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回 叶枫战张昌(七)
    说完了这句话,喘息的声音渐行渐远。

    叶枫就觉得胳膊上有些发痒,痒痒得越来越厉害,突然一本小书蹦了出来,很快地到了叶枫跟前,书开始渐渐变大。叶枫大喜,急忙翻开书查看,就见第二十重的天气骤热显字了,一行行的汉字密码露了出来,叶枫用快速记忆法,飞快地记在脑海里。

    接着第二十一重的功力,天气骤冷又显字了,叶枫又把它快速地记忆在脑海里。接着又出来第二十二重功力,刮大风……

    书里显完了字,字迹慢慢变淡,模糊,然后什么也看不见了,不一会儿,书也变小,越来越小,然后“啪”地一声,钻进了胳膊里,鼓起了一个小疙瘩,悄悄地封上了口。

    叶枫一边回忆着师傅教给的这三重功力,一边在心中演练着,不一会儿,娴熟掌握。可是师傅教给自己的这三重功力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怎么能破了黑衣……想来想去,终于悟了出来。

    有了办法就好办了,叶枫重新整顿队伍,排好了战斗队形。张昌一看叶枫还要继续作战,和李术相视一笑,李术诡谲地对张昌说:“凭着我们的黑衣战士,根本无人可敌,我倒要看看,叶枫还有什么招数?”

    张昌点了点头,举起了令旗一挥,叫手下迅速变阵。张昌的五星圆筒阵迅速变化,最前面的方阵没有动,而左右的方阵开始运动了,慢慢地靠前,而后面的方阵也开始变化,渐渐地往后。

    很快的,又恢复到三二阵形,也就是说,三个方阵在前,准备厮杀,而后面的两个方阵,准备接应前面的军队。

    张昌的军队刚刚部署好阵形,就见天空中飘来了一片片乌云,这些乌云越聚越厚,不一会儿,竟然落起了雪花。这雪花铺天盖地,大如鹅毛,越下越大,不一会儿,地上落上了厚厚一层。士兵本没有什么准备,还是秋天的衣服,觉得寒气愈来愈重,不禁一个个冻得瑟瑟发抖。

    气得张昌大骂:“这鬼天气,也和我们作对!早上还好好的,说变就变,难道冬天就要来临了。”

    李术却不是这样的看法:“依兄弟看来,这天气冷得邪乎。听说叶枫也是个法术大师,莫不是他使用了什么法术?我们可得小心啊!”

    两个人说这些话又有何用,根本就看不透这其中的玄机。

    不一会儿,乌云开始消散,渐渐地天放晴了,又是艳阳高照,照得大地白晃晃的。张昌的官兵一看,可不冷了,一个个恣得摇头晃脑,好舒服啊,身上的寒冷一扫而光,反而有些热燥了。渐渐地有些不好受,天气越来越热,比那三伏天还要热,刚才冻了一下子,这会儿又热了一阵子,谁受得了?

    有的士兵躺在地上,用褂子扇着风,有的大口地喝着凉水,有的干脆就把黑衣扔了。天这么热!穿着黑衣吸收阳光,

    不更热吗?有的把黑衣一叠,放在屁股底下当座位,有的把黑衣遮在头上,防止暴哂。

    张昌更生气了,指着天上的太阳骂道:“你他娘的,这不是诚心和老子作对吗?要冷,冻死个人,要热,晒死个人,怎么得罪你了,这样对待我们?”

    李术却摇了摇头,有不同的看法:“大哥啊,我看事有蹊跷,活了这么些年,哪见过这样的天气,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真怕是叶枫使了什么法术,耍起了什么阴谋?”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一阵大风刮起,风沙走石,张昌的士兵毫无准备,无数的黑衣被刮向了空中,向远处飘去。有的不知飘到哪里去了,有的却飘到了叶枫的阵中,还有更多倒霉的士兵,一阵冷一阵热又一阵风,受不了这样的折腾,浑身哆嗦起来,不一会儿,抽搐着起不来了。

    张昌有些茫然,而李术却恍然大悟:“大哥呀,事情不妙,怨不得一阵冷一阵热一阵风的,原来目标是我们的黑衣啊!想必是叶枫使用了法术,把我们的黑衣都收去了。”

    话刚说完,王甲的骑兵又开始了左右迂回,而且使用了相同的战术。张昌一见大惊,急忙挥起令旗变阵,急忙从三二阵形再变回到五星圆筒阵。刚刚变阵完毕,王甲的大军也杀到了。

    这一回骑兵的切边战术奏效了,把这些冻热得死去活来的士兵冲了个稀哩哗啦,纷纷倒毙在骑兵的马刀下。喊杀声离着阵中心越来越近,张昌大骇,照这样过不多久,王甲马队的战刀就会砍到自己这个地方。

    张昌吓得脸都白了,哆嗦着问李术:“贤弟呀,如今奈何?再没有办法,我们就全完了。”

    李术也出现了短暂的慌乱,但很快镇定下来,对张昌说:“大哥莫要惊慌,豁上了,把我的绝招使出来,让他们尝尝火牛尖刀阵的滋味!”说着,急忙打开了随身带的一个箱子,箱子里全是一些碎纸片,剪成了牛啊,刀啊,火的形状,李术把它们抄起来,用手一扬,再用嘴一吹,这些纸片纷纷扬扬地飘向了远方。

    不一会儿,就见竟陵城门大开,从城里奔跑出一些疯牛,这些牛为什么疯呢?因为角上绑上了两把尖刀,尾巴上绑着草绳,草绳上淋上油,又被火点着,烧得牛嗷嗷大叫,瞪着血红的眼睛,就和疯了一样往前奔驰。

    见王甲的马队挡道,它们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只管自己捞个救命稻草,哪管别人的死活?

    王甲骑兵的战马一看,这是什么怪物啊,角上有刀,尾巴上有火,撞到谁也玩完了,根本就没有活命啊,赶紧跑吧!战马再也不听主人使唤了,任主人怎么操纵也不听,转过马头,落荒而逃。

    尽管这样,不少的战马被疯牛撞倒,疯牛角上的尖刀,深深地扎进战马的肉里,至于战马能不能活命,就看它的造化了

    前面王甲的骑兵冲锋,叶枫在后面用慧眼真睛观察着呢,见前面的火牛挡道,杀伤力极强,不禁暗暗骂道:“这个张昌,邪祟东西真不少,要不及时阻止疯牛,我骑兵休矣!”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