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回 又出来一个石勒(二)
    可是独木不成林,单人不为众,如何能号召天下奴隶,再也不过穷苦的日子呢?他想到了汲桑,于是大踏步向牧马场方向走去,造反的决心已在他头脑中根深蒂固。

    石勒把自己的想法对汲桑一说,汲桑摇了摇头:“我说匐勒呀,你这是走了一条不归路呀!就凭着你自己,能成什么气候呀,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出头的椽子先烂,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还不懂吗?”

    石勒还是坚定地说:“大哥呀,这些年成天提心吊胆,什么时候是个头呀,与其窝囊一辈子,还不如轰轰烈烈干一番大事业。大男儿活着干,死了算!”

    汲桑还是一个劲地摇头:“我说小兄弟呀,还是听我一句话吧!平平安安过一辈子不容易,何必招惹官府,犯那杀头之罪呢?”

    石勒还是不听,当时众佃农和奴隶正在牧场中干活,石勒振臂一呼:“诸位哥哥、兄弟们,能不能放下手中活计,听我一句话?”

    众人都和石勒认识,也早就赏识石勒的胆识,纷纷放下手中的活,凑到了石勒的跟前。石勒对他们喊道:“你们是愿意一辈子待在这个牧场里,干这样的活,吃不饱穿不暖,弄不好还要掉脑袋。还是愿意为将封侯,过吃不愁穿不愁的日子呢?”

    当时一个叫王阳的奴隶说:“我说兄弟呀,你这是说得啥话?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有这样好事的话,也轮不到我们弟兄呀!”

    众人窃窃私语,都认为石勒说的是疯话。

    石勒大吼道:“如今就有这样的机会,现在天下大乱,大晋的王爷互相残杀,哪里还有人顾及我们。我们联合起天下的受苦人,组成一支军队,占领一个地盘,我们这些人,就是将军,就是王爷!”

    又一个奴隶纪安说:“兄弟呀,我怎么听着这话不靠谱呢?就凭你一个,就能造了晋朝的反,岂不是太容易了。”

    石勒继续鼓动他们说:“我们不是佃农,就是奴隶,成天受人欺负,过了今天没有明天,与其这样,老天给了我们一个造反的机会,如果此时不反,更待何时……”

    在石勒的一再鼓励下,终于有8个人加入了石勒的阵列,这8个人又互相串联,又有10个人前来加入。这18个人,各骑一马,号称十八骑,成为石勒起家的底子。

    这十八勇士,成为石勒起家的基本力量,在山东、河北一带,他们劫取财物,掠夺丝绸珠宝,用此来壮大自己的经济实力,更愿结交志同道合之士,为他们的队伍壮大打下基础。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石勒的队伍达到了数百人。

    汲桑看到石勒的队伍不断壮大,眼睛也有些红了,就来加入石勒的队伍。石勒一见大喜,急忙把正位让给汲桑,自己只做二把手,汲桑觉得自己比石勒有本事,推却了一番,也只好认了。

    汲

    桑上位的第一件事是,给石勒改名字,他对石勒说:“你这个‘匐’字,在汉字的意思里就是匍匐,也就是趴着的意思,什么时候也直不起腰来。不如把匐改成石,石头坚硬,一听就是响当当,硬邦邦的男子汉。”

    恩师给自己改名字,哪有不从之理,石勒赶紧说:“师傅改得好,改得好!”

    汲桑又问:“就凭咱这点儿力量,还是太弱,得找个大靠山才有前途。你不是早就想投靠公师藩吗,为什么至今没去?”

    石勒说道:“投靠公师藩也得有本钱啊,我们刚起家的时候,就十几人马,就是去了,公师藩也看不起。现在好了,有了几百人马,又有您这样的人才领头,投靠公师藩也是时候了。”

    二人带着这些人马投了公师藩,公师藩对石勒所部非常赏识,令其为前锋。不料在和司马越的大军司马模一战中,公师藩战败被杀,二人的前锋军队也是杯水车薪,不够往里填的,只好败走逃亡。

    往哪里逃呢?二人领着残兵败将,又回到了茌平的牧马场,在此休整兵马。他们并不气馁,再次召集人马,准备从头再来。

    石勒、汲桑用各种办法笼络人员,带领部属劫狱,救出里面的囚徒,将其招为士卒,对于逃亡之人,他们皆为收留。本来社会上就鱼龙混杂,致使不少杀人劫货不法之徒混入石勒队伍。

    石勒大肆发展自己的武装,使队伍迅速壮大,以汲桑为大将军,自己在旁边协助,成为一支新的颇具战斗力的军队。牧马场岂是他们长久之地,经过一年多的养精蓄锐,他们又把目标转向了邺城,向着叶枫的地盘杀了过来。

    叶枫早就防备着离石的刘渊,那只是远忧,近虑还有石勒,这个敌人更为可怕。为了保住冀州这块民主圣地,叶枫怎能不殚精竭虑?对于这股既强悍又凶狠以骑兵为主的流寇,叶枫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用高大的城池来对抗之。

    情报得知,石勒率一万骑兵来袭邺城,叶枫急忙叫城外人们赶紧缩到城里,四门关闭,率军上城,在静静地等待着石勒的到来。

    远远看到,石勒的马队就像一阵旋风,卷起漫天的尘土,向着邺城杀来了。万马奔腾,产生了雷鸣一般轰隆隆的响声,刀光闪耀,就像是一片片被秋风刮起的杨树叶,翻腾着片片的白光。

    前进的队形也相当的讲究,前军三千多人,全是强悍的蒙古马,人高马大,士兵反穿着羊皮衣,这种衣服抗御寒冷,既实惠又比铠甲轻便。上面高高地扬着一面“石”字旗,看来是由石勒亲自率领。

    中军三千多人,上面高高地扬着一面“汲”字旗,看来是由汲桑率领,担任着照顾前后,担任中坚的责任。而后边也有三千多人,却是全军的粮草和攻城的装备,以及随军家属,当然只是主要军官的家属。

    石勒大军杀到了邺城城下,离着三百来米,排兵布阵。石勒前军在左,汲桑中军也上来了,排在右边,而后军只是远远地排在两军之后。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