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回 叶枫战张昌(二)
    叶枫略有所思,慢慢地给陶侃解释道:“你所思,也是吾所想,我们冀州模式只是在试探,具体能不能成功,历史会说话的。”

    “什么是冀州模式?”陶侃再问。

    “这个问题吗,你去问李铁刚,他是冀州的司法主席,对我们的这个模式,他了解得更深更透。”叶枫又把这个事推给了李铁刚。

    “冀州模式效果怎么样呢?”陶侃又问。

    “任何制度也没有十全十美的,我们还在不断探索,尽量改正它的弊端。不过可以说,这个民主政治比封建**可是强多了。”

    “强在哪里?”

    “一是政府主要官员有专门司法部门管着,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二是农工商业在相关政策指导下,高速发展;三是知识分子和一些老百姓如果想进入高级官员行列,政府给予充分的舞台,可以通过竞选的合法渠道进入;四是除了司法部门以外,还有舆论监督,社会更加透明化……”

    陶侃从师傅身上,学到了许多治国治州的本领,真是相见恨晚,恨不能把师傅身上所有的本事,统统学到手里。

    一路上说着话,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叶枫和陶侃的联军很快到了竟陵城外,离城10里扎下营寨。

    古时的营寨,不光是住宿的地方,还是防守的要地。冷兵器作战,可能一道战壕就能阻挡住骑兵的前进,一道坚固的木栅栏就可以阻挡住步兵的进攻。打仗先别提进攻,只有守住自己的营盘,不被敌人攻破,才谈得上如何破敌。

    休息一晚,第二天早上五更起床,洗刷完毕,然后饱餐一顿,骑兵、步兵开始排列队伍。天已大亮,大队人马向着竟陵城有条不紊地前进,到了竟陵城下,太阳已高高升起,一天的战斗就要开始了。

    张昌早就知道叶枫和陶侃的军队向自己开来,早就下了命令,紧急备战,一排排的士兵站在城墙上,挽弓的挽弓,执刀的执刀,就等着血战一场。张昌迎着初升的太阳,脸上红通通的,站在城墙上一看,不禁吃了一惊。

    就见城下三万多人的步兵,排成一个个整齐的方队,很快在城下列队完整,真是横看是行,竖看是行,斜着看还成行,尤其可怕的,是叶枫的骑兵。骑兵排成了二个方队,分列在步兵的两边,既便于机动地保护步兵,又便于向四周快速地运动。

    要想把自己这个小小的竟陵城紧紧包围,也就是骑兵纵马驰骋一眨眼的工夫。

    军队最要紧的是严明的纪律,自己的流民军队训练这么久了,可是要想站一个整齐的方队,都挺费劲,更别说万众一心地执行一个战斗任务了。

    城下陶侃站出来大喊:“请张昌出来说话?”

    站在城墙中央的张昌大声说道:“我就是啊,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陶侃大声说道:“张昌啊,你本是我大晋朝的一

    个官员,按说应该懂法守法,为什么不顾大晋法律,擅自起兵造反,这不是知法犯法吗?张昌啊,我劝你一句,趁早解散流民,自己到朝廷俯首认错,我去说句好话,兴许还能留你一条性命。错过这个机会,可就说什么也晚了!”

    张昌大吼道:“你这晋朝昏官,休在这里说三道四,益州李特、李雄造反,晋朝没有本事摆平,却折腾我荆州老百姓,谁不知道,去了就是个死。可是在家里也没法活,哪个青壮百姓,都上了你们的花名册,谁也躲不过去。逼得我们没法活了,才官逼民反,不得不反……”

    陶侃反驳道:“看看你们办的好事,不是打劫民财就是强奸妇女,弄得中原百姓叫苦连天,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这是奉天承运,前来剿灭你这支流寇,为天下百姓祈福!”

    “你是胡说八道,满嘴放炮,危害百姓才是你们官府所为,我们义军秋毫无犯,这才是替天行道,为天下百姓再造一个平安,公平的世界。”

    陶侃和张昌都用三寸不烂之舌,展开政治攻势,都为自己的军事行动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

    叶枫用心听着,看看谁的话更能打动人心,更能提高自己军队的士气。李铁刚悄悄对叶枫说:“三哥呀,这个张昌能说会道,挺能扇动人心的。”

    卢志也对叶枫说:“这个陶侃也挺能说的,句句在理,入木三分。”

    王甲却鼻子一哼,骂道:“费这些唾沫星子干什么?还不如歇歇,最终还是实力说话,看看谁的拳头硬。”

    陶侃与张昌磨嘴皮子,不过是激战前的序曲,闲扯了几句,该动正格的了。陶侃大呼道:“张昌,别待在窝子里当老鼠,有种的出来杀一场?!”

    张昌一想,早就知道这个陶侃什么功夫也没有,正好欺负他一下,应战道:“杀就杀,有什么了不起。两军作战,杀敌一万,自残八千,白白地伤了双方士兵性命,我就和你单打独斗,有没有这个胆量?”

    要是在从前,陶侃是绝对不敢和他独斗的,但是现在,刚学了三脚猫功夫,就想卖弄一下,回应道:“打就打,我还怕你不成?”

    张昌也怕陶侃反悔,自己一下城,遭到陶侃暗算,又追上一句:“你敢对天发誓吗,只有咱俩打,别人不要瞎掺和。”

    “这有什么不敢的,想我陶侃,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陶侃于是在城下发誓道,“我和张昌单打独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看两人的造化了。要是有人暗中帮忙,使阴招,天打五雷轰!”

    张昌听了窃喜,叫我三言两语,这个傻陶侃中招了。你一个书呆子,什么武功也不会,还比武个球啊!真是屎克郎钻到茅坑里——找死(屎)。

    城门一开,张昌带领着五百人的贴身卫队,骑着一匹枣红马下城来,想来讨个便宜,非亲手杀了陶侃,方解心头之恨。

    张昌虽然只是一个文官,但是从小练武,使得一对50斤重的流星锤,把那一对铁锤舞得如风车一般,磕在兵器上,轻兵器准被格飞,砸在肉头上,准得砸得脑浆崩裂。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