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回 叶枫战张昌(五)
    马队开始变阵了,以五匹马为一纵队,然后向前卷去,也就是说从方阵变成了灵活的一字长蛇阵。这个长蛇阵沿着张昌的步兵圆阵快速奔驰,但是也不立即冲杀进去,而是在寻找敌人最薄弱的部分,瞅准一个最佳的时机。

    张昌的队伍,阵中乱箭齐发,在控制着双方接近的距离。

    也可以说,王甲的马队,大部分都接触到了敌人右翼的边缘,使敌人都感受到了骑兵的震慑。哒哒的马蹄声响成一片,上空腾起冲天的尘土,马刀在骑兵头上挥舞,形成一长条闪烁的刀林,在阳光的反射下,发出骇人的白光。

    如果找不到敌人的弱点,王甲则带头继续向左迂回,给后面的骑兵腾出空间,好让所有的骑兵都感受到战场激动人心的恐怖,你死我活的搏杀场景,使肾上腺素快速上升。

    马队终于迂回到敌人的后部,这里像是敌人步兵最薄弱的部分,年纪不是偏大就是偏小。王甲的马刀在头上开始轮着圈,后面的战士也学着王甲的样子,把刀轮起来,一圈一圈地转着。这个刀术语言就是说,要冲锋了。

    阳光下的马队,原来像是一个长束,不断地晃着耀眼的白光,这下子变了,白光晃动起来,闪现着更为恐怖的鬼魅!战马加速奔驰,越跑越快,光这个冲击的力量,就足可以撞倒妄想抵抗的士兵。

    在前进的道路上,张昌阵中万箭齐发,妄想拼命阻止着马队的进攻。

    快速奔跑中,王甲的战马往旁边一闪,后面的马队疾速而过。冲锋陷阵这个活,还轮不到王甲冲杀在最前面,只有关键的时候,才用得着主将出马。

    最前面的骑兵,一下子接触到了敌人的步兵,马刀一挥,速度加力量,足可以把敌人的头颅砍下,或者把敌人的身子一削为二。一群又一群的骑兵撞入步兵的队伍,奇怪的是,不少的骑兵就像碰到了一座座小山上,反而步兵把骑兵掀翻,然后步兵的战刀砍下,倒把骑兵斩杀。

    后面连续不断的骑兵冲上去,都没有占着上风,不是被步兵斩杀,就是战马撞到步兵身上,强大的反作用力,反而使骑兵人仰马翻。

    王甲糊涂了,这……这……是咋回事?蒙古马肩高都在一米六以上,体重也有七八百斤,再加上速度,这得有多大的力量啊,怎么反不如这些普通的步兵?也就是说,张昌的兵不是人了,倒像是一个个魔兽。

    就在王甲一愣神的功夫,又有三四百匹马冲入敌阵,没杀了几个敌兵,反而被敌人杀得人仰马翻。有一个敌兵,把骑兵抓起来,就像抓一只山羊似地举了起来,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旁边乱刀砍下,顿时成为肉块。

    再有的敌兵扯着战马,就像是抓着一头猪,连推带搡,乱拳砸下。不一会儿,战马就没气了,又被乱刀大卸八块。

    王甲身经百战,经历得多了,骑兵冲杀步兵,无不是如虎豹冲击羊群,瞬间步兵就被冲垮,然后不是被马刀砍死,就是臣服马下,束手被缚。今天这是怎么了?

    远处用慧眼真睛观察王甲作战的叶枫,怎么会看不到这个可怕的场景。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叶枫很快就悟出事来,不好,一定是张昌所部有高人,在使用是法术。再一琢磨,平常张昌的士兵都是光用红布包头,身上穿着杂七杂八的衣服,而今天张昌的部下,个个都穿了一身黑衣……这身黑衣,莫非有什么门道?

    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伤亡,没有时间再考虑这些问题了,叶枫急忙叫手下呜金收兵。铜锣一响,不占上风的王甲军队也顾不得什么了,急忙马头一圈,赶紧领军往回撤兵。

    王甲撤兵回来,重新归队到大军的左侧,再点队伍,真是吃惊不小。这一番小战,足足损失了五六百骑兵,这都是些什么战士啊?都是跟随王甲百战之勇士,大浪淘沙的精髓啊,怎么会败得如此不明不白?

    首战失利,骑兵个个垂头丧气稀里糊涂,明明可以斩杀敌人,为什么却被敌人斩杀了?

    王甲耷拉着脑袋,哭丧着脸到了叶枫跟前,两手一作揖,跪下:“叶帅啊,给你丢人了,仗没有打好。为了严肃军纪,请叶帅处罚?”

    叶枫赶紧扶起了他:“错不在你,何罪之有啊?你没看到吗,张昌的军队换了服装,这个黑衣服,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玄机?”

    几个人一边研究着战败的原因,一边观察着张昌的队伍。

    再看张昌的队伍,却是兴高采烈,士兵们无不欢欣鼓舞地庆贺小胜。这身黑衣怎么这么管用啊,不但身上增添了无穷的力量,而且连搏击术也增强了不少,简直无人可敌啊!有不少士兵割下敌人的头颅,拿着前来领赏。

    为了鼓励士气,李术打开宝箱,当场兑现黄金。一颗敌人头颅五十两黄金,高兴得得奖人啊,笑得嘴都快咧到两头了,别说一辈子,三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黄金啊!没得到黄金的气得哇哇大叫,他还不如我呢,怎么这么幸运,我为什么不能得奖?

    下一仗,一定让他们看看,我也得个大奖。

    一个士兵刚刚得到了五十两黄金,高兴得啊,连连地抽气、吐气,心跳加速,肚子灌了不少凉风,就觉得肠子一阵咕噜,恨不能拉到裤里,急忙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脱下黑衣,放在酸枣树上,然后把裤子退下,稀哩哗啦一阵子痛快,这才觉得肚子舒服了许多。

    恰在这时,也有一个高大的士兵,退下裤子蹲下解大手,还问:“请问这位大哥,我早看到了,你英勇无敌,斩杀了一个叶枫骑兵,得到了五十两赏金!能不能把经验告诉我,也让我发个大财。我老婆病了,四五

    个孩子张着大嘴等饭吃,也等着立个大功拿赏金呢!”

    说着,手里递过来一个土坷垃。刚拉完屎的士兵,正因为找不到土坷垃擦腚而发愁,滴水之恩,必当涌泉以报,这才告诉他说:“我看你也算个穷人,家里还有困难,要不真不告诉你。你的队里没有发黑衣吗,这件黑衣威力无穷,不但力量长了不少,就连搏击的功夫也大有长进,哪有不立功的。我说的这话,可别告诉别人啊!”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