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回 叶枫勤王(四)
    “那就需要组织地方部队和民团,由各州防御。也就是说,只有各地的军队集中一起,国家才有力量,而不是现在,洛阳有难,需要各地勤王,而地方则你吹我不打,远水解不了近渴。”

    司马越一听,觉得这一条还行,如果自己真能当上国家军队的实际掌权人,手中的权利不是更大了吗!又问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不知这个国家军队由谁掌印为好?”

    这么大的官帽子,不知又要戴到谁头上,所有的武将都挺直了胸膛,瞪大了眼睛,看着皇上、司马越和叶枫,希望这顶官帽子能砸到自己头上,那将有说不清的荣华富贵,祖宗八辈坟上都冒青烟了。

    叶枫戴“帽”说:“这个官不大好当,首先他得熟悉现在的战争和未来的战争,对战略战术和各种韬略烂熟于胸,并有相当丰富的战争经验,还得熟悉各种兵器。作战虽不能说百战百胜吧,那也得胜多败少,打仗的内行才行!”

    这些话,把皇上和文武大臣都说懵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琢磨着哪个将军才有这样的才华。司马炽看了下面一圈,问道:“太师太傅呀,你就别卖关子了,你看下面哪位将军胜任啊?”

    叶枫连看也不看左右文武大臣,而是双手一拱说:“臣下推荐一人,这人就是王甲将军。”

    众位武将一听,摇头的摇头,叹息的叹息,这个叶枫怎么就不推荐一下我呢?司马越一听,先是生气,后是由气生恨,这么重要的官职,我身为太傅,录尚书事,我不担当谁担当?王甲不就是你的一员副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可是有挟私之嫌啊!

    叶枫介绍了一下王甲的简历与能力,司马越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压根就不买叶枫的帐。

    司马炽也没把叶枫的话放在心上,这么大的官职岂是你叶枫说了算的,我还得听听司马越的意见,要是不听他的,他还不给我小鞋穿。

    皇上司马炽说道:“就请太师太傅一口气把话说完吧!下面还有什么改革?”

    叶枫就把经济改革的事说了一遍,无非就是兴办工厂,发展工商业,鼓励农村开垦荒地,轻徭薄赋等等。这些事要是不和政治改革结合起来,光那些王公贵族也会极力反对,因为影响了他们的切身利益。

    叶枫说完了这些话,端过吃饭剩下的一碗水,咕咚咕咚地喝个干净,净等着戳了马蜂窝之后的那种强烈的报复。

    叶枫的这些话,在朝廷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在朝的都是一些王公贵族,官宦之家,哪个不想着升官发财,窥伺着更上面的位子,对自己合适的干,不合适的不干,政治改革怕是一下子没收了他们的权利,哪个肯答应?再就是经济改革,不但没有他们的好事,怕是还要从他们的兜里往外掏利益。

    至于国家利益,他们知道

    哪个是国家利益?国家利益与他们何干?

    他们就和一窝蛆一样,胡乱翻腾,窃窃私语,没有一个说叶枫的好。

    作为一国之君的司马炽,刚才叶枫的话深深地触动了他,又问道:“太师太傅,如果不实行改革,后果会如何?”

    叶枫只得说道:“如果不实行改革,大汉的军队打过来,怕是国破家亡,特别是司马氏家族,复巢之下安有完卵?大汉政权怕是容不得晋朝东山再起,极有可能祸灭三族。”

    这句话又把司马炽刺激了,默然不语,心里如万千羊驼呼啸而过。

    司马越却说:“不过有一事我还是不明,大汉也是封建**国家,和大晋同为一体。为什么你非要我们改革,而大汉政权不改革却能如此强盛,这到底是为什么?”

    叶枫只能这样解释:“任何一个国家当初的建立,都相当不易,所以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战国秦王励精图治,但是经历一段和平时期,他们的后辈不一定像先辈那样,知道江山来之不易,所以必然**。就像我们大晋一样,宣帝司马懿,景帝司马师,文王司马昭,武帝司马炎,哪一个不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后代的**,必然有一个新的强大的国家取而代之,这是历史的规律。但是民主政体就不一样了,为了防止后代的**,有一套完整的体制在监督着它制约着它,而这种制度就是一种比皇权还要威严的上天之剑!这把上天之剑在维护着这个民主政体,使它能够比较长远地屹立下去……”

    叶枫的话,把司马越镇住了,他还找不出适当的理由来驳斥叶枫。而司马炽听了叶枫的话,开始为其所动,他在仔细地考虑着叶枫话里的得与失?

    叶枫却没这么乐观,他料道,自己的一番演讲,只是嘴上抹石灰——白说。朝廷内部,司马越一手遮天,他的那些党羽怎会听从自己的意见,弄不好还有杀身之祸!看到皇上司马炽还在犹豫着,而司马越的脸上已露出怨恨之色,那些朝廷的大员们一个个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怕是也不会有什么好的意见。

    叶枫只能对司马炽拱了拱手,刺激他说:“陛下,这个政治改革,不是个小事,怕是一时半会儿决定不了。臣下还有许多军务需要处理,能不能我先回去,有什么事陛下再通知臣?”

    司马炽一听叶枫要溜,如果他走了,洛阳的防御大计、政治改革就是要泡汤,只得挽留说:“爱卿先不要走,就在馆舍住下,容我们商量一下,再作决断。”

    按说皇上说话,一言九鼎,可是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司马炽不过是司马越手下的一个傀儡。司马越考虑着,要是叶枫留下,万一改革成功,自己不就什么也不是了吗?想到这里,司马越急忙对司马炽说:

    “陛下啊,我看叶将军大战刚完,十分疲劳,再说军中又忙,还是早早回去吧!待我们商量个大概,再召回叶将军不迟!”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