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回 大汉进攻洛阳(一)
    会上定了具体的几个大事,一是如果归顺大汉,会给冀州采取什么政治形态,二是私营企业和土地私有化是否还有,三是军队是否保留。这是冀州的核心利益?

    开完会后,安排卢志为全权代表,领着几个人到平阳去试探动。卢志到了大汉后,分别找到丞相刘宣、大将军刘和、车骑将军刘聪、龙骧将军刘曜,最后还见到了刘渊。和他们交流了一番情况,并很快回来,对叶枫一些人说了大汉开给的条件。

    一是政治形态问题,民主政权连说也别说,归顺大汉后还是皇权制,州主要官员还是由大汉下旨,什么民主选举议员,什么开放舆论、党派,统统不行。当然主要官员还是保留原职;二是私营企业和土地私有化统统不行,现有企业和土地重新分配,主要是分给那些不劳而食的王公贵族和官员们;三是军队归大汉所有,重新裁定主要军官。

    报纸上一登,全州炸了,原有的幸福生活和现有的政治权利统统消失,又回到了先前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接着实行全民公投,投票结果,百分之九十四点四的人赞成实行现行制度,服从于晋朝,有百分之二的人赞成归随大汉,其余的一些人弃权。

    叶枫又在报纸上做了公开讲话,报纸上是这样登的:“公民们!

    “一个崭新的民主制度在向封建**制度进行挑战!在这个制度里,我们可以有我们说话的权利,拥有土地和工厂,雇佣别人和被雇佣的权力,选举别人和被选举的权利。而我们的敌人是强大的,所到之处,生命没有保障,工厂和土地被掠夺,再也失去了我们现在所有的一切!

    “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道,一条道是屈服于敌人做奴隶,任敌人残杀和迫害,可能苟延残喘就不再说话,永远只做‘顺民’。另一条道是为了我们的权力和自由,就要团结起来战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公民们,你在选择哪条道路呢?我的回答是,不自由,母宁死!”

    叶枫的讲话把大家的信心彻底地激发起来了,社会上组织了各种团体,纷纷为抗战做准备,男人有自卫队,女人有妇女团,儿童有儿童团,老爷爷和老太太都组织起来,名为老人团。企业抓紧生产,农民种地存粮,一切都为战争服务。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洛阳城内,东海王司马越专擅皇权,耳目众多,然而,看似平静的朝廷,却隐藏着数不尽的矛盾。朝中官员,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结党营私,而同时又为了更大的利益而出卖盟友。各种内部消息和城中的防守概要,通过各种渠道到了大汉平阳政府。

    刘渊仔细分析了这些情报后,认为可以收取洛阳了,于是当机立断,以刘景为大将军,大都督,以朱诞为前锋,率领大军向洛阳展开进攻。

    平阳离着洛阳只有175公里,直线并不好打,匈奴汉**队往东进发,顺利攻下黎阳(河南浚县东),又入延津(今河南延津),却在此地遭遇到顽强的抵抗,最终被攻下。延津一战,打得颇为费劲,惹得刘景兽性大发,命令士卒将俘虏与延津三万百姓赶入黄河,淹死者,互相踩踏而死者不计其数,黄河里飘满了一层死尸,岸边腥臭数月。

    这是大汉政权建立以来,一次大的屠杀行动,也是平阳政府对待平民的一次劫难。虽然事后刘渊大怒,将刘景的职务免了,但是死去的冤魂却不能再生。

    代替刘景的是刘聪,担任大都督一职,和汉人王弥一同领兵。这个刘聪血气方刚,自恃有几分胆量,颇为清高自傲。他领兵继续往洛阳而去,途中遇到了司马越派来的平北将军曹武、宋抽、彭默等皆被刘聪打败。

    刘聪洋洋得意,长驱直入,直奔洛阳。刘聪在进军途中,碰到了弘农(今河南灵宝境内)太守垣诞,却见垣诞并不与之交锋。垣诞派人来说,匈奴国兵力强盛,所向无敌,自己愿意背叛晋军投靠匈奴国。

    刘聪大喜,深信不疑,并不防备。夜里,垣诞突然领兵来袭,刘聪才知道垣诞原来是诈降,可是为时已晚,来不及还击,被垣诞打得大败,只好率领残兵败将逃回平阳。

    大汉经过半年的修整,刘渊再次发兵进攻洛阳。十月,正是丰收的季节,洛阳城内歌舞升平,一片表面的繁荣景象,毫无危机之前的紧张氛围。晋怀帝司马炽和实际掌权的司马越都认为,大汉刚刚被赶走,短期之内不会再来了。

    然而就在他们毫无准备的时候,刘渊发兵了。

    刘渊以刘聪、王弥、刘曜等将领率领5万精锐骑兵做前锋,以呼延翼率领步兵在后,快速而凶猛地向洛阳进军。边关告急文书到达洛阳,城内乱成一团,宫廷内部更是惶恐不安。等司马越安排好混乱的防御后,匈奴汉国大军已经到达城内百里之内。

    见匈奴大军来势汹汹,司马越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急令大军退守城内,各门一关,并派出勇士杀出重围奔往各州,急令各地勤王。这时候,守城的官兵都知道,晋朝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洛阳一失,连卷土重来的机会也没有了,反而沉下心来,拼死一战。

    刘聪指挥着匈奴大军,紧紧地围住洛阳,心里也明白,要想短时间攻克洛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洛阳城池不但坚固,而且官兵也会死战,只是洛阳也有死穴,城内官兵百姓众多,时间一长,困也能把他们困死。自已的大军长途奇袭,十分疲劳,先好好地休息一下再说。

    洛阳东有伊河,西有洛河,刘聪在城南扎下大营,又在城东、西、北扎下若干小营,前面派上岗哨站岗值勤,后面安心睡觉去了。由于一路劳顿,众官兵一个个睡得和死猪似的,就在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听到“轰轰轰轰……”炮声响成一片。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