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回 迫不得已叶枫出兵
    张昌有了这些胜利,不禁喜出望外,嘚瑟的不轻,看来自己的卦真灵啊!他又算了一卦,卦相说,得有圣人出。张昌就叫手下人留心,圣人要出了。

    跟其他人造反不同的是,别人造谣给自己披上“圣人”“天命”之类的外衣,好为自己以后当皇帝制造舆论,营造政治气氛,而张昌折腾了这么久,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却从马路上迎来了一个丘沈当皇帝。

    这个丘沈不过是本地的一个小吏,出道那天,正好张昌从他身边路过,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只觉得丘沈的身上有金光晃过。张昌就觉得奇怪,又从他身边走过,又是金光一晃,张昌不禁奇怪了,要是凡人,身上哪来的金光,这必定是个圣人,于是大呼一声:“此就是圣人也!”

    听到主子一声大喊,手下人立刻把丘沈包围起来,直瞪瞪地看着他,就像是拾到了一个宝贝似的,恨不能抓到手里就再也不肯放下。

    吓得丘沈大叫:“好汉,好汉,我可没有得罪你们呀!我是良民一个,可没有做过坏事呀!”

    张昌嘿嘿一笑:“你就是圣人哪!圣人都这么谦虚。”

    “我可不是剩人,家里还有老有小,求求你们,饶了我吧!”吓得丘沈大呼小叫,老怕这些截道的,把自己绑了给家里讹钱。

    张昌哪里由他分说,招呼八抬大轿上来,立刻把丘沈接到大本营举行登基仪式。

    说到丘沈身上为什么有金光闪现,倒也可笑,他有个嗜好,随身带个小镜子,不时地照照。太阳光一晃,镜子反光,可不有金光闪现吗!

    丘沈被绑架到了安陆,才知道是让当皇帝这件事,天上掉馅饼,这个馅饼也忒大了不是,差点儿把自己砸晕,哪有不接受之理?以后又听说原来是身上有金光的事,丘沈可不敢再留小镜子了,赶紧把镜子偷偷地藏到一边。

    丘沈也会演,诈称自己是汉朝皇帝的后人,叫刘尼。皇帝登完基张昌接着安排官,自己做了相国,哥哥张味做了车骑将军,弟弟张放做了广武将军,张家三兄弟基本上掌握了全部的武装力量。

    有了政权,还要搞好宣传,张昌让人将竹子弄成一只巨鸟的形状,旁边放点肉,成群结对的鸟儿过来觅食停留在竹子上。从远处看,就如一只大鸟在空中飞翔,身上依附了无数的小鸟。张昌趁机制造舆论:“这是天降凤凰,我们都是一些小鸟,当然要依靠凤凰的庇护。”

    紧接着下诏书,为元神凤年,典章制度都按照汉朝的规矩来,对于不服从的人,诛杀全族。还叫人继续造舆论,说什么:“江淮以南全都反了,官军大败,反民把官军杀光了。”当地的老百姓不知道怎么回事,说什么是什么,再加上反正是活不下去了,收拾一下东西,纷纷投奔张昌去了。

    前后也就是一个月的时

    间,张昌的队伍迅速扩大到三万人,三万人统一服装,用深红色的头巾包着头,插着野鸡彩毛,一时之间,声势大振。巴蜀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又来了湖北的张昌作乱,洛阳有人坐不住了。

    新野王司马歆上书说:“妖贼张昌,刘尼妄称神圣,绛头毛面,挑刀走戟,其锋不可当,请主公下令,讨伐他们。”

    晋怀帝司马炽正为此事发愁,愁的是无将可派,听着司马歆发难,正好派他去荡平张昌。于是对他说:“司马将军辛苦了,希望你率本部之兵,即刻荡平张昌流寇,如获胜归来,我将为你举行庆功宴。”

    司马歆本来是为国分忧,可是光动嘴不行,还得有实际行动才能挽救天下!司马歆咬了咬牙,决定率新野之兵,讨伐张昌。谁想到,双方一交手,司马歆就败了,张昌的队伍排山倒海地杀了过来。

    司马歆要亲自上阵杀敌,但是手下人早跑光了,兵败如山倒,自己就是再勇敢也挽救不了局势。在乱军中,新野王司马歆被杀。

    张昌乘胜追击,顺利拿下了荆、江、徐、扬、豫五州的大部分地盘,往东打到江苏,往南打到了长沙。朝廷惊恐,要是这样的话,怕是过不了多久,洛阳也被他们拿下,急忙开会商量对策。

    司马炽对朝臣说:“官军屡战屡败,众爱卿说说,我们当之如何?”

    众臣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乱说话,别再和司马歆一样,骂了张昌一顿,结果被陛下派去剿贼。贼没灭了,倒把自己性命搭上了。

    司马越毕竟为太傅,录尚书事,朝臣之首,他不说话不行啊,只得站出来说:“陛下,我看益州还有一支大军,那就是叶枫,不如把叶枫派去剿灭张昌。”

    司马炽有些不明白了,问道:“叶枫久在益州,也没有剿灭李特、李雄,把他派去荆州,不知能起什么作用?”

    司马越给晋怀帝解释道:“我观察已久,叶枫并非能力不行,也并非军力不盛,只是叶枫这个人心善,不舍得对流民的队伍下手。可是张昌就不一样了,危害地方,祸乱天下,我相信叶枫,一定能平定天下。”

    司马炽听了点了点头:“就拟旨让叶枫出兵吧!”

    叶枫率军正不愿意在益州待着呢,打李雄吧,不忍心,因为李雄的队伍大部分是流民,益州还是一个贤明的政府,打败李雄,岂不是又换来一个昏聩的晋朝官府。不打吧,回家又回不去……

    正在烦闷之间,听得圣旨一下去打张昌,正巴不得离家近点呢,立刻率军前往荆州。

    在路上,叶枫仔细地研究了一下张昌的情况,和李特、李雄不一样的是,张昌的追随者大多是流氓、地痞、小偷,张昌也不懂得节制手下人,所到之处,不是抢劫就是强奸。

    本来老百姓跟着张昌是为了混口饭吃,不用负担沉重的赋役。现在一看,吃的是有,沉重的负担也的确不在,但是家乡的父老乡亲快被张昌的部下折腾死了。一个政权和军队要是民心一失,张昌的戏恐怕也演不几天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