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回 叶枫勤王(二)
    本来刘聪的第三方阵还可以抵挡一阵,但由于被炮弹一炸,死的死,伤的伤,没伤的也懵圈了,剩余几千人的队伍哪容得上万人的骑兵方阵冲杀。骑兵卷过,一片腥风血雨,被杀得屁滚尿流,只有逃跑的份了。跑得慢的,不是被马刀砍死就是被马蹄踏死。

    吓得刘聪也紧随着第三方阵撤到了第四方阵,此时的刘聪,眼睛通红,一半是吓得,一半是气得,另一部分是被死人的鲜血溅的。王弥此时头脑还算清醒,劝道:“刘大帅呀,我们步兵完了,骑兵方阵五个完了三,再战下去,非全军覆没啊!不如暂且退兵,过了洛河,再做打算?”

    此时刘聪的脑子全乱了,就和一个输光了本钱的赌徒一样,大声吼叫着:“不能撤,不能撤,打败了仗,如何向皇上交待?不能撤,不能撤,直到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真是天不灭刘,就在这时候,刘渊叫刘聪退兵的诏书到了。原来刘渊非常迷信,有一个法士说:“岁在辛未,当得洛阳。今晋气犹盛,大军不归,必败。”辛未还没有到,怎么能打胜,刘渊就叫刘聪撤兵。

    这下子,皇上下了令,是撤也得撤,不撤也得撤,刘聪只得指挥着残兵败将从洛河的木桥上撤退,往北一直回到了平阳。

    此时东方已出现了晨曦,十月的天空,东方一片洁净,初升的太阳,显得分外娇艳。人全凭一口气,一旦松懈下来,叶枫的士兵全都坐在了地上,有的舔着干裂的嘴唇,有的包扎着流血的伤口。战马也似乎疲倦了,停止了躁动,在啃食着地上的杂草和麦苗。失去了主人的战马,还在东一头西一头地乱窜着。

    叶枫下了命令:“全军休息,伙头军造饭,让士兵好好地吃一顿。”

    叶枫遥望着不远处的洛阳城头,城头上面似乎旌旗招展,战争的紧张氛围远远没有离去。王甲骂了一句:“要不是我们在这里顶着,你洛阳城能这么素净吗?”

    王铁刚、卢志等文武将领也纷纷凑到叶枫跟前,商量着下一步怎么办,是进城呢?还是在城外驻扎?

    就在此时,只见一名晋朝官员,骑着一匹骏马,向着叶枫的大营飞驰而来,一面奔跑着,一面大喊:“圣旨到——”

    王甲笑了:“准是看到我们勤王有功,叫我们进城歇着去,然后封官进爵,犒赏三军。”

    李铁刚说道:“就是个傻瓜也会想到这一步,人家替你消了灾,总得破点财吧!”

    皇帝使者说到就到,不一会儿,一个太监手奉诏书,下马来到了叶枫跟前。形式还是要摆的,叶枫急忙率领着主要官员跪下接旨。太监展开诏书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叶枫大军驻扎城外,只准叶枫一人进京见圣。接旨——”

    叶枫只好亲手接过了皇帝的所谓圣旨。王甲却在一边小声骂道

    :“我们不进是我们不进,不让进城却是另一码事。只让三哥一人进京,什么意思,是不是另有所图?”

    皇帝的这道圣旨,让李铁刚、卢志和众将领心里,都有不痛快的想法。

    太监走后,叶枫和诸位将领、谋士紧急商量此事。王甲骂道:“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到了这个时候,难道还怕我们败了刘聪,再顺手收了洛阳不成?”

    李铁刚一个劲地摇着头:“甭管司马炽也好,司马越也好,做得太不对了。要不是我们浴血苦战,洛阳有没有还另说着呢!怎么能好了疮疤忘了疼,刚刚打败了刘聪,就对我们这个态度?叫人寒心哪!”

    卢志皱着眉头:“还是商量一下怎么办吧,叫叶帅一人进京,他想在京城对叶帅下毒手?怕是还没有糊涂到那种程度。要是叶帅一人进京,我们确实也不放心?如果叶帅真进京的话,我扮作老厮,陪着叶帅走一趟。”

    叶枫反问他:“他们真要下手,凭着你,又能起多大作用?”

    卢志挺了挺胸,来了脾气:“甭管起多大作用,能跟着叶帅一起生,一起死,也算我的福分。”

    李铁刚赶紧摆了摆手:“别刚刚打了胜仗,就生呀死呀的,多不吉利呀!”

    商量来商量去,叶枫只得一人带着卢志和几个贴身侍卫去闯洛阳城,其余诸将在城外扎营。说起来也叫人郁闷,明明是大晋朝的功臣,却叫晋朝当权者这样防着自己,叫谁心里能好受呀?但这就是现实,要不大晋朝怎么能搞成这个样子。

    卢志扮成了一个老仆人的模样,几个侍卫扮成了贴身的小厮,身上带着短兵器。仰头望去,城门紧闭,城墙上还是站着一排排披坚执锐的士兵,另外还有一队队官兵往来巡逻,个个一脸严肃。匈奴大汉兵马已经撤去,防着谁呢?不言而喻。

    城门开了一条缝,放这些人进去,上来几个士兵,把这些人的身上搜索一空。当然仅有的短武器也被搜去了,实际上这些人已经成了赤手空拳。

    进了城后,叶枫的眼睛仔细观察着洛阳的市容。被司马颙和张芳破坏的洛阳城已有所恢复,街道还算整齐,商铺开了不少,房舍大部分露出了新房的痕迹。进入了皇宫一带,那就有点不像话了,楼台亭阁,宗社庙宇大部分恢复了,建得甚至比原来还要奢华。

    叶枫小声对卢志说:“大敌当前,经费吃紧,修得这么好,有必要吗?”

    卢志随口答道:“还不如把这些钱用于军备,修得再好,不过是给匈奴大汉修得。”

    皇室门口,众小厮又被皇宫侍卫截下,只容得叶枫和卢志二人,一身戎装,一介布衣,徒步上殿。大殿上铺着地毯,文在东,武在西几百人分列两旁,鲜艳的官服好不气派。怀帝司马炽高高在上,龙袍盛装,对着叶枫微微一点

    头说:“爱卿辛苦了,助我大晋赶走匈奴军队,实在是我大晋之福也!”

    叶枫心里不高兴,怀帝真是装腔作势,都快成亡国之君了,还摆出这样的阵势吓唬谁啊?现在大晋国什么样子,难道你司马炽还不清楚吗?心里虽然不高兴,但嘴上却不能这样说,只得说: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