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回 邺城保卫战(三)
    既然叶枫这样说了,大家只好留下一部分官兵守城,其余各回营中休息。

    第二天早上,叶枫又来到城墙上观看,初冬的早晨,雾气蒙蒙的,平坦的地上,似乎没有什么动静,但就在这雾气之中,地上似乎有一种热气往上冒。叶枫不禁奇怪了,问王甲:“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王甲手搭凉棚,往远处观看,虽然他是凡眼,但也看到了平坦的地面上,似乎有一种热热的东西往上翻腾。王甲冷冷一笑:“这个石勒呀,狡猾狡猾的,是不是又想玩坑道这种战术呀?想玩这个呀,他算碰到行家了。地下的土热,上面的土凉,地下的土翻到上面,自然形成一种热气。就是在地底下掘进,人的热量大,早晚要从地皮上显露出一些痕迹。”

    叶枫点了点头:“和我想的一样。”

    王甲请战说:“他们这是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干脆由我去处理这个事吧?”

    叶枫一笑:“年纪大点了,歇歇吧!叶虎年轻,叫他去。”于是喊了一声:“叶虎——”

    叶虎早在一边候着呢,立刻回了一声:“在!”立刻跑到叶枫跟前说道:“不知父帅叫我,有什么命令?”

    叶枫对他耳朵嘱咐了一番,叶虎回了一声:“遵令!”立刻下去执行去了。

    城门吱扭扭开了半截,叶虎领着一团步兵出了城,个个手里除了兵器以外,还握着一把铁锨,离着城墙50米远,开始挖一道深沟。叶枫为什么叫他在这个距离挖呢?离城太近,容易伤了城根,离城太远,又不便于支援,这个距离,正合适。

    叶虎这些人挖着挖着,石勒的骑兵出动了,前来骚扰挖沟。叶枫对叶龙说:“你说说,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们挖沟。”

    叶龙笑着说道:“还用说么,这是我们挖沟阻碍了他们挖坑道,所以必然前来捣乱。”

    “知道就好,”叶枫说道,“至于怎样支援叶虎,就是你的事了。”

    叶龙回答了一声:“遵命!”立刻组织炮袭。

    敌人的骑兵约有一千来人,挥舞着雪亮的弯刀,妄图驱散叶虎他们挖沟。叶龙的炮弹一顿猛砸,只炸得敌骑七零八落,死的死,伤的伤,但石勒的军令如山,这些骑兵在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下,继续猛冲。

    叶虎大吼一声:“全休注意,停止挖沟。步枪准备——”

    前面的步兵半蹲,端着崭新的步枪,后面的步兵站着,也端着新枪,一个个瞄准了战马上的敌人。战马奔腾,马上是气势汹汹的骑手,挥舞着白晃晃的弯刀,200米,人马向自己扑来,显示出一个个清晰的轮廓,100米,连眼睛和鼻子都看清了,还有张牙舞爪,变形的五官。

    “射击——”叶虎的砍刀用力一挥,大声地吼道。

    “啪啪啪啪……”一阵排子枪响起,前面的敌人和战马被打成了

    筛子,一头攮在地上,有的连动也不动,有的还在地上挣扎着要爬起来。后面的也倒了不少,但是还有更多的敌骑,向着自己的阵地扑面而来。

    炮声隆隆,叶龙的迫击炮继续猛轰,“啪啪啪啪……”城墙上也射击支援地面了。三方面的火力交叉着,在射击着奔驰的骑兵。叶虎的步兵,在快速地拉动枪栓,退子弹,上子弹,瞄准射击……有的士兵地上已积攒了一小堆黄黄弹壳。

    仍有个别的骑兵,跃过层层弹雨,杀到了叶虎军下,弯刀一挥,一个士兵的头颅飞起。但是更多的刀枪,朝他身上戳去,立刻把他戳成了血窟窿,连人带马摔在了地上。

    前面一个士兵倒下了,后面的立刻填上去,继续排好原来的阵形。使每个士兵占好自己的空间,能够最有效地射击敌人。

    一千多的敌骑,差不多快报销完了,石勒终于受不了啦,鸣金收兵。叶枫再观战场,鲜血淋淋,有的战马和骑手,不止挨了一颗子弹,身上到处往外冒着鲜血,把白白的羊皮袄染成了红色。有的骑手被炮弹割裂成数截,半截身子露出五脏,肠子还在微微蠕动,叫人惨不忍睹。

    尽管有如此大的火力优势,叶虎的军队仍然伤亡几十人,可见石勒的军队是多么可怕!但这就是战争,如果叫石勒的骑兵冲进城内,那造成的血案何止大于这里上百倍。

    叶枫默默地看着城下叶虎的军队收拾战场,低头不语,心里很沉重,自己的士兵这么年轻,有的才十七八岁,但为了邺城的安危,他们毅然决然地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而石勒军队里的那些炮灰,说来也可怜,为了石勒能够称王称帝,他们也糊里糊涂地丧了命。

    “把那些死了的敌人、战马,也埋了吧!”叶枫这样下令。

    王甲有些不平气:“凭什么?他们杀了我们的人,还要这样优待他们,让他们入土为安?”

    李铁刚有大智慧,说道:“你当过兵,这点道理还不懂吗?这是政策,演给敌人看的。”

    卢志也曾劝过司马颖掩埋过敌人的尸体,也说:“感化一下石勒,也叫他同样对待我们的死者。”

    叶枫只能这样说:“将领有恶,士兵无罪,死了总得求得一个安身之地吧!”

    城下死人太多,上哪里弄棺材啊!只能降了格,有一领席包着就不错啦!

    叶虎领着人继续挖沟,沟是又宽又深,宽有6米,深有7米,如此深的大沟,石勒的坑道要想越过此处,真是太难啦!既然石勒的坑道挖不到城墙根下,石勒的火药也没了用处,所以坑道战术只好作罢。

    邺城碰了钉子以后,汲桑、石勒便领兵南下,渡过黄河,浩浩荡荡往兖州方向而去。一路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一股灭国灭种的黄流到处蔓延。在行军的过程中,迫于淫威,士卒不断增加,阵容不断扩大,朝廷为之震动。

    司马越从未想到星星之火,怎么可以成为燎原之势,一个小小的奴隶,意会发展到如此强大的军队,成为朝廷的巨大祸患。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