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回 叶枫战张昌(六)
    大个子士兵笑着说:“兴你发财,就不兴俺发财吗?把你这件黑衣借给俺用用怎么样?”

    “那可不行!”刚提上裤子的士兵生气道,“真是管闲事落不是,还指望着这件黑衣发大财呢!给你了,我怎么发财?”

    大个子士兵半真半假地说道:“别看今天杀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我这也是为你好!要不杀多了人,必遭报应。”说完,扯了这位士兵的黑衣扬长而去,走了很远,才扯下脸套,很快地没了踪影。

    你道这位抢黑衣的人是谁?他就是叶枫,不得已,才亲自前来探听虚实,好摸清到底为什么王甲的百战骑兵竟然打不过刚刚拿起刀枪来的流民。

    拿来黑衣不算完,叶枫回到阵中,叫一个半残的伙头军穿上黑衣,和王甲打斗一番,看看到底谁厉害?王甲却不乐意了,对叶枫说道:“三哥呀,拿我开涮是不是?对一个伙头军怎么下得了手。就是胜了,也没脸在众人面前为将了,诚心让我丢人是不是?”

    叶枫只得好言相劝:“我也只是看看,这身黑衣到底有什么门道,胜败是次要的,主要的是试验一下?”

    王甲本来就认识这个小兵,不服气地吼道:“牛皮不是吹的,泰山不是垒的,和我能打三个回合的还没有生出来呢?你小子又不是没见识过我的本事,别觉得穿上黑衣,就不认得你了?”

    旁边围了一圈看热闹的,李铁刚、卢志、叶龙、叶虎都感到挺奇怪的,叶枫今天这是怎么了?让久负盛名的王甲和一个半残的伙夫对打,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小兵不够级别,也大大拉下了王甲的身份!

    这个小兵确实有些残疾,真是前鸡胸,后罗锅,两条罗圈腿,正因为不能上阵杀敌,所以才当了伙头军。就是做饭也做不好,不是烧穿了锅底,就是蒸不熟馒头,炒菜不是忘了放盐,就是齁死个人。

    不过这小子穿上这身黑衣,却和换了一个人一样,腰也挺起来了,腿也不弯了,瞬时个子高大了许多,伸手攥了下拳头,一条条的青筋爆起,手一痒痒,见了旁边的一棵小树,顺手拔下,竟也没觉得费多少力气。

    他主动向王甲挑战道:“王将军,我看你也没啥了不起的,咱俩比试一番力气咋样?”

    王甲鼻子一哼:“三日不见,定当刮目相看,还和我比力气,奶奶的,过去连笼馒头都端不动,今天你还想咋滴?这是叶帅给你面子,要不,平时我都懒得看你一眼。”

    小兵再次叫板道:“此一时彼一时,敢不敢比吧?”

    王甲鼻子又哼了一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怎么个比法?”

    “这么着吧,王将军,你骑着马跑,看我能不能拽住你?”

    王甲听了哈哈大笑:“别说你是一个伙头军,就是一般的骑兵跑起来,我也拽不住啊

    ,何况是你?”

    话是这么说,总得给叶枫一个交待。王甲骑在马上,拉了拉缰绳,两腿一夹马肚,让坐骑暗暗使劲。那坐下黑马早和主人熟了,心有灵犀一点通,主人一叫跑,哪有不用力的,屁股略微一蹲,两腿一用力,就要撂开蹄子狂奔。

    谁想到啊,却怎么也跑不动了,原来马尾巴被这个黑衣小兵拽着,就和使了定身法一样,怎么使劲,就是挣脱不开小兵的力量。黑马这个生气啊,想我老黑,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黑老二呀,怎么不能给主人涨脸呢?

    它就拼命地使劲,屁股下蹲,四条腿恨不能拉成斜形,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这个黑坏蛋拉住我。可是任它怎么使劲,却被黑衣人死死地拽住,竟不能挪动半步,累得这匹马呀,一层汗瞬时就下来了,还噗噜噜拉了一滩稀屎,再要用力,怕是连血都拉下来了。

    一圈看热闹的人大惊失色,李铁刚聪明的大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大呼道:“黑衣无敌,黑衣无敌啊!”

    卢志属于第二聪明的,赶紧对王甲说道:“王将军啊,不要逞能!再逞能的话,你的坐骑就累死了。”

    叶枫也赶紧对王甲宣布说:“不要再比了,原因找到了。”

    王甲这才喝住了马,停止了向前冲击。人马全凭一口气,马一泄气,和人一样,一下子趴下了,好半天没有起来。

    叶枫再问这个小兵:“你穿上了黑衣,看到了什么?感觉到了什么?”

    这个小兵如实回答:“我穿上黑衣,感觉到王将军在我面前矮了半截,那匹黑马也好像和只山羊似的。我的手里,增添了无穷的力量,所以拔小树,拉住马,就和玩也似的。”

    众将这才悟到,刚才之所以王甲的骑兵遇到了劲敌,原来是黑衣作怪。既然黑衣作怪,如何破之?孩哭了抱给他娘,众人的眼睛又注视起了叶枫。

    叶枫悄悄地坐在地上,两手合十,闭上眼睛,在默默地思索着破敌之策。旁边侍卫围成一圈,在保护着自己的主帅。王甲、李铁刚等人,知道这是叶枫在思考着破敌之策,也静静地等候在一边。

    叶枫闭上眼睛,慢慢地思索着,在乐山师傅的传授下,自己已经到了十九重的功力,在《大佛藏经》的秘籍里,搜寻着有没有相近的破敌之策?第五重的战技,不能传授给将士,没法破黑衣;第七重的御兽,黑衣兵不是兽,也不能破敌;第十重的幻术,似乎也不能击破敌人的千军万马;第十八重的破冰雹,也和这黑衣毫无关系……

    想来想去,竟没有破敌之策。

    叶枫不禁念叨着:“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菩萨啊,如今弟子遇到了困难,希望师傅前来帮我一把!再不帮我,这道坎真过不去了。”

    叶枫念叨了几遍,就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似乎是师傅从远处跑来的声音,喘息声越来越大,师傅离自己更近了。不一会儿,师傅到了,粗重的声音对自己说:“徒弟呀,为师再帮你一次,希望你好自为之!”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