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回 叶枫战张昌(三)
    陶侃骑着一匹白马出阵,摆动着两把双刀,刚学了两天武术,那刀舞得不行,耍了两下子,差点儿把刀扔了。张昌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心里暗暗骂道,这个陶侃真不知天高地厚,我要是一锤砸死他,别人说我欺负他,嗯,对了,看我戏弄他一番。

    两马并不直接厮杀,一红一白两匹马靠近,张昌对陶侃说道:“陶长史,想怎么个玩法?”

    陶侃垂下两把刀,在马上头一点说:“张大人,请手下留情,想我平生第一次和人动刀枪,还请赏我一个全尸。”

    认熊了,张昌心里更加有数,轻蔑地说道:“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别动不动就和人比武。打死你吧,太不值得,不打你吧,又是两军交战,叫我好不为难?这么着吧,让你三招,再叫你死,到了阎王殿里,也别埋怨我,反正我已经让过你了。”

    “怎么个让法?”陶侃问。

    “我就稳在这里,让你骑马冲杀,让你三招。然后,我再出手。”张昌不屑一顾地说。

    “好吧!”陶侃有些可怜兮兮地说,“还是那句话,待你动手的时候,务必赏我个全尸,我这个人还是要脸面的。”

    “哼!死到临头还穷酸。”张昌狠狠地骂了一句。

    张昌稳住坐骑,就要领教陶侃的第一招,说实话,身上还是聚集了七分力量。马通人性,见主人如此认真,枣红马也是稳稳地撑住主人,聚集起精神,在力挺着敌人的第一次进攻。

    陶侃放马过来,速度越来越快,左手耍了一个花,右手单刀朝着张昌的头上“刷”地就是一下子。

    张昌觉得就和蚊子一样,在铁锤上蜻蜓点水,丝毫作用也不用。不禁嘲笑陶侃说:“我说陶长史啊,就凭你这样的力量,别说和我打了,就是一个普通小兵,也打不过啊!我劝你千万别硬撑,干脆认输算了。”

    陶侃圈回马大怒,吼道:“张昌逆贼,别看不起我,这才第一招,还有第二招呢?”

    张昌微微一笑:“好呀,我等着你的第二招?”话是这样说,知道陶侃也就是嘴上说说,真不拿他太当回事,所以这回只使了五分力气接招。战马也知道主人没拿敌人当回事,所以也不认真,松皮懈骨的,在等待着敌人来攻。

    陶侃又第二次冲击,白马越跑越快,看看到了跟前,陶侃又砍了张昌一刀。张昌觉得,还不如第一刀有劲,禁不住哈哈大笑:“牛皮不是吹的,泰山不是垒的,吹牛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你这个陶侃到底行不行啊,露原形了吧!”

    陶侃圈马回来更加生气,吼道:“我还有第三招呢,使完第三招再论长短不迟!”

    “好呀,我就等你的第三招,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可施。”这一回,张昌完全在看陶侃的笑话,待他砍过这一刀,就到他见阎王的时候了。

    张昌再接

    陶侃的第三招,由于前两次都领教过了,这一次完全到了松驰的时候。枣红马呢?主人都这样了,我何必那么认真,也跟着主人松驰开了。

    陶侃手举砍刀,飞驰而过,战刀顺着铁锤用力一劈。张昌只觉得一股电流顺锤而下,双臂一麻,瞬间就不管事了。腿下觉得一松,怎么回事呢?枣红马也给砸趴下了。

    刚才陶侃两次虚冲,是用的缓兵之计,人在作战,全凭一口气,只要气顶着,身上力气充足,反应敏捷,没有这口气顶着,身上没了力气,而且极易受伤。马和人一样,也是这个道理。

    张昌人和马俱瘫在地上,张昌的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大呼道:“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不是神助陶侃,他……他……哪有这股神力?”还要挣扎着再战,无奈胳膊和腰都不管事了,用腿夹了一下马肚,马也起不来了。

    手下人一见,这才悟到了,自己的主公败了,急忙上前来救。叶枫和陶侃的人一见,这才明白原来陶侃是两次装傻,这一回才是见了真功,不禁齐声呐喊助威:“我军威武,陶公威武——”

    等陶侃再圈回马来,张昌的贴身侍卫已把张昌救走。陶侃也并不追赶,嘲笑着张昌:“张将军,别走啊,让我三招了,再来取我的项上人头啊!”

    羞得张昌无脸再来拌嘴,急忙招呼部下:“快走!快走!再不走就没命了。这个陶侃,原来是蒙我啊,身上有盖世之功,拿我当猴耍了。”

    张昌这些人急忙逃回城去,城门一关,再也不敢出战。

    叶枫这才指挥着军队,围了张昌的竟陵城,围城也是三面围之,一面放之。放开的这个口子,人是只许往外出,不能往里进,至于物资啥的,更是一根草棒也不能进城。城里张昌有5万军队,再加上老百姓,吃啥喝啥?致使城里物价一天三涨,粮食草料更是紧缺,兵再多,困在城里,又有啥用?

    急得张昌呀,饭吃不下,水喝不进,还有内伤,真是翻身都困难,夜里哪能睡着觉。正在这艰难时刻,张昌的师兄弟李术来搭救张昌了,一看师弟来了,张昌恨不能眼泪都下来了,着急地要给师弟作揖,无奈内伤在身,作揖手都举不起来,只能用嘴寒暄。

    “贤弟呀,你可来了,再不来,怕是见不着愚兄了。城门是只能出,不能进,你是怎么进来的?”

    “哼!凭着那几个草包小兵,怎么能拦住我。你也忒看不起兄弟了!”

    李术又看了看张昌的伤势,拿了下脉,下了定语:“你这是心神分离,伤了内气,待我推拿下药,用不三天,就能叫你下床,重新拿起兵器。”

    张昌大喜,急忙招呼手下,好好伺候李术。这个李术也是真不简单,又是推拿又是下药,三天之后,张昌真的起了床,活动一下筋骨,竟然完好如初,只是拿起兵器,还是略嫌吃力。

    军情紧急,哪顾得身体痊愈,张昌对李术说:“贤弟呀,如今我们5万大军被窝在竟陵城里,待到粮草全部断绝,光饿也饿也死了,更谈不上破敌。还请贤弟给谋划一下?”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