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回 乱世中刘渊的崛起(一...
    於扶罗死后,其弟呼厨泉接手其事业,刘渊的父亲刘豹任职左贤王。正当呼厨泉部如日中天快速发展的时候,曹操掌握了汉廷实权。聪明的曹操,看出呼厨泉单于虽然表面谦恭,但野心勃勃,怕是日后成为中原大患,于是采取了分兵之计,把呼厨泉所部分成了左右南北中5部,刘豹任左部帅,率军万余。

    小小的计谋,使呼厨泉再有野心,也是力量分散,难成大事。

    呼厨泉部有士卒三万余人,而刘豹所部是其最大的一支。刘渊这时候,以人质的身份留在洛阳,刘豹虽有大志,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刘渊此人,颇有几分传奇色彩,刘渊的母亲呼延氏曾入龙门庙求子,在龙门见到一条长有两角的奇异大鱼跃龙门。夜里,呼延氏梦到大鱼幻化为人形,左手持一物似卵,非常好看,听那人说:“此是日精,服后生贵子。”

    呼延氏非常高兴,当时就把那个日精吃了。

    13个月后,呼延氏生一孩子,一出生左手上就写着元海二字,以这二字为名,就是刘渊。刘渊生于中原,深受汉文化的影响,少年时代就刻苦学习,熟读《诗经》《尚书》《周易》等儒家经典,对《史记》《汉书》,中原诸子,无不熟悉,更有名师崔游指导。

    做为一个匈奴人,刘渊文能成章,武更不在话下。刘渊出身武学世家,对领兵打仗,无师自通,又爱研习兵书,是一个文武全才。

    成年的刘渊,已是一个体貌伟岸的男子汉,身长八尺四寸(三国的一尺,等于现在的24.2厘米),相当于现在的二米,胡子长三尺余,当中有赤毫三根,长三尺六寸。

    刘渊在洛阳当质子时,深受晋文帝赏识。晋文帝说他,不但长得好,而且文化水平也高。然而,晋文帝深切在感受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刘渊心存警惕,当然刘渊也不敢掉以轻心。晋武帝时,鲜卑族秃发树机能在凉州起兵,王浑建议,可封刘渊为大将军,意图凭借匈奴之力而平定凉州。

    这一提议,立刻遭到许多大臣的反对,叶枫对司马炎说道:“元海要是能平定凉州,斩秃发树机能,则凉州真的有难了。这个元海就是条蛟龙,不是池中之物,如果让他出去,必是如鱼得水,没有人能管得了。”

    齐王司马攸更是力劝晋武帝:“不除掉刘元海,怕是并州得不到安宁。”

    王浑又进言道:“刘渊是长者,我王浑替刘渊担保此事。大晋朝不是正要向少数民族表明以诚相待,用德政使远方人归附吗?怎么能凭借一点儿没谱的事,而杀害送来的人质呢?”

    晋武帝同意王浑的话,最终没有杀刘渊。

    而刘渊也没有坐上大将军的宝座,但他的才华与霸气和潜在的威胁,却已经通过别人之口,让人们看得一览无余了。

    刘豹

    死后,刘渊终于结束了质子生活,回到并州继承他父亲的事业。执掌父亲职务后,刘渊兢兢业业,暗中积蓄力量。太康末年(289年),晋武帝任刘渊为北部都尉。晋惠帝登位,杨骏辅政时,刘渊领建威将军、武部大都督职务。

    官越做越大,刘渊却越来越谦恭,不但轻财乐施,更是结交名士,俊杰之士多有不远千里前来投奔他的。一时间,刘渊名气大振,为他以后的发达一步步铺好了垫脚石。

    什么叫成府?这就叫城府。不管雄心再大,武力再强,不到时机,是虎也得趴着,是龙也得蜷着。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元康末年(300年),刘渊所部因有内部的人叛逃出塞,晋惠帝把他贬官,刘渊又成了普通人一个。这时候,成都王司马颖镇守邺城,刘渊就去投奔他,司马颖早就知道刘渊的才能,你惠帝不用他,我用他,叫刘渊担任守朔将军,监五部军事。

    八王之乱的战争席卷中原,天下大乱,有不少汉人避乱南迁,使汉人在中原的势力有所减少,这正好给匈奴人以可乘之机。左国城内(今山西吕梁北),众匈奴贵族密谋造反,认为兴邦复业的大好时机已经成熟,准备起兵,坐收渔翁之利。

    起兵之事既定,推选一个有胆略的领导者是必不可少的,刘渊脱颖而出,成为众贵族眼中的不二人选。他们联合起来,推选刘宣到邺城去联系刘渊,希望让他回来领导匈奴贵族起事。

    刘宣到了邺城,是这样对刘渊说的:

    “过去我们先人和汉人同为兄弟,福患同当。自汉亡以来,魏晋代之,我单于虽有虚号,却没有尺寸之地,各诸侯王,实际上降为一般百姓。现在司马氏骨肉相残,四海沸腾,兴邦复业,此正是大好时机。你气质不凡,才能卓越,老天这是给我们恢复国家的大好时机,请你带领我们创业,才不虚此生。”

    刘渊岂不知道,造反可不是儿戏,一旦走出这一步,再也没法回头,对刘宣说:“还是请贤者为之吧!这样的大事,我岂能担当。”

    刘宣再劝:“只有像您这样的左贤王,才能担当起恢复匈奴,立邦建业的大事。”

    刘渊再次推辞:“虽然司马氏骨肉相残,搞的天下大乱,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小小的匈奴,怎么能推翻这座大象。”

    刘宣再问:“怎样才能掀翻这座大象?”

    刘渊说道:“强大的晋朝为什么四分王裂,就是因为兄弟不团结,才搞得大晋如此贫弱。我们要想推翻这座大象,只有把我们小小的匈奴团结一致,变成一个人一样,才能成就大业。可是这样的大事,实在难啊!”

    尽管这样,刘渊还是想到尽快回左城,脱离开司马颖的束缚为好,就给司马颖说,大爷死了,我要回去奔丧。司马颖挺精的,也怕刘渊回去再也不回来了,哪里肯放行?刘渊没办法,只好叫刘宣先回去,召集五部之众,会同宜阳诸多胡人,准备造反。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