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回 叶枫战张昌(九)
    士兵们把自己做的纸元宝、纸铜钱,顺着风尽量地向远处撒去。谁知道,这些玩艺顺着风刮出老远,一边刮着一边变化着,落到地上,假变真,竟成了一些金元宝、黄铜钱,黄灿灿的灼人眼睛。

    张昌的士兵正在奋力冲杀,突然天降意外之财,真是金元宝砸到了头上,看你要不要吧!实心眼的,装看不见,前面正在大战,等打完了仗,再捡不迟。有私心的,可就麻烦了,光说是一个脑袋50两黄金,那得拼命啊,可是现在就有满地黄金,不捡的话不是傻瓜了吗!

    于是刀枪一扔,先敛黄金、铜钱要紧,口袋不够装的,干脆把军衣脱下来,和个小包袱似的,往地上一铺,一个劲地往包袱里胡拉。几口臭肉坏了一锅汤,个别士兵这样做,别的士兵也受到了影响,他们抢了,我要是不拾,待一会儿就是想要,也被他们抢光了。

    于是刀枪一扔,也加入了抢宝的队伍。个别人甚至为了一个金元宝动了刀枪,没被敌人杀死,倒死在自己人手里了。

    张昌、李术见此情况大惊,这是怎么回事?战斗刚刚有了起色,怎么内部乱了起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天降财宝,搞乱了队伍。张昌拔出刀大吼道:“不许抢宝,谁要抢宝,格杀勿论。”叫督战队紧急出动,制止内乱。

    督战队倒是出动了,看到士兵抢财宝,他们心里也痒痒,干脆,多少也来点吧,不来点的话,待一会儿也捞不着了。于是,他们也加入了抢宝的队伍。

    张昌一看,急得手持战刀,亲自砍杀了几名士兵,可是他的刀再厉害,也不如士兵看得金钱重要。李术急得大呼:“这一定是叶枫的奸计,天下哪来的这么多财宝?这是以我之道,还治我之身。如今之计,不好办了,只能赶快清财了!”

    李术伸出食指,指着地上的财宝,嘴里念念有词,希望这些财宝变回到原来形状。叶枫呢,早就在远处,用慧眼真睛看到这个状况了,急忙用法术制止着李术的魔道。两人都在较量着功力,斗了一番,还是叶枫的功夫略胜一筹,使李术的魔道没有得逞。

    李术一看自己的法术失灵,就想打开随身带着的宝箱,让黄灿灿的宝物露出来,以激励三军奋勇冲杀。谁知打开宝箱一看,所有的黄金、宝物皆已变成了一堆糟糠。急得李术啊,说话都哆嗦了,大骂道:“这个叶枫……气死我也……把我的宝贝……变得一文不值!”

    张昌军中大乱,王甲自然不能放过这个宝贵的时机,缰绳一松,放马奔驰,马刀在自己的头上一圈一圈地轮着。士兵在后面紧紧跟随,也学着他的样子,马刀在头上一圈一圈地轮着。千万把马刀,在太阳的映照下,就像无数个秋叶翻动,闪动着万点白光。

    连切边战术都不用了,王甲一马

    当先,直接杀进了敌阵。有的敌人头颅飞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还在注视着刚刚得到的元宝,有的敌人手臂被砍下来,手里还抓着一把铜钱。无数把马刀飞舞,万匹战马奔腾,而此时张昌的军队,还都趴在地上,到处寻觅宝物。

    李铁刚的步兵也出动了,挥着砍刀,挺着长矛,杀向敌人。而这时张昌的军队并没有抵抗,士兵的眼里,满地的财宝比杀死一个敌人,显然更为合算。

    叶枫军队的士兵同样面对满地的黄金、铜钱,为什么不俯首捡拾?这就是军队和老百姓的区别,抢劫财物者——斩,早已深深地融入了每个士兵的骨髓。当然,也有个别士兵把一个金元宝偷偷地掖进怀里,待一会儿一看,金元宝竟然变成了一团废纸。他妈的,掖这玩艺干啥?

    这个士兵只好把它随手丢掉。

    张昌的军队已经全面崩溃,张昌、李术一看,实在没有办法收拾残局,只好领兵退回到竟陵城里,关上大门,再也不敢出战。

    叶枫率领大军重新围了竟陵城,仍是三面围之,一面放之。在封锁竟陵城的时候,派出王甲的骑兵,把张昌外地的残渣余孽收拾干净。这样,张昌的竟陵城越来越孤立,就是想找个外援,哪里还有啊!

    张昌的这么些人,窝在小小的竟陵城里没吃没喝没外援,也待不长啊!于是,他们终于突围逃窜,就在俊山这个地方,被叶枫部队全部围歼,同党全被诛灭。张昌被擒获,将其斩首,派人把首级送到京师洛阳。

    在庙堂上献首级的时候,一不小心,脑袋从包袱里掉出来,滚到了一个大臣脚下。这个大臣就把它踢了一脚,圆圆的脑袋又滚到另一个大臣脚下,那个大臣又踢了一脚。就这样,张昌的头颅就和个皮球一样,被满朝的大臣们踢过来踢过去。

    然而,大晋王朝小小的胜利,仍然挽救不了整体颓败的趋势。益州一带,李雄建立了大成王国,和大晋王朝分庭抗礼。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一个匈奴人刘渊,在并州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国家,叫汉赵,以更大的势力在压迫着大晋王朝。

    并州在哪,也就是现在的山西太原。从地理上来说,并州离着都城洛阳也就是350公里,这叫大晋王朝的官员寝食难安。同时,也叫叶枫提心吊胆,虽然灭了张昌,但是不能在外面待了,赶紧率军回到了邺城。邺城离着并州有多远呢,也就有250公里。

    刘渊是怎么发达建国的,对历代王朝来说,这都是一个血的教训。概括起来,如果没有乱世,也就没有李雄,没有刘渊。

    刘渊,字元海,匈奴人,祖先为冒顿单于。汉高祖的时候,刘邦将一位宗室之女,作为和亲公主嫁给冒顿单于,并与冒顿单于相约为兄弟。所以,冒顿单于的子孙都以

    刘氏为姓。

    刘渊的祖父於扶罗,在匈奴内乱中遭到排挤,有心迁往中原。恰逢汉室遭遇黄巾起义,於扶罗便率众帮助汉廷镇压黄巾军,依附东汉王朝,从此留居中原,并在此自立为单于。依附于东汉王朝的於扶罗并不安分,觊觎中原权势,时时壮大实力。他们瞅准了董卓之乱这一时机,於扶罗侵占了太原、河东、河内等郡,成为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