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回 江东司马睿的兴起
    司马睿,字景文,据说出生的时候,有神异之光,把满屋都照亮了,一出生头发就特别长,长有三寸。司马睿出身皇族,是司马懿的曾孙,与晋惠帝、晋怀帝是同辈,但是在那个十分重视出身的年代里,司马睿这一支,离着皇室的关系渐行渐远了。

    但是,时势造英雄,八王之乱的自相残杀与匈奴国的大举进攻,让司马睿有了登上九五之尊的机会,成为了东晋政权的开创者。

    司马睿在父亲死后,继承了琅邪王之职,这一年司马睿才15岁。也恰逢这一年,晋武帝司马炎去世,惠帝司马衷即位。晋惠帝即位期间,不理政事,致使朝中争权夺利,结党营私,动乱频繁,稍有不慎,便有杀身之祸。

    司马睿非常聪明,遇到好事就退让,以免惹祸,就是通过恭俭避让的方式,司马睿以自保。司马睿在洛阳并无建树,如果说在这里的价值,就是结识了好友王导。王导是琅邪士族,在琅邪颇有名气,后来为司马睿出谋划策,成为司马睿的得力助手。

    然而,八王之乱,司马睿就是想逃也逃不过去,那时候,司马睿的领地与东海王司马越的封地相近,二人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司马越领兵征讨司马颖,但又怕后方受到进攻,便将司马睿拉下水,将其认命为平东将军兼职徐州诸军事,留守后方,这一年司马睿29岁。

    两军经过激战后,司马越兵败,司马颖将朝中大臣劫持到自己的封地邺城,以此来控制朝政,而司马睿和司马颖不是一条船上的人,恐怕也要倒霉了。司马睿的叔父东安王司马繇,因为不满司马颖独掌朝政,更对晋惠帝无礼,便好言劝诫,这就引起了司马颖的疑心,将其杀害。

    司马颖这般心狠手辣,叫司马睿心生恐惧,唯恐事情牵连到自己,就想逃出邺城,去洛阳。

    然而,要想逃出邺城谈何容易?邺城全面戒严,达官贵人要出城必须经过司马颖的批准。夜里,司马睿乔装打扮,换上一身老百姓的衣服,抱着侥幸的心理,打算趁着月黑天逃出邺城。

    司马睿策马没有走出多远,就被官兵拦住,官兵在搜查司马睿的时候,发现他的行囊里有不少金银珠宝,大吼道:“我看你一定是个贵族,准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逃出邺城。抓回去,叫成都王看看再说!”

    要是见到了成都王司马颖,那就是个死,吓得司马睿战战兢兢,话都说不成个了:“我不是贵族,就是……一个老百姓。”

    官兵哪里肯信,就要把司马睿抓回去。

    就在这时,司马睿的随从宋典骑着马从容不迫而来,见到此景,笑着对司马睿说:“舍长(守护宾馆的负责人)啊,听说官禁贵族出逃,你怎么也给抓起来了?”

    官兵问宋典:“他真是你的舍长?”

    宋典认

    真地说:“假了管换。”

    官兵真以为司马睿跟皇室没有关系,拿了些珠宝就把司马睿放了。

    诸王相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司马越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所幸司马睿与之为一个战线。然而政局多变,利益混乱,司马越独掌朝政,专横跋扈,朝中不满之声此起彼伏。司马越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晋惠帝毒杀。

    司马睿心里不安,不知道哪一刻灾难就会降临到自己头上,日子过得哪能坦然。幸得司马睿的好友兼助手王导审时度势,向司马睿进言,说中原并非久留之地,灾难时刻会降临到头上,南下却是一个避难的好去处。

    司马睿听从了王导的建议,向东海王司马越请命镇守建康。而事前,王导已经想尽办法向司马越王妃裴氏走了后门,让她助司马睿一臂之力。东海王司马越觉得,这样对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好,便一口应允,并封司马睿为安东将军,让司马睿领兵南迁。

    到达建康以后,遇到的首要难题就是,江南士族根本瞧不起他。如果没有士族的支持,自己在江南也站不住脚,这时候王导又向他献上一计。

    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让司马睿被人所知,就要大摆威风,在气势上压倒江南士族。这日,司马睿华服出游,身后侍从如海,浩浩荡荡,满城转悠,那局面真可谓排山倒海,气吞山河,引来无数围观者。

    这样的阵势,江南士族还是头一次见,不禁对司马睿有了既畏惧又膜拜的心理。

    司马睿软硬兼施,招贤纳士,笼络人才,当地名门望族顾荣、贺循等均被他收服。后来又平定了孙弼和杜宣的叛乱,名声大振,最终在当地站稳了脚跟,把江南经营成了自己的大本营。

    就在叶枫研究着司马睿的时候,战争过早地来到了冀州邺城。在这里,牵扯到一个重要的宿敌石勒。

    石勒经过不断地历练,在军事上表现出杰出的才能和智慧,战场上可以说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赢得了匈奴国的依赖与信任,在军中建立起无上的威望,为他以后的雄起奠定了基础。

    刘渊父子对他甚是看重,刘渊在世的时候,封其为镇东大将军。刘聪即位以后,便将其封为征东大将军,可见刘氏父子对石勒是多么器重。当石勒足以独霸一方,匈奴汉国的指令便不值一文了,刘渊归西后的葬礼上,都没有看到石勒的身影,而之后石勒也不再出现在匈奴国的大殿上。他天马行空,独往独来,石勒这个臣子,看来有名无实了。

    石勒在干什么呢?他在忙于扩张实力,四处征战,这年他又吞并了王弥,其实已正式与匈奴汉国决裂。正在他踌躇满志,事业有成,心花怒放,洋洋自得的时候,和他关系不错的并州刺史刘琨的一封信,使

    他如醍醐灌顶,清醒了过来。刘琨的信是这么写的:

    “将军发迹于黄河以北,席卷兖州、豫州,纵横于长江、淮河、汉水、沔水之间,即使自古的名将,也不能与您相比。您之所以攻城而不能占有其民众,掠地而不能占有其土地,一会儿像云一样聚合,一会儿像星一样分散,将军您知道是什么原因使您这样吗……”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