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回 朱伺和陈恢水军作战(...
    朱伺早就看准了陈恢的大船,先在船底下凿出许多洞眼,又把他的舵轴毁了。陈恢虽然是水军将领,但是这么糟糕的天气,他也没有见过,剧烈的颠簸使他忍不住地呕吐起来。参军急忙扶住了他,大喊着:“保护主将,保护主将——”

    周围侍卫也是想扶住陈恢,但是这样的大风,这样摇晃的大船,使他们站立不稳,有的直接被抛进了江里,有的抱住了船帮和柱子,再也不敢动弹。舵手直接大喊道:“大事不好,船走不了啦,失去了控制。”

    气得陈恢破口大骂:“你是干什么吃的,再控制不了船,我就一刀宰了你!”正喊着,一个浪头打来,陈恢呛了一口水,差点儿坠入江中。

    真是船破偏遭顶头风,屋漏又遭连夜雨,就在这时候,从上游顺流而下冲下来一支水军,船上高高地扬起一面旗帜,上面白底黑字写着一个“陶”字,正是荆州长史陶侃率领着一支水军前来参战。

    岸上观战的叶枫见了此景,不禁大喜,谜底解开了,原来朱伺不是说陶侃不来了吗?把我都糊弄了。看来是让我帮朱伺一把,拐了个弯,只是说自己不来。怨不得这么大的仗,陶侃怎能不来呢?

    自己的部下甭管骑兵也好,步兵也好,也是挥舞着兵器呐喊助威。不高兴的就是陈恢了,他大声地下着命令:“敌人水军来袭,战舰排阵,战舰排阵——”

    任他喊破嗓子,也是无济于事,因为自己的这些战船,全都动不了啦!风浪略停,陈侃的战船却顺风顺水,越来越近。参军一看,形势危矣,直接对陈恢说道:“主公呀,再打下去必败,我看还是逃命要紧?”

    气得陈恢大骂:“仗还没打,就要撤退,实在是窝囊。甭管如何,打一打再说?”

    急得参军大叫:“我们的船都不能动了,如何再战?命只有一条,回去休整一下,再和他们交战不迟。”

    陈恢想到,事到如今,着急也没有什么办法,谁让自己的船都漏了呢!急忙下令撤退。可就是想退的话,那船也得走呀?众船你撞我,我撞你,没法执行命令。陈恢没有办法,只好和参军几人上了一条小船,妄图逃命。

    陶侃领着这支水军说到就到,围住这些不能动的战船一阵冲杀,陈恢的水军大乱,想跑都跑不动,只能纷纷跳入水中,各寻活命。陶侃带领着一艘战船追上了陈恢的小船,弓弩手弯弓搭箭,一齐对准了小船上的陈恢。

    陈恢一见是陶侃,扬着手大呼道:“叔呀,你我本是同乡同宗,看在我爹的份上,饶小侄一命?!”

    陶侃大呼道:“你我叔侄不错,那为私情,你父子叛乱,此是公事,岂能以私而废公!放心吧,侄儿,这也是为了你好,省得送上去多受罪。你走之后,我会好好安葬。射——”

    船上射下一

    阵乱箭,陈恢和这些人全都毙命。陶侃命令把陈恢的尸体好好整容一下,装入棺材,隆重安葬。

    叶枫和陶侃水军顺利会帅,陶侃对叶枫深深作了一揖:“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叶枫故意批评他:“你这个陶侃,不是说不来了吗,为何又来了?”

    陶侃再次对叶枫作了一揖:“我要是说来,师傅岂能帮助朱伺。我早就听说了,又是天气变冷,又是刮大风,天气哪来得这么些巧合,不是师傅做法又是什么?在此,徒儿再次感谢师傅。”

    说着,又作一揖。

    既然他把事说破,叶枫只好欣然接受了他这番谢意。叶枫再说:“兵贵神速,你来得正好,速速把我们这些旱鸭子渡过江去,乘胜追击。”

    陶侃的大船载着叶枫的骑兵、步兵渡过长江,然后直插江南战场,横扫陈敏军队,直打得陈敏的军队稀哩哗啦,有崩溃之势,渐渐地把陈敏的军队逼入到历阳城一带。

    历阳是陈敏起家的地方,经营已久,他早早地令他的弟弟陈昶领兵数万,进入乌江(现在安徽和县乌江镇),和历阳城为掎角之势。乌江这个地方背靠长江,水路复杂,陈昶在此地安下水寨,背后还有一支水军作为屏障。

    叶枫的大军扫荡完江南的陈敏大部,又回到江北,在历阳的西部设立大营,从西面向东面逼近陈敏,使他背水而战。又命令陶侃的水军,从长江水道向西压迫,直逼陈昶的水寨。

    大势已定,叶枫大营里,众将商量破敌之策,叶枫对大家说:“长江有陶侃水帅,西边有我们大军,已把陈敏、陈昶兄弟压迫在历阳这个小小的地方。大家说说,下一步怎么办?”

    王甲吼道:“还用说吗,水里我们不是蛟龙,陆地我们可是猛虎,用我的两万铁骑,冲他个稀哩哗啦,步兵再一上,不就完事了吗!”

    叶枫点点头,小声说:“此话不假,要是如此的打法,还用开会吗?”

    王甲听到,叶枫似乎对他的意见不大满意,有些忿忿不平,扭过了头。李铁刚考虑了一番说:“陈敏的军队里,并非铁板一块,前一阵子,陈敏势大,部下并不敢乱动。现在大势已定,陈敏的兵败已是必然趋势,内部必然混乱。我听说,陈敏部下的顾荣、周玘并非和陈敏一个心眼,是不是想办法策反他们?”

    王甲接着说:“我也听说,那顾荣是江南士族的首领,既然已经上了陈敏的贼船,必然死心塌地,哪能这么容易策反?”

    “此一时彼一时,”李铁刚说道,“不策反一下,怎么知道不行?”

    叶枫点了一下头:“甚合我意。”

    卢志上前一步说:“既然这事已经定下,我卢志走一趟吧!”

    叶枫激他说:“这又是个危险的事儿,不但话不好说,活不好干,弄不好一言不合,就回不来了。”

    卢志微微一笑,说道:“武官冲锋在前,时刻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文官不能带兵厮杀,而又不替主公解忧,这样的文官又有何用?不管事成与不成,我先跑一趟,就是不行的话,也溅他一身血。”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