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回 迁都之乱(二)
    如果皇上硬一点,可能还能保住这个也算能打仗的将才,可是皇帝偏偏是个软柿子,刚才已经把司马越得罪了,在这个问题上再和司马越唱反调,以后的日子还过吧?!司马炽歪歪着嘴说:“我看太傅说得有理,就这样吧……”

    周馥大呼:“请皇上明查,这明明是打击报复,皇上正是用人之际,不可以自毁栋梁啊!”

    司马炽闭上眼睛,装听不着了。

    气得叶枫啊,心里扑腾扑腾的,刚一进殿,就惹了一肚子气。目前大战在即,多一员将领,就多一分成功的把握,哪有这样将人外放的,真是某些人为自己的利益冲昏了头脑,这仗想不败都难。但是叶枫不敢再说话了,满朝廷都是司马越的人,自己说话又有何用?目前还得和司马越搞好关系,只有打好这一仗,才有救人的话语权。

    司马越得了小便宜,野心又开始膨胀,他想着叶枫带军队来了,自己的胆子顿时大了许多。他上前对司马炽说:“陛下啊,叶枫大军来了,使我大晋如虎添翼。我看,这回由我亲自出征,和大汉决一死战。”

    司马炽并不懂军事,眼睛眨巴了两下,不知如何回答,愣了一会儿,夸奖了司马越两句:“太傅亲自出马御敌,确实勇气可嘉,实为我大晋之楷模。”然后又问叶枫:“叶爱卿久经沙场,不知这仗是如何谋划的?”

    叶枫微微一笑,从容说道:“我和太傅却不是一个想法?匈奴大汉虽然只有4万大军,可都是百战之士,要想战胜他们,其实并不容易。我的想法是,洛阳原班人马死守老城,而由我在外线打击匈奴大军,如需要洛阳配合,自然来告知城里。”

    叶枫本是从实际情况出发,而司马越却听到似乎有贬低他的意思,噢,就你叶枫能打仗,我堂堂的太傅,怎么不能打仗?我也要痛击匈奴军队,让大家看看我司马越的本事。于是再次对司马炽说:“这次由我率领洛阳之兵,和叶枫大军一道,定要把匈奴军队打败!”

    司马炽问:“你需要带走多少军队?”

    “洛阳也就4万军队,全带走吧!”

    司马炽还算没有太糊涂,眨巴着眼睛问:“洛阳城就4万军队,你都带走了,洛阳怎么办?”

    司马越从容答道:“只有集中力量打败匈奴,洛阳才能平安无事,这叫置于死地而后生?”

    叶枫一听,这话乍听没大毛病,可仔细一琢磨就不对了,对司马炽说:“洛阳是我大晋之首都,没人守卫怎么能行。你是否只带一万兵马,做做样子就行了!”

    “那可不行!”司马越十分生气,“一万兵马怎么打仗?”

    “最多只能带2万。”叶枫只能这样说。

    “2万太少,要带就全带走,4万人才能勉强和匈奴对阵。”司马越强硬地说。

    叶枫对他说:“这样洛阳

    就空虚了,万一大汉来袭,洛阳怎么办?”

    司马越强硬地说:“只要打败了匈奴,洛阳就保住了,我看洛阳留不留兵不大重要。”

    要是自己的兵,叶枫非扇他一个耳光不行,可这是司马越,专横跋扈,自以为是的司马越,叶枫也拿他没有办法,只好无言了。

    朝廷就是司马越的,一言九鼎,哪个敢不从,这个事就这样定下了。

    再说心里憋屈的周馥,万般无奈,只好领着一些随从去陇右上任,谁知出城不久,就遇到一队官兵截杀。周馥大惊,喊道:“来者什么人?我是大晋官员,请不要误会!”那队人马却不管这些,并不答话,上来就砍。

    周馥没有办法,只好领着这些人战了一阵,虽然把那些人赶走,自己的人也伤亡不少。

    快到陇右的时候又出事了,又有一队蒙面人上来就砍。周馥理没讲成,只得领着自己的这些残兵,再战强盗,这回却没有那么幸运,全部战死。临死前,周馥问:“请问这位好汉,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那些蒙面人,领头的把黑巾一摘,嘿嘿一笑:“周将军,叫你死也死个明白,我们就是太傅的人。”

    周馥点了点头:“我早知道是太傅的人,只是临死前问个明白,免得到阴间冤枉了别人!司马越啊,你小鸡肚肠,大晋朝早晚亡到你的手里。”话说完,头被强盗们砍下,拿着领赏去了。

    周馥被杀的事情传到洛阳前线,一片哗然。王甲大骂道:“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周馥和司马越不和,多说了话,就被贬到陇右。还没到陇右,就被人杀了,这些杀手不是司马越的人又是谁?”

    李铁刚更是心里有数,对叶枫说:“三哥呀,这个司马越太小心眼,现在大敌当前,司马越不笼络诸将,一心抵抗大汉,却搞窝里斗。还没把敌人打乱,自己内部先乱了,八王之乱的教训还不够啊,还搞这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叶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诸将说:“这就是体制的问题呀,要是在我们冀州,有专门的司法部门调查此事。可是在大晋,有哪个部门敢管这事?为什么要司法独立,就是专门管着那些违法乱纪的当权者们。”

    再说洛阳城内,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夕数惊,由于司马越带走了所有甲兵,城内几乎无兵防守。街上巡逻的没有,偌大皇宫内的侍卫也没有几个,司马炽本来就小胆,怕是汉军来袭,所以整夜恶梦,夜里根本睡不着觉。睡不着觉瞎琢磨,琢磨来琢磨去,就把这一切缘由都算到了司马越的头上。

    你这个司马越,迁到洛阳后,毒死了惠帝司马衷,我是不是也会成为第二个司马衷啊!你把我扶为皇帝,其实就是你的傀儡,想想这几年活得真是窝囊!叶枫说了那么好的改革方案,却被你处处阻拦,妨碍我大晋进步的历程!周馥将军迁都也未尝不是一个办法,却被你陷害,先撵走,再截杀……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