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回 洛阳失陷(一)
    司马炽就是一个宫廷温室里的宠儿,哪里经过太多的风吹浪打,头脑一发热,就下了密令,斩杀司马越。可他忘了,这个皇宫里司马越的耳目众多,一道命令下去要过许多关口,这个消息怎么能传不到司马越的耳朵里?

    司马越带领的洛阳大军,在项城前线(今河南沈丘)作战并不顺利,连败数场,正在他焦头烂额之时,忽听得皇帝司马炽要斩杀自己,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使他彻底呆住了。你这个司马炽啊,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穿龙袍睡锦床,吃猴头喝参汤,出则前呼后拥,后宫佳丽一千。

    为了保住你的皇位,我废寝忘食,鞠躬尽瘁,惨淡经营,睡觉都睁着一只眼,不都是为了你吗?你怎么这么不理解臣下呢?

    越想越窝囊,越想越生气,一时气火攻心,得了脑溢血,人事不醒。当时的医疗条件也不怎么好,很快一命呜呼,这一年是永嘉五年(311年)。

    司马越死后,与之同行的襄阳王司马范和司马越的心腹王衍怕是军中大乱,所以将司马越病逝的消息暂且保密,秘不发丧。主帅没了,两个人失去了主心骨,对怎样处理死人和活人的问题上也产生了争执。

    司马范说:“太傅归天,我看我们大军还是迅速往洛阳集中,以免都城不保。”

    而王衍却有自己的看法:“回洛阳干什么,已是空城一座,早晚必被大汉攻克。只有回到东海(山东郯城北)才有根基,才能东山再起。再说,太傅辛苦一辈子,归天后也好落叶归根。”

    “可是对面有石勒大军,能让我们回东海吗?”

    “这个时候,哪里也不安全,我看回洛阳更危险,刘聪、石勒要的就是洛阳。”

    司马范想想也对,两个人领着洛阳大军和司马氏诸位王爷家属,还有当地军民,共10余万人,准备暗中将司马越的遗体送到老家东海埋葬。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传到叶枫大营,叶枫大惊,吼道:“这个皇帝司马炽,也真是糊涂透顶,早不杀司马越,晚不杀司马越,偏偏在这时候杀司马越。岂不知洛阳大军正在前线作战,杀了主将,这不是给敌人帮忙吗!还有这个司马范和王衍也是不大明白,弃洛阳于不顾却回东海,东海这么远,回得去吗?”

    王甲却是哈哈大笑:“这个司马越,早就该死!死得晚点了。八王之乱的最后一位王爷,终于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李铁刚却皱着眉头对叶枫说:“三哥呀,我看要毁,本来司马越还能打点仗,司马越已死,怕是洛阳大军失去了主心骨。要是他们一败,洛阳城怎么办?”

    叶枫也觉得事情紧急,来不及评判是非功过,急忙命令大军向洛阳靠拢,以防不测。

    消息同样也传到了石勒的耳朵里,高兴得几乎蹦了起来,群龙无

    首的军队是最好对付的,急忙和刘聪商议,决定由刘聪缠着洛阳大军和叶枫大军,自已率领一支兵马直攻洛阳。匈奴汉军连夜出动,刘聪率领着一支人马,向着洛阳大军疯狂进攻。

    这时的洛阳大军将近10多万人,正在往北的行军途中,行军中的军队最怕被攻击。主帅司马越已死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官兵人人惊惧,哪还有心作战。刘聪的匈奴骑兵一冲,洛阳大营顿时乱作一团,一个个抱头鼠窜,就连司马越的灵柩也被大火烧掉。

    可怜的司马越风光一时,却落得一个不得善终的下场,想来真是可悲!刘聪的铁骑追到宁平城(今河南郸城),将洛阳的官兵团团围困起来,发起一阵阵凶猛的冲杀。司马范和王衍一些高级将领,领着残兵败将慌忙抵抗,不是被杀,就是被俘,没有多长时间全军土崩瓦解,跑不了的只有缴械投降。

    接着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对十几万失去抵抗能力的洛阳大军和百姓,几乎杀戮干净。司马氏家族中的54个王爷及其家属,统统一个不留。这是大汉匈奴国成立以来,第二次灭绝人性的大灾难。

    刘聪大军清理完了洛阳大军,迅速向洛阳城进发,不料半路上一阵炮响,叶枫的大军杀到,两军战在了一起。到处是骑兵的冲杀声,兵器的格斗声,士兵临死前的哀嚎声,到处充满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搏斗场面……

    叶枫防得了刘聪,却没防备石勒。这时候,石勒率领着自己的虎狼之兵,正从小路向洛阳城扑来。

    再说洛阳城内,早已是空城一座,司马越出征前,曾将洛阳城的防务交与龙骧将军何伦。那何伦本是见机行事,毫无主见之人,见大军都走了,留下几个老弱残疾怎么能守得住都城?听说司马越病死,前线大败,洛阳失守已是早晚之事,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于是,他悄悄带着裴妃、司马越的儿子司马毗以及司马氏家族往东撤退。当到了洧仓(今河南鄢陵西北)的时候,正巧与石勒大军遭遇。石勒一见大喜,到嘴的肉哪能不吃,弯刀一挥,就当着试刀算了。大军所到之处,皆为血雨,除裴妃、何伦几人逃脱外,司马毗及宗室36个王又被斩杀干净。

    更加空虚的洛阳城内,许多达官贵人一看,何伦跑了,自己还待在这里干什么?也纷纷离开洛阳,四散逃命。城内的百姓呢,连年战争,早已使城内破败不堪,破屋漏锅也没有什么牵挂头,于是纷纷逃出洛阳,沦落为流民。

    眼见得臣子都跑了,百姓也没有几个,司马炽也坐不住了,就想逃出洛阳城。可是身边没有侍卫,没有车马,没有船只,这可如何走得?急得他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站不是坐不是浑身就像生了疥疮。

    其实司马炽要想活命,也不

    是不可以,只是排场惯了,怎么也舍不得宫内的这些金银财宝。

    在这危急的时刻,总有人舍身救主,青州都督苟晞从洛河上带来了十几艘船,要帮着司马炽从河上逃跑,顺便带着宫内的财宝迁往仓垣。金银财宝都装上了船,晋怀帝马上动身出发,刚刚走出皇城,就见一伙蒙面强盗杀了过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