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回 顾荣说服甘卓
    陈敏止住了哭声,问甘卓:“亲家啊,你看如今形势,应该如何收拾残局?”

    甘卓应道:“我哪知道如何收拾啊,要是知道如何收拾不早就收拾了,一切还凭亲家作主?”

    陈敏骂道:“真是靠墙墙塌,靠树树歪,没想到顾荣、周玘、钱广皆反,早知如此,就应该杀了他们。血债要用血来还,不能这么算完,如今亲家还算和我一条心,亲家是否替我走一趟,杀了这些反贼,夺回乌江,也好替兄弟陈昶报仇。”

    甘卓内心有些纠结,要说去吧,确实不愿意以顾荣、周玘、钱广为敌,更不愿意与朝廷为敌。要是不去吧,自己的女儿还在这里押着,总不能舍了女儿吧!想来想去,最后下了狠心,对陈敏说:“亲家啊,既然你这么相信我,我就替你走一趟吧,事情该了结的早晚得了结。”

    陈敏大喜,叫甘卓点兵三万,几乎是历阳城中的主力,浩浩荡荡杀奔乌江。甘卓兵权在手,心里还嘟囔着,这个陈敏啊,确实脑子有些问题,大敌叶枫在前,他不想法对付,却要挑战过去的部下顾荣、周玘、钱广,这几个人,还不是因为你不善于拉拢部下,才使他们皆反。

    我要是死心塌跟着你,早晚死无葬身之地。

    离着乌江10里地,甘卓就扎下营寨,哪里有心真打啊,实际上是观察一番对方的形势。

    果然,到了晚上,贴身侍卫来报,说是有故人来访。甘卓心里猜透了几分,急忙小声嘱咐:“叫他秘密来见。”

    不一会儿,贴身侍卫领着两个人进来。这两个人打扮甚是奇特,头巾包着头,脸上捂得严严实实,就和得了麻风病似的。甘卓一笑,说道:“别装神弄鬼的,是不是彦先(顾荣的字)兄?”

    果然那人把头巾一掀,正是顾荣,后面跟着周玘。

    甘卓赶紧站起来迎接:“两位师哥怎么来了?”

    顾荣小声说:“贤弟掉到了坑里,是来救你的。”

    甘卓脸色一变:“要说别的事,我高接远迎,要说反水的事儿,万万不可商量!”

    顾荣和周玘互相看了一眼,顾荣小声对甘卓说:“张昌作乱,朝廷给了陈敏超等的礼遇赏赐,授予上将军的重任,希望他有忠诚的回报。但他本性凶狠狡猾,素来不识大体,贪图荣华追求官位,违背天道而行动,依恃兵权而叛乱。

    “对内重用残暴的兄弟,对外委任军人为官吏,对上辜负朝廷宠爱任用的荣耀,对下辜负百姓的重托。天道历来惩罚恶人,人神都不保佑,陈敏还会长远吗?甘将军本是名门之后,家族的名望早已家喻户晓,为何屈辱于陈敏贼寇之手,家族还要遭受叛逆的灾祸呢……”

    顾荣成了传声筒,把卢志讲给他的话,几乎原原本本又卖给了甘卓。

    顾荣的这番话,算是触动了甘卓心里那根最敏感的神

    经。甘卓低下头,轻声对二人说:“请二位师哥坐下说话。”

    于是三位老熟人,坐下仔细交谈。甘卓叹了一口气:“如今我的女儿在陈敏手上,表面为儿媳,实为人质,我又能怎么办?”

    顾荣再劝道:“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是全族人的性命重要,还是一个女儿的性命重要。不过话说回来,你的一个女儿,也不是无计可施!”

    “有什么破解的良策吗?”甘卓就像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在看着顾荣的眼睛。

    顾荣给他悄悄地说了一条计策,甘卓听了点了点头:“好吧,有枣无枣打一竿子,试试灵不灵吧!”

    第二天开战,这边甘卓亲自领兵出战,那边顾荣率领着一队兵马,前来迎战。双方摆开阵势,先大骂一通。这边甘卓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顾荣,陈家待你不薄,为何要害我二亲家。今天我就是来替陈昶报仇的,不杀了你这个不知君臣的仇人,我誓不罢手!”

    那边顾荣也骂道:“好你个反贼,陈敏本是乱臣贼子,朝廷待他不薄,为何要反叛朝廷,落个株连三族的下场。我看你也是花岗石脑袋,冥顽不化,既是陈敏的亲家,又是死党,今天我就要取你脑袋,还不快快下马受死!”

    两人大骂一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别人哪里分得清。不过二人作戏,都是演给别人看的,无师自通,都在尽兴地表演一番。

    斗了十余回合,顾荣哪是甘卓的对手,往后便败。甘卓领着人马在后追杀,撵了一阵,突见顾荣阵中乱箭射来,甘卓一不小心,似乎中了一箭,这才收住兵马,回营休整。

    甘卓回到军中,叫军医来看,虽然伤不算重,但也算有伤,从此不能再战。心里想念女儿,叫女儿前来探望。

    消息传到历阳城中,听说甘卓大胜,陈敏心中自然高兴,总算给陈昶兄弟出了口恶气,哪里还想到更复杂的内情。听说甘卓想念女儿,这也是人之常情,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是诱骗之计。再说也无将可派,除了甘卓,哪个还能和叶枫大军对阵,怎能不尽量讨好亲家?

    甘卓的女儿到前方大营来探望父亲,女儿一来,甘卓便没有了后顾之忧,干脆竖起了反旗,和顾荣、周玘的军队合二为一。尽管女儿哭哭啼啼,舍不得恩爱丈夫,但是甘卓为了全家族的利益,为了骨子里的那份正统忠孝,哪能顾及到儿女情长。

    消息传到了历阳城里,气得陈敏都哆嗦开了,恨不能得了脑血栓,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待稍微清醒过来,嘴里这个大骂呀:“先上来是顾荣、周玘、钱广,我待你们不薄,为什么要反我,杀了我的贤弟陈昶。再就是亲家甘卓,我待你亲如兄弟,好得不能再好了,为什么欺骗我,骗走了你的女儿,我的儿媳妇。天呀,这是天要亡我呀!”

    陈敏光知道骂天骂地骂祖宗,就没有从深层次的原因找一找,他们为什么要背叛你!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