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回 大汉进攻洛阳(二)
    匈奴大军还停留在冷兵器作战的思维,哪见过如此猛烈的炮火呀,匈奴的大帐篷,一片片的被炸起火。炸死的什么话也不说了,炸伤的到处乱爬,没死的见状大惊,到处乱窜。炮弹扫荡过后,王甲的骑兵杀过来了,喊声震天,数不清的马刀就和一片刀林似的,火光里晃动和闪耀着寒光。

    他们排成整齐的队形,一百骑为一排,后面一排跟着一排,整整是一个骑兵方阵。真是遇着的死,碰着的亡,前面的敌人侥幸逃亡,后面的马刀又砍上了,就是马刀砍不上,光马蹄也能把敌人踏为肉泥……

    叶枫就是不接勤王的命令,也会及时救援的,洛阳要是完了,冀州还会长久吗?对于洛阳的地形,叶枫早就研究过了,都城只不过是两条河夹击下的一个点,进攻敌人,也只能从南边进攻,把敌人赶到河里去。

    战术上,采取的是避实击虚,匈奴的骑兵不好惹,那我就欺负欺负你的步兵,对着呼延翼的步兵下手了。也活该呼延翼的步兵倒霉,骑兵长途奔袭,骑手都在马上,而步兵却全靠两条腿,比骑兵还要累,好不容易跑到这里,已是累得两腿抽筋。

    前面骑兵洛阳城下睡了,我步兵更应该睡觉,做梦也想不到叶枫来袭。

    步兵首领呼延翼听到炮弹似乎在头上炸响,周围士兵纷纷倒下,帐内大乱,四处火起,一时大惊,**上身穿着裤衩挺着一对大板斧就出来了,大呼:“敌袭,敌袭,站队集合——”可是人声嘈杂,哪个人还能听到他的命令,匆忙之中,只有几十个人站在他的跟前。

    还没等排好队形,就见一排骑兵冲过来了,为首正是一员小将。只见他身穿重铠,手里晃动着一杆银枪,大吼道:“你这个贼酋,哪里逃?”

    呼延翼见了一愣,别人都使马刀,为何这小子使用长枪?随即明白过来了,准是这厮是个将领,立刻大喊:“杀了这个使长枪的头子?”

    命令是下了,但也得有个执行的时间啊,手下这几十个人还没有向这个年轻小将冲过来,对方的马队就杀过来了。

    其实这个小将就是王甲的儿子王勇猛,王勇猛和他爹一样,有个机灵劲,他也深知,骑兵作战讲究整体能力和个人技术相接合,绝不可以一人逞能。他大吼着:“随我冲——”率领着马队就杀了过来。

    就凭着呼延翼这几十个人,叫马队一冲,不是被马刀砍死,就是被战马撞倒,然后被后面的骑兵杀死,躲都没地方躲。

    呼延翼一看没有办法,只有撒开丫子,拼命往后跑,但和许多步兵一样,两条腿总跑不过四条腿。一路上,眼见着无数的官兵被杀,尽管他跑得呼呼大喘,但还觉得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

    再跑也是个死,呼延翼不跑了,反过身来,大声吼道:“大丈夫宁愿前

    面中枪死,不愿背后中刀亡,随我反击——”

    在呼延翼的大声喝斥下,又有上百的士兵转过身来,要和骑兵正面厮杀。

    王勇猛一看,好你个小子,真不怕死呀,那就拿命来。说着大喝一声,挺枪来刺。呼延翼使着一对大板斧,刷地一下,就把王勇猛的长枪格了出去。但是这个王勇猛,还留着一手呢,即使你躲过长枪,也叫你再也无招可施,长枪顺手一摆,阻断了这个呼延翼的斧路。

    还没等呼延翼反应过来,战马借着惯性,身上又有铠甲,一下子撞了呼延翼一个四脚朝天。人只要一倒下,命就完了,前排的战马“哗——”地一阵冲了过去,后面的马队又到了,顺蹄子踩了呼延翼一下子。

    痛得呼延翼一口凉气抽进去,还没等吐出来,再后面又是第二匹马,第三匹马连续不断地踏上去,很快就没了人形,再往后,被踏成肉泥。

    呼延翼一死,步兵没了首脑,顿时大乱,一窝蜂地向骑兵大营跑去。这时候,刘聪在混乱中,已匆忙地整顿起一支骑兵队伍,以骑兵对骑兵,我总不会吃亏吧!

    王甲指挥着骑兵总队,看到对方步兵已垮,敌人的骑兵已排起了战阵,急忙呜金叫前锋收敛队伍。心里还想着,已经占够了便宜,犯不上和敌人的骑兵硬拼,总得给炮兵留个机会不是!

    叶枫在后面中军,早用慧眼真睛看清了前面的战势,急忙命令叶龙说:“该你了,炮轰敌骑,别客气!”

    刘聪排好了骑兵战阵,这也是个方阵,前面有一百骑兵为首排,后面第二排也为一百骑兵,在慌乱中,后面的骑兵不断加入,也是一排排地往后续。骑手们都懂得,甭管骑兵也好,步兵也好,只有发挥集体力量,整个作战集体才有威力。

    就和累积木一样,很快这个骑兵方阵就排好了,火光中,刘聪把指挥刀高高地举起,他只要把刀往前一挥,整个万人的队伍就在他的指挥下,向着叶枫的军队展开反击。

    胜败可能就在这一秒的时间里,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漫天飞舞的炮弹到了。

    一个连27炮,一个营81炮,一个团243炮,这回叶龙什么后手也不留,全团的炮兵一块发威。火光的映照下,二百来发炮弹就像是一个个小恶魔,齐刷刷飞上天空,这拨还在空中,另一拨又飞了起来。

    “轰轰轰轰……”火光闪闪,炮声隆隆,烟雾腾腾,弹片横飞,炮弹太密集了,连声音都觉得如大地震动一般,很多人的耳朵瞬间就不管事了。蒙古马肩高都在一米六到一米八之间,而骑手骑在马上就更高了,怎么着也得二米以上。

    炮弹的爆炸倾斜角也就是15度到25度之间,仅有的生存空间,高高的战马怎么能知道?

    有的炮弹直接砸在战马身上,有的炮弹落在了骑手头上,更多的炮弹落在了骑手之间的空地上。但是甭管怎么落,60迫击炮的杀伤半径在30米左右,炮弹和炮弹杀伤力互相交叉,炮弹片飞出老远,光是炮弹的爆炸气浪,也足以把不少骑手掀翻。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