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回 朱伺和陈恢水军作战(...
    风凉话就来了。王甲早就下了战马,把缰绳往战马腿上一拴,让它寻着青草,自己则哈哈大笑:“我说叶帅啊,这个朱伺也忒能吹了吧!这不是拿着鸡蛋碰石头吗。就是给他们收尸,我们旱鸭子也没有这个本事呀,早叫江水冲跑了。”

    李铁刚也觉得甚是好奇:“我说三哥呀,这个朱伺也忒不靠谱,这个仗怎么打?叫我啊,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到时候出了洋相,谁给他们收拾残局。指望我们吗?连条船也没有,就是有船,也玩不了啊!”

    卢志静静地观察着江面上的作战,一个劲地摇头:“莽撞啊,莽撞啊,我看,十有**是回不来了。”

    众士兵虽然威武彪悍,但那是在陆地上,至于水上怎么作战?他们哪里懂啊。看着浩瀚的江水,就有点儿眼晕,更甭说叫他们上船了。

    叶枫的军队,没有一个人看好朱伺的这几个人,几条船,摇头的摇头,叹息的叹息,战斗的结局,大家都不约而同时地猜到了。

    再说陈恢指挥着水军,正在江对岸严阵以待,只看到叶枫的陆军,窝在江对岸干着急过不了江。再看敌人的水军,一等不来,二等不来,宽阔的江面上,除了几条民船来来往往,哪里还有对方水军的影子啊?!

    正在此时,就见江北飘飘荡荡地过来几条小船,查了查,不过是二十艘。再看船上的那些人,全是老百姓衣服,根本就没有穿铠甲,不像是打仗的来头。陈恢就问旁边的参军:“这些船是干啥的,不知道这里要打仗吗?两军要是开起仗来,他们怕是难以幸免。”

    参军摇了摇头:“将军可要小心,说是叶枫的军队伪装在小船上也说不定呢?叶枫的军队可有火器,听说甚是厉害,我们要做好战斗准备,不能吃了他们的亏。”

    陈恢听了哈哈大笑:“都说叶枫如何如何厉害,火器如何如何凶猛,我就不信了!今天倒要见识一下,就凭着这几条小破船,还要日天咋的?”

    军鼓一敲,陈恢的水军还是紧急备战,做好了战斗准备。几条大船迎上去,看看这些疑似叶枫的小船究竟要干什么?

    却见这些小船晃晃悠悠地到了跟前,就在到了放箭的距离,船上人忽然都不见了,原来都钻入了水里。这些老百姓要干啥?陈恢的水军都在看着热闹,弄不清这些人搞得啥名堂。不一会儿,只觉得船底下有动静,似乎船底的木头响了起来。

    “不好,敌人凿船了,小心——”终于几个机敏的士兵发现了秘密,这哪是什么老百姓啊,纯粹就是敌人的水中蛟龙啊,朝着我们的战船使劲了。不但一艘船有了麻烦,似乎所有的船底都响了起来。

    陈恢是水军主帅,当然不是吃素的,冷笑一声:“真是鲁班跟前耍大斧,孔子面前卖三字经,还给我玩这个!

    各水营听令,速速下去水鬼,清除这些隐患。”

    虽然朱伺带来的这些人都是水中高手,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陈恢的水军也有高手啊!在各水营队长的指挥下,一些士兵扒掉衣服,手握利刃,就要跳入水中。只要他们下了水,肯定能以多胜少,叫朱伺的计划不能得逞。

    岸上叶枫的大军,一般人都是凡人,普通的眼睛能看多远,三四百米只能看个轮廓,特别对水中,更是什么也看不见,只有波光粼粼的水面。而叶枫就不一样了,他有慧眼真睛,眼睛看得极远,还有隔皮猜瓜的本领,就是水中,也能看到人们在干什么。

    看到陈恢的水军要下水,叶枫大惊,一旦两军在水下拼搏,朱伺的这几个人肯定占不到便宜。叶枫急忙作法,口中念念有词,使用了第二十一重功力,那就是天气骤冷。但见阴风顿起,呼呼地刮起了小北风,气温骤然下降。

    本来陈恢的那些士兵,刚刚脱了衣服,怎么突然就变天了,一个个禁不住破口大骂:“他奶奶的,早不变天,晚不变天,怎么老子刚刚脱了衣服,他妈的就变天。冻死老子了……”

    而在水里头朱伺的水手,却感觉不到什么,因为水里的温度一时半会儿降不下来。“咚咚咚……梆梆梆……”从船底下还是陆续传来不断的凿船声。

    陈恢不干了,又跳又骂:“怎么叫你们下水,都和老娘们似的,婆婆妈妈的就是不愿意下是吧?再不下,军法伺候。”

    各水营队长举起了大刀,豁上命地催促:“赶快下水,去杀了水中那些叶枫士兵。再不下去,我的刀可不认人了。”

    这些士兵咬了咬牙,只得硬着头皮下水。恰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刮起了狂风,而且越刮越大,就连战舰都剧烈地晃动起来,本来这些半裸的士兵就冻得够呛,大风一刮,更是撑不住劲了,有的打着喷嚏,有的哆嗦起来。

    但是在水营队长的强力威胁下,还是有的士兵跳进了水里。

    读者可能要问,这阵子邪风是怎么刮起来的?还用说吗,不是叶枫使用的魔法又是哪个。这是叶枫使用了第二十二重功力,那就是刮大风。

    陈恢这部分士兵钻进水里也不好受,原因就在于一冻风又一吹,直接寒气入里,死不了也得扒层皮。只见水里头展开了激烈搏斗,一会这里冒出一滩血水,一会那是飘起一个浮尸,因为都是赤身**的,也分不清哪边的。

    船底还在“咚咚咚……梆梆梆……”地响着,不过,比原来响得轻点了。

    叶枫透过慧眼真睛看到,朱伺的这些水手,不是拿着刀在船底下砍,而是直接拿着手摇钻钻开了船底。因为这是战舰,船底的木头薄的有四指,厚的也有一扎长,短刀砍的话不少费劲。

    不一会儿,有的战舰漏水了,江水从船底冒了出来,由于船在剧烈地晃动,士兵自身平衡还保持不住,哪有精力再下船舱呀!每个船的眼子是越来越多,船破损的也越来越厉害,朱伺的水手直接借着大风,朝着船上的舵使劲,把舵轴破坏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