个替死鬼吗?还守这个大城什么意思,于是打开城门迎接李特进城。

    自从二月李特战死后,十个月后,成都又回到了李雄的手中。

    在手下人强烈的“要求”下,李雄坐上了成都王的宝座,在势力范围内推行新的年号“建兴”,俨然成了一个不受晋朝中央政府管辖的独立王国。政治上废除了晋朝落后的法律,约法七章,成为新的颇具创新的法律。

    在用人上,以其叔父李骧为太傅,大哥李始为太保,范长生为丞相。说到范长生,这也是一个奇迹,范长生当丞相的时候,已有88岁高龄。这个老范推行的治国指导精神是“清心寡欲,敬天爱民”,也就是说宽和政役、轻徭薄赋,兴文教,端风化,罚不妄举,刑不滥及。

    在如此宽松的环境下,来称臣依附的人逐渐增多,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经济得到恢复,军事慢慢壮大,大成国一度昌盛。

    大成国的迅速崛起,深深地刺激了洛阳政府,决心以更大的力量来扫除这个不听话的叛逆之国。没有别的话说,那就是必须以武力讨伐,要征伐大成国也有不少困难,因为大部分的军队都掌握在各位王爷手里,从远处调兵不但浪费时间还需要大批粮食。

    荆州这个地方离着益州比较近,从荆州发兵攻打益州最合算。荆州地方大了,现在的湖北、湖南、江西都

    有它的地盘,分为荆州八郡,主要有南郡、江夏郡、南阳郡、章陵郡(位于长江以北),长沙郡、武陵郡、零陵郡、桂阳郡(位于江南)。

    壬辰这天,在荆州的各郡县张贴了告示,告示上说,现在国家有难,需要荆州的“武勇”组成一支新的军队,去征伐益州的李雄。因为是壬辰这天发的诏书,所以部队的番号就叫壬辰兵。

    征兵的告示一出,荆州各地民怨沸腾,智商正常的人都不愿意被拉去打仗,何况李雄等人的声势正猛,去了**成是回不来了。但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命令一到,哪敢不听,荆州的壮丁还是被拉去当了壬辰兵。

    益州的局势一天比一天紧张,朝廷的诏书一道又一道地下,新征来的兵如果在一个地方超过5天,当地郡守就得丢了乌纱帽。各个郡的一把手亲自驱赶着壬辰兵向益州开拔,荆州人敢怒而不敢言。

    壬辰兵想造反的态势越来越大,只要有人振臂一呼,其余人就会群起而响应。就和秦朝的陈胜、吴广一样,张昌登高一呼,荆州人也造反了。

    张昌本是县里的一个小官,虽然不是汉族人,但是受汉化教育颇深。张昌没事自己给自己算命,倒腾着占卜之类的的事情,每次结果一出来,他都踌躇满志,“野火”在头上腾腾地冒。因为不管怎么算,都是大富大贵,必然发达,恨不能有皇上之相。

    算完卦后,他就到处显摆自己的占卜结果,如此三番两次,谁听谁烦,不是嗤之以鼻,就是恶语相加。

    李家在益州越闹越欢,张昌坐不住了,诈称上头要他集结人马讨伐李雄,利用手中的小权利,集中了上千人的队伍。有了资本,张昌去撺掇那些受压迫的壬辰兵,说如果跟了自己,就不用到益州了,自然有他们的饭吃。

    那些“武勇”们听说不用到益州卖命,自然十分喜欢,纷纷跟着张昌混饭吃。大伙儿一合计,益州坚决不能去,恰好当年湖北粮食大丰收,就在本地找食了。说得好听,其实就是屯聚一起,到处劫掠,走到哪里吃到哪里,抢到哪里。

    张昌临时将基地设在安陆县(湖北省安陆市)石岩山,附近的老百姓听说张昌来了,为了躲避战乱和沉重的赋役纷纷来投,还有一些本来是要饭的,也跑过来依附张昌。张昌一看人越来越多,就改名叫李辰,算是正式宣布占山为王。

    湖北江夏太守弓钦自然不能容忍张昌在自己的地盘上建立另一个独立王国,赶紧组织兵力围剿张昌乱民。一交战,正规军居然打不过张昌的流民,弓钦只好逃回了江夏。听说张昌胜了,远近来投张昌的人更多了,张昌的胆子也大了,信心也足了,居然主动上江夏找弓钦挑战。

    弓钦倒是带人应战,不过又败了,总是打败仗的弓钦索性不打了,带

    着老婆孩子逃往武昌。这样张昌乱民迎来了第一阶段的胜利。

    弓钦跑了,镇南大将军靳满带着部队又杀了过来,双方一场大战,靳满也没有占着便宜,落荒而逃。晋军的正规军连张昌都打不过,难怪一直收拾不了李雄。靳满一败,留给张昌不少武器装备,还把江夏城也腾给了张昌。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