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回 叶枫勤王(五)
    司马炽一听这话有些生气,好歹我也是九五之尊,我说东你说西,我说打狗你骂鸡,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况且叶枫走后,谁来防守洛阳,你司马越吗?城破之后,谁来保护我司马家族,你司马越吗?司马炽再说道:“太傅爱卿,我看叶将军还是留下吧?”

    司马越在这个事上绝不退让:“陛下啊,我看还是请叶将军暂且回营,有什么事,我们再请他!”

    一个针尖,一个麦芒,皇上和太傅顶了起来。这时候就看群臣的意见了,这些大臣,大部分是司马越的人,哪个不以司马越马首是瞻,大部分一齐向前,对皇上作揖说:“太傅说的极是!”

    大殿之外,也有一些皇宫侍卫,可这些人,也都是司马越的人,哪个会向着皇上。他们一个个表面上在执行着自己的职责,可是内心只听太傅的话。

    这些人表了态。剩下的那些文武大臣装聋作哑,不是一个个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就是一个个歪着头,看着门口,似乎门口有什么西洋景似的,就是没有一个人仗义执言,替皇上说话。

    气得司马炽啊,一屁股坐在龙椅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这个情景,叶枫怎么会看不到,再次对皇上一拱手说:“陛下,那么臣先告退?”

    司马炽气得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也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只是龙袖一挥。叶枫喊了一声:“遵旨!”然后后退几步,转过身就往殿处走去。

    出了殿处,卢志拉了叶枫一把,小声说道:“主公呀,这一阵子看得我心惊肉跳,看来庙堂之上不太平啊!”

    “岂是不太平,”叶枫小声说,“皇上想改革,却没有这个本事,司马越想控制朝纲,维持大晋,却没有济世之才。我们何必趟这浑水,走晚了,怕是命就没了。”

    出了大殿,骑上了马,一伙人急忙向南门奔去。刚刚出了南门,卢志才算松了一口气,对叶枫说:“叶帅啊,我的心这才放到了肚子里,真要是你出了意外,我卢志十条命也赔不起啊!”

    正说着话,叶枫只听得后面风声不对,下意识地一把拉过卢志,护在怀里,身体本能地发出了第十九重功力,那就是破万箭穿心。顿时,叶枫的身后鼓起了一层坚硬铠甲,头上扣上了一顶厚厚的头盔。耳朵边只听得“刷刷刷刷……”似乎数不清的箭矢飞来。

    等叶枫再睁开眼睛,身旁的几个贴身侍卫,身上早已成了“刺猬”,倒地身亡,身下的坐骑,也身中数十箭,一命呜呼。而自己虽然紧紧地护着卢志,但卢志的腿上还是中了二箭,痛得他龇牙咧嘴。

    此时什么也顾不得了,叶枫一手抓起卢志,就像一袋面一样挟在胳膊底下,高声惊呼:“快跑——”豁上命地往自己的大营跑去。

    卢志在叶枫的手里还吱呀怪叫:“主公

    呀,真是不好意思了!本来想要舍命救主公的,没想到主公没救成,倒叫主公救了我!”

    其实没跑多远,王甲已率领骑兵前来接应,嘴里大骂着:“大晋朝真是小鸡肚肠,给它护城有功,不但不奖赏,还放暗箭伤人,这算什么政府?”

    叶枫和卢志骑上了马,心才放下,回头遥望城头,但见城头上还是甲兵满员,看来一直在防着叶枫大军。叶枫对王甲说:“依我观察,怀帝司马炽为了他的大晋和司马家族,可能还想着改革。可是司马越就不一样了,为了他的官职和前途,不但害怕改革,还要加害于我。这个洛阳城,不进也罢!”

    “三哥,那我们下一步如何?”王甲问。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回冀州去!”

    卢志刚才被叶枫挟了一阵子身子,至今腰上还痛,用手捋了捋后腰和肚子,问:“主公呀,如果怀帝司马炽要改革,又找不到我们,怎么办?”

    “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就是司马炽想要改革,有司马越压着,也改革不成。”

    王甲又问:“如果万一匈奴大汉再来进攻,我们远在冀州,洛阳救是不救?”

    叶枫微微一笑:“我看啊,洛阳城没有乱起来,平阳城又要乱了。我夜观天象,发现刘渊的命已不长了,刘渊一死,平阳必乱!”

    卢志一听,早就为主公的本事深深地折服了,叶枫的话就是至理名言,哪有不信不理,恐怕以后又有在众位同仁面前吹嘘的资本了。王甲听了嘿嘿地笑,心想,我们都是后世过来的,你就吹吧,那都是历史书上白纸黑字写着的,哪有什么夜观天象?

    刘聪的匈奴大军退兵后,真如叶枫所说的,刘渊年迈死了。

    刘渊临死前,也是安排了后事,将他的嫡子刘和立为太子,而功劳卓著、颇有威望的楚王刘聪被立为大司马兼大单于,这一年是永嘉四年(310年)。

    刘渊这么聪明,而他办的后事却不怎么高明,致使其尸骨未寒,刘和刘聪兄弟俩反目成仇,终于酿成了一场政变。

    刘和是一位熟读儒家经典的儒士,但是舞文弄墨尚可,却没有带兵打仗的经历。乱世之中,军队里面出政权,手中握有军事大权才是硬道理。刘和呢,也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对于这些手握兵权的王爷有几分惧怕,又有几分嫉妒。

    刘和的身边聚集了一些试图扳倒宗室诸王的势力,刘锐乃是刘和为王时,王府的都尉,因为未能担任顾命大臣而心有不甘。其余不是因为未能升迁而怀恨在心,就是因为对刘聪不满而心存芥蒂。

    这些人成天待在一起,哪会有什么好事,刘锐对刘和说:“先帝不问青红皂白,就将十万兵马放在近郊大司马手里,你这个皇上,就像坐在火药桶上一样。此种大祸,不可测也,还希望皇

    上早早防备?”

    这些人趁机进言,没有一个说刘聪好话的。刘和也早就看着宗室诸王不满,听大家一撺掇,顿时头脑发热,就要和这几个人商议斩除诸王之事。还有一个明白的叫刘盛,对刘和说道:“皇上啊,宗室诸王是我大汉的基础,没了基础,大汉王朝如何生存?况且宗室诸王根系深厚,耳目众多,万一走露风声,大乱来矣!”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