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回 长安司马邺称帝
    起哄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这叫晋朝的老臣实在待不下去了。庚珉、王隽等十几位大臣悲从中来,掉下了眼泪。庚珉更是大声吼道:“臣无能啊,致使陛下受辱!”

    正在兴头上的刘聪见了此景,不免扫了兴致,想起近日匈奴军队在作战中屡次被创,心里充满了杀意,特别是司马晏的儿子司马邺在长安被立为皇太子,成为大晋王朝的接班人,更是叫他忍不下这口恶气。

    想当年,破洛阳之时,为了防止司马氏东山再起,已将司马氏的皇亲国戚杀光。这次却又冒出一个司马氏再次登上皇位,怎不叫他心中生出万般恨意,斩草除根的想法油然而生。

    刘聪把酒杯一摔,勃然大怒:“你们这是干什么?好好的一桌酒席,硬叫你们给搅了。都滚滚滚!”

    刘聪不愿意在喜庆的日子里,手上染上血腥气。又过了几日,听人来报,说庚珉、王隽等人在秘密和并州刺史刘琨接触,似乎有起事的端倪。正愁没有借口呢?刘聪立即派人将庚珉、王隽等人斩杀。后来,刘聪又赐予晋怀帝司马炽一杯毒酒,将其毒杀。这年,司马炽年仅三十岁。

    消息传到了长安,全城震动,只要怀帝司马炽在,大晋朝就有希望。这下子司马炽死了,司马邺发誓要为怀帝报仇,在群臣的扶持下,登上了皇帝宝座,将长安定为都城,改年号为建兴,司马邺即为晋愍帝。

    当时长安的社会环境是外忧内患,外忧是石勒游击作战,处处为敌,匈奴汉国虎视眈眈,时刻要讨伐长安。内忧是物资方面,长安城极度匮乏,刘曜在长安的时候,已将长安劫掠一空。战乱之时,鲜有税收可要,真是个一穷二白的烂摊子。

    面对这个烂摊子,晋愍帝司马邺决心用军事反击来解决,策略是,以其所能征召大晋的残余部队,调动起所能调动的人马进攻刘聪、石勒,以达到解除长安困境,进而收复洛阳的目的。

    司马邺登基后,便将这一战略目标提上日程,下达诏书,说要“扫除鲸鲵,奉迎梓宫”,并以加官进爵的方式来拉拢没有被大汉攻下的地方实力派。琅邪王司马睿,秦州刺史南阳王司马保,幽州刺史王浚,冀州刺史叶枫,并州刺史刘琨均在拉拢之内。司马睿和司马保被任命为左右丞相,兼职大都督,负责陕东与陕西军务。

    在八字还没有一撇的情况下,司马邺便下令,兵分三路,进攻匈奴汉国。以司马睿20万收复洛阳,以司马保30万守卫长安城,以幽州王浚和冀州叶枫领兵30万进攻平阳。司马邺如此大的口气可谓气吞山河,震动乾坤,诏书既下,哪管军事实力如何?

    诏书下到了冀州,同样是反应不小。王甲对叶枫发脾气说:“我看这个司马邺是上嘴唇顶天,下嘴唇接地——好大的

    口气。王浚和我们哪来的30万兵马,是不是在纸上画一下,兵马就出来了?

    “还有这个司马氏,不是叫大汉都杀绝了吗,怎么又出来个司马邺?好像这个皇帝是司马家买下的,除了他没人当了?怎么不换个张氏、李氏、王氏当皇帝,偏偏是司马家当皇帝。要是在我们冀州,恐怕怎么选也选不上他。”

    李铁刚也是不服气:“怕是这个司马邺也不懂军事,他也不算算,全国还有多少汉民,哪来得80万军队?这得耗费老百姓多少粮食,多少徭役?”

    叶枫觉得,司马邺下诏书,对冀州来说是利多弊少,总比冀州一个州来对付强大的匈奴好得多,立刻召开政府扩大会议。在会上,政府、司法、立法委员会一致同意,顺应大势,服从长安司马邺的领导,在冀州迅速掀起全民抗战的新热潮。

    叶枫还在报纸上发表了让人热血沸腾的讲话,报纸上说:“同胞们,现在我们中原大地,正在经受着一场灭国、灭族、灭种的大灾难!

    “匈奴大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延津一战,刘景屠夫,将俘虏与三万百姓赶入黄河,全部淹死。宁平一战,逆贼刘聪将十余万失去抵抗能力的军民全部杀光,一个不留。这还不算在匈奴发起的战争中,究竟有多少军民死于他们之手。

    “在匈奴大军的侵略下,城市、村庄被烧光,人民被杀死,所有的牛羊,财物被抢光,再加上病死、饿死者,使汉人的数量急剧减少。据统计,北方的汉人仅余四百来万,过不几年,恐怕这些人也难以存活?

    “中原大地上,胡人的人口超越了汉人人口,石勒称汉人为奴仆下才,要尊胡人为国人,违令者斩。石勒规定胡人可以任意索取汉人的东西,汉人不能反抗辱骂胡人。这些不公平的政策,严重危害着我们汉人的生存!

    “别说政治权利,经济自由了,如果一旦沦为匈奴统治区,怕是活命都是相当的艰难。同胞们,难道我们还能对匈奴的侵略无动于衷吗?我们还能不团结起来吗?要不就是灭国、灭族、灭种,要不就是团结一起,共同抗战!”

    全州的民众沸腾了,有钱的出钱,有人的出人,没钱没人的出力,一种新的抗战热潮迅速在全州兴起。

    抵抗匈奴的大政方针已定,叶枫、王甲、李铁刚、卢志,又在研究着各方面的情况。几个人经过全面分析,达成初步共识:长安政府偏居一隅,人员物资缺乏,难成大器;秦州刺史南阳王司马保,虽然尚可依赖,但是力量薄弱,能力不足;王浚早就有皇帝梦,野心勃勃,企图割据一方,怕是也不牢靠;

    并州刘琨一直靠联姻,与鲜卑保持着利益关系,才有立足之地;只有琅邪王司马睿在江东有些实力,且江东受匈奴侵扰的祸患较少,发展空间广阔,如果依据长江之险,经营好江南大片山河,定能为消灭匈奴,提供巨大的人员、物资保障。

    叶枫又通过各方面的情报,研究着琅邪王司马睿的情况。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