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回 再反一个陈敏
    司马越答应了陈敏的请求。

    陈敏到了历阳,努力发展自己的势力,恰逢过去吴王的常侍甘卓从外地回来。这个甘卓可不是一般人,他出自名将之家,乃是三国鼎立时甘宁之孙,因感于时局混乱,便辞官在家休养。

    为了便于交好甘卓,陈敏便将自己的儿子娶了甘卓的女儿,两人成了儿女亲家。有了这层关系,陈敏邀请甘卓共举大事之时,甘卓虽有犹豫,却也不好推辞。

    起事之初,甘卓对陈敏的帮助还是相当大的。甘卓假传已亡吴王皇太弟指令,任命陈敏为扬州刺史。陈敏便以扬州刺史的身份来笼络吴郡人士,私自授任江东贵族顾荣等四十多人为将军、郡守,这些人表面上接受任命,心里却有自己的小九九。

    特别有趣的是封贺循为丹阳内史、周玘为安封太守时,无奈二人偏不领情,一个装疯卖傻,一个称病不去上任。陈敏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心里哪能咽下这口气,一气之下,便想将他们杀掉。

    亏得顾荣对陈敏劝道:“中国大乱,胡人造反,观今日之形势,不能复国,百姓将无遗种。江南虽几经大乱,但人物尚全,我常常忧虑,江南没有孙权、刘备之人出现。现在好了,将军就是孙权、刘备,要是能信任君子,远避小人,有宽大的胸怀,则上方数州可传檄而定。至于贺循、周玘的事情,不必挂在心上。”

    听了顾荣的一番话,陈敏才没有杀贺循、周玘二人。

    陈敏手下如贺循、周玘者不在少数,也有惧怕陈敏淫威而依附者,也有见机行事跟随的,而真心为之效力的不过兄弟几人而已。陈敏的弟弟陈昶知道顾荣等人有二心,便劝陈敏杀死他们。陈敏想起了顾荣的话,要自己的心放宽广一些,所以没有听陈昶的。

    不过在用兵上,陈敏还是相当信任他的几个兄弟,派陈昶率领精兵数万据守乌江,派遣他的弟弟陈恢向南占据江州(今江西省九江市),另一个弟弟陈斌东进攻略诸郡,于是吴越之地大部分为陈敏据有。

    洛阳政府有些发毛,益州出了个李雄,离石出了刘渊,吴越又出了个陈敏,这还了得,天下烧起如此熊熊大火,那两堆大火没灭,又烧出来这一片。朝廷商量一番,如今比较能打仗的,还是冀州刺史叶枫,就派他去吧!

    叶枫也有些纠结,刘渊就在身边,家里空了,刘渊打进来咋办?但好在刘渊和司马腾打得不可开交,怕是一时半会儿还顾及不到这里。再说陈敏也了不得,坐大了,冀州也不会安宁,于是和诸人商量一番,决定还是让李玉守冀州老家,自己发兵三万,直下江南。

    听说叶枫来进攻自己,陈敏急令自己的弟弟陈恢率领两万水军,浩浩荡荡地在武昌江边摆好阵势,就等着叶枫的军队到来大战一场。

    叶枫率领

    着大军到了长江边上,包括着王甲带领的2万骑兵,李铁刚带领着1万步兵,江边一站,就和洋鬼子看戏一样傻了眼。长江上江水浩瀚,宽的地方有几里地,狭窄的地方也有半里,自己都是一些旱鸭子,连只船也没有,怎么和陈恢的水军交战?

    叶枫也是一筹莫展,法术再强,对于千军万马来说,那也是无济于事,自己是大象逮老鼠——有劲使不上。这可如何是好?正在焦急之间,突见上游来了一支运粮船,约二十来艘,晃晃悠悠的,就和逛着玩一样,不一会儿就到了叶枫的军前。

    从运粮船上下来一位将军,但见他长得十分魁梧,穿着短衣、短裤,胳膊、腿上都露着长长的汗毛,毛上还挂着水珠。

    叶枫问道:“你是哪路兵马?哪位将军?”

    来人作了一揖,回道:“我是荆州长史陶侃足下朱伺是也,听说叶大帅领兵到了这里,陶长史特令我先送来粮草,以免饿着叶帅大军。”

    听到原来是自己的徒弟陶侃送来的粮草,叶枫心里一喜,随即又皱起眉头,这个事还挺复杂呢?听说陶侃和陈敏有着不一般的关系,二人是同乡同宗,正因为这层关系,叫叶枫心里颇为疑虑。真要是前方打起来,后面起火,也叫自己首尾难顾啊!

    叶枫试探着问:“我早就听说,陶侃和陈敏好得就和一个人似的,你作为陶侃的部下,不知有何看法?”

    打马骡子惊,朱伺作了一揖,再答道:“陶侃和陈敏再好,那为私,两军交战,那为公,怎可一概而论,公私混淆。”

    叶枫听了点了点头,再问:“朱将军啊,既然这么说,我相信你。只是陶侃为什么不来?”

    朱伺再答道:“正因为避嫌,陶长史才没来,所以派我来。”

    叶枫又点了点头,激他说:“他不来,派你来,你也就是二十艘小破船,管何用啊?你没看到对面吗,陈恢的二万水军正严阵以待。你这二十艘小船难道说要挑战陈恢的二万水军,这不是屎克郎钻到茅坑里——找死(屎)吗?”

    朱伺却不是这样的看法:“叶帅不要小看了我,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老鼠虽小,却能挑战大象。”

    叶枫头摇得和个拨浪鼓似的,刺激他:“我就不信了,就凭你这些小破船,能起何作用?如果出现奇迹,你能打破陈恢的水军,当然你朱伺就是首功一件!”

    见叶枫这么不相信自己,朱伺确实有些着急,低下头,在叶枫的耳朵边悄悄说了几句。叶枫还是不信,嘲讽他:“泰山不是垒的,牛皮不是吹的,你还成神了不是?我倒要看看,你朱伺到底有什么能耐?”

    叶枫的一番话,彻底激起了朱伺的火性,他叫士兵卸掉粮草,要亲自带领着20艘小船,向庞大的陈恢水军发起挑战。

    叶枫大军反正帮不上忙,只能静静地待在江边看着热闹,南边是陈恢的水军,巨大的战舰威风凛凛地一字排开,而北边就这二十艘小船,随风飘荡在摇曳不定的水面上显得相当可怜,和陈恢的大军相比,谁胜谁负还用说吗?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