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回 从寒门到长史的陶侃
    经过长途跋涉,叶枫的大军终于到了荆州的府治襄阳城外,打仗多了,经验也丰富了,和张昌作战,离不开地方的支持,也就是说,离不开荆州刺史刘弘的支持。这个刘弘还是挺能打仗的,司马歆出兵讨伐张昌,可以说一场胜仗都没打,而刘弘却打了几场小胜仗。

    刘弘不大出名,而刘弘的长史陶侃却是挺出名的,他的曾孙陶渊明就更出名了。长史是个什么官呢?相当于现在的秘书长之类,处在乱世,也可以带兵打仗。叶枫带了王甲、李铁刚、卢志几个心腹到襄阳府里去面见刘弘,更要好好地见一下长史陶侃。

    叶枫曾研究过晋朝的官吏,当官的都是官二代,官三代,要是寒门当官,确实少之又少,而陶侃就是出身寒门,说起来也算个奇迹。

    陶侃也就是个普通农民家庭,和当官的什么亲戚也不沾,在那个连科举都没有的时代,一辈子想迈入官府门也没有。当官的唯一途径是举孝廉,可是孝子孝女太多,陶侃哪能数得上。他家里又穷,小时候就死了父亲,跟母亲相依为命。

    陶侃的母亲湛氏辛勤劳作,没日没夜地织布,换来钱好让陶侃读点书,增长些见识。有一次,鄱阳的孝廉范逵到陶家串门,事先连个招呼都没打,陶家的日子本来就紧巴巴的,连招待范逵吃顿饭的钱都没有。湛氏就将自己的长头发剪掉,让儿子卖了钱,这才凑够了钱招待远来的客人。

    一桌子菜,有酒有肉,范逵吃得很开心,觉得陶家真是热情好客。吃完饭,陶侃亲自送范逵出门,一送竟然送了一百多里,范逵深受感动,没见过对人这么真诚的人,临走时问他:“想不想当官啊?”

    陶侃点了点头说:“做梦都想,只是我出身寒门,在这个极度重视出身的时代,哪有步入仕途的门道啊?我们家这么穷,什么富裕的亲戚也没有,怎么当官?”

    范逵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到了庐江,找到太守张纪,把陶侃大大地夸奖了一番。张纪听罢,就举荐陶侃做了督邮。督邮是个什么官呢?就是代表太守督察县乡,宣传政令司法的一个小官,每郡分若干部,每部设一督邮。

    好不容易当个小官,哪能不好好干,陶侃不久就升为主簿。主簿是个什么官呢?就是掌管文书的官,离着一把手又近了一步。为了报答张纪的知遇之恩,亲自去百里之外的地方请大夫给张纪的夫人看病。

    本来这个事是不需要陶侃去的,但是因为天寒地冻,没人愿意动弹。陶侃站出来说:“我就当父亲一样对待主公,主公的夫人,就是我的母亲,哪有母亲有病儿子而不尽心尽力的呢!”陶侃这么讲义气,张纪很受感动,作为回报,推荐陶侃为孝廉,这才算是给陶侃挤身仕途的第一个有价值的政治台阶。

    孝廉即孝悌清廉之士,为当时皇权制度选拔人才的科目。汉武帝时,采纳董仲舒的建议,下诏各郡每年察举孝者、廉者各一人,不久,这种察举就通称为举孝廉,并成为汉代察举制中最为重要的岁举科目,是汉代政府官员的重要来源。

    但成了孝廉并没有给陶侃带来顺利的仕途,每年各州郡举荐的孝廉那么多,没点门道仅仅是孝廉什么事也不管。陶侃兴致勃勃地来到洛阳,可总是不受人待见。当时还是张华在朝,张华觉得,陶侃不过是个土包子,根本入不得朝堂,也更不值得接见。

    陶侃知道张华不待见自己,并不灰心,没事就去找张华,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任凭张家怎么说,他都不生气。时间长了,终于感动了上帝,张华烦不过,终于接见了陶侃,谈了一阵子,觉得这个人还行,推荐他为郎中。

    郎中分掌各司事务,职位仅次于丞相、尚书、侍郎。不过因为陶侃出身寒门,虽为高级官员,却也没有什么实权,别人挑剩下的,才能让他去干。陶侃在洛阳混了五六年,最后混到了武冈县令,武冈是荆州南部的一个小县,转了一圈,陶侃才混到了县令,真是命苦。

    后来陶侃做了武昌太守,终于显示出了才华,那时刚好赶上闹饥荒,吃不饱饭的人大多成了劫匪。陶侃让人伪装成商船引诱劫匪上钩,劫匪果然上当,处死了数十人,从此武昌水陆肃清匪患,终于使陶侃出了点名。

    陶侃这个人是有大志向的,在武昌的日子闲得发慌,就在家里搬砖。早上起来,将几百块砖从屋里搬到屋外,等到晚上,再把砖从屋外搬到屋里。看得周围的人云里雾里,就问陶侃这是干什么?

    陶侃说:“现在天下大乱,我致力于平定中原,现在太过悠闲了,怕到时候身体不能劳累,所以锻炼身体。”

    荆州张昌作乱,荆州刺史刘弘也是听说武昌太守陶侃的远大志向,所以才把他调到自己身边来,当自己的助手。

    叶枫领着王甲、李铁刚和卢志几人还没进襄阳城,早见刘弘和陶侃已等待多时了。叶枫看到刘弘倒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个子也不高,面相也不出众,冷兵器作战,肯定占不多大便宜,而这个陶侃却十分高大,像是有一把子力气。

    寒暄过后,叶枫和刘弘手拉手进入襄阳城,虽和刘弘聊了几句,却抽空对陶侃说道:“我看陶大人,身材魁伟,骨骼发达,肯定是一个打仗的好材料,就是不知道功夫如何?”

    陶侃微微一笑,说道:“不怕叶大帅笑话了,我只是一个普通读书人,不会一点儿武功。”

    他会不会武功,叶枫怎么会看不出来,说话只是抛出一个引子,接着说道:“陶长史真是谦虚了,没有武功怎么能领兵作战?要是不嫌弃的话,我这里倒有一个武功的速成法,不知陶长史有没有兴趣?”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