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回 卢志说服顾荣
    既然卢志这样请求,怕是别人也完不成这个重任,叶枫只好说:“别的好话就甭说了,烦请卢公走一趟吧!”

    卢志接受了任务,打听到顾荣正在乌江水寨,因为这时候,江南大部已被叶枫大军荡平,陈敏的这些所谓“官僚”,统统被胁迫到历阳一带,妄图东山再起时,让他们再重履旧职。

    卢志化装成一个小兵,悄悄潜入陈昶的大营,打听到顾荣的营帐,直到晚上掌灯时候,才偷偷进入。昏黄的灯光下,顾荣正惴惴不安,忽见外面进来一个人,大喊一声:“谁呀?卫兵——”

    其实,卢志早就买通了卫兵,此兵荒马乱之时,顾荣的身边其实也没有几个贴心的人。卢志“嘘”了一声,小声说道:“故人来访……”

    顾荣还是心中害怕,问:“你到底是谁?”

    卢志只好说道:“叶枫帐前卢志是也。”

    顾荣心里明白了,厉声喝道:“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只要再大喝一声,你的脑袋立刻搬家!”

    卢志嘿嘿一笑:“既然脑袋就要搬家,不在乎早一会晚一会儿,等我把话说完,再杀我不迟!”

    顾荣也不是真心想杀卢志,只好点了点头说:“好吧,暂且留下你的人头,说完再取不迟。”

    卢志慢慢说道:“张昌作乱的时候,陈敏有功,朝廷已经给了他超等的赏赐,授予上将军的重任,但他本性凶狠狡猾,不识大体,贪图荣华官位,违背天道而行,犯上作乱。对上辜负朝廷宠爱的荣耀,对下辜负百姓的期待。天道历来惩罚恶人,人神都不保佑,他还会长远吗?

    “关云长的品德,流芳百世,而你顾荣的名望,也早已刻在金石之上。你早就与朝廷合作,受到的恩遇特别隆盛,皇帝也早就想与诸位贤能之士共同聚集在朝廷上,建功立业。既然不愿在朝廷做官,也可以在黄河上荡起小船,扣着船浆唱歌,为什么非要屈辱于小贼之手,去受叛逆的灾祸……”

    卢志的一番话,说得顾荣心里如猫咬一般,万般难受,不知不觉触动了心里那根最敏感的神经。本来就不愿意跟着陈敏作乱,只是迫不得已,才暂时委身贼下,为了国家,为了自己的家人,机会到了,怎么能不珍惜呢?

    顾荣站起来,对卢志深深作了一揖,问道:“一切都听先生的,只是目前我身陷囹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卢志赶紧说道:“先生早就是江南士族之首,联络士族,共同配合叶帅大军。叶军在外面强攻,先生在内部接应,则大事可成也。”

    顾荣皱了一下眉头:“我们都是一些文人,如何才能配合叶枫大军?”

    卢志赶紧献计道:“擒贼先擒王,如果有陈昶身边的人在,只要擒住陈昶,一切就好办了。”

    顾荣点了一下头:“我的好友周玘,和

    我志同道合,把他叫来,共同商量一下吧!”顾荣喊了一声,身边早就过来了数人。个别人虽被卢志收买,但大多数人,早就对陈敏不满,更为自己的前途担心。听得主公和卢志商量内应的事,正合他们心意,哪一个不积极响应呢!

    不一会儿,下人把周玘叫来。这个周玘,早在陈敏安排他官职的时候,就称病不去上任,留着一手呢!恨得陈敏差点儿杀了他。以后迫不得已当了陈敏的官,也是三心二意,出工不出力。这下听顾荣一说这事,正巴不得呢!赶紧对卢志作揖说:“敢不服从卢公安排?”

    几个人商量一番,周玘说:“我有一个门下,叫钱广,现在正在陈昶手下为将,可叫他去办这事。事情成功后,举火为号,叶枫大军可从外面进攻。”

    钱广虽为陈昶副将,但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早就猜到了战争的结局,听得恩师周玘这样布置,也正合他的心意,立即答应此事。一切部署好后,晚上无人的时候,钱广手执一份军书,来到陈昶帐中,对他说:“历阳城中发来紧急文书,请主公参阅?”

    成天在一块了,陈昶心中没有半点疑虑,急忙凑到灯下,拿起文书翻开急阅,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懂什么意思。正要问副将钱广,扭头一看,却见钱广举起了短刀,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人头已经落地,鲜血溅了帐内一地。

    听到帐内扑腾的声音,众侍卫拥进帐内,钱广再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书,对众侍卫吼道:“我已奉周玘、顾荣、叶枫将令,将逆贼陈昶斩杀,如不服者,请杀了我吧!”

    周玘、顾荣在军中有较高声望,而叶枫又叫众人闻风丧胆,听得钱广这样说,众侍卫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商量了一番,只得推举侍卫头说:“作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主将不在了,听副将的。你说怎么办吧?”

    副将就是钱广,如今只能听他的了。

    钱广大声吼道:“朝廷对陈敏不薄,而陈敏违背天理,犯上作乱。我们本是朝廷官兵,不应该做违背天道的事情,如今我们就回到天道,归顺朝廷,也就是投降叶枫大军。”

    众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事到如今,也只好一齐说道:“愿意听从钱将军指挥,一块儿归顺朝廷。”

    至此,钱广叫人放起大火,陶侃的水军听到信号,令旗一挥,杀进水寨。叶枫大军早就窝在水寨旁边,也杀了进来。而陈昶的人马,群龙无首,乱作一团,很快被叶枫和陶侃两支大军攻破,死的死,降的降。

    坐在历阳城中的陈敏,听说乌江水寨发生兵变,兄弟陈昶被杀,水寨被叶枫大军攻破,痛得心里火燎火燎的,不禁失声痛哭:“我那兄弟陈昶啊,你死得冤啊!这些喂不饱的狼啊,为何下如此狠心啊!我要是逮住

    这个钱广,非剥了你的皮,吃了你的肉啊……”

    更让陈敏伤心的,是乌江水寨的失守,本来互为掎角之势,一角折了,另一角也不锐利了。甘卓进来劝道:“亲家啊,形势已经这样了,再伤心也于事无补,还是商量一下如何挽救局势吧?”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