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回 石勒的坐大
    刘琨的原意,是让石勒归附于他,而石勒则极有悟性,悟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这几年辗转战场无数,屡战屡胜,然而不管走过多少地方,却始终没有一块根据地,就和黑瞎子掰棒子一样,掰一个掉一个。实践证明,要想建立自己的基业,必须得有根据地。

    于是,石勒给刘琨回信说:“事业和功德有不同的途径,这是腐儒们所不知道的。您应当为本朝尽节,而我是异族,难以替他们效力。”于是送给刘琨一些名马和珍宝,优厚地招待刘琨的使者,谢绝了刘琨的招抚。

    这样想着,石勒对以后的发展道路更加明确了,可是天下之大,哪里才是自己的发家之地呢?

    石勒看准了江淮一带,这个地区物产丰富,江河纵横,北上可以进入中原,南下可以攻击琅邪王司马睿,守则可以江河为屏障,实为一个安家的好地方。

    永嘉六年(312年),春天的气息还没有退去,石勒率领大军,就朝着他的目标去了。在葛陂(河南省汝南东南)这个地方,扎下大营,修堰筑垒,大造舟船,一旦时机成熟,就大举进攻江东司马睿。

    此时建康的司马睿已经树立起自己的威信,有了自己的势力,成为实际意义上的江东首脑。司马睿紧急应对,任命熟悉水战的纪瞻为杨威将军,并将主力部队屯兵在寿春(安徽省六安市)和石勒对阵。

    葛陂是一个方圆三十里地的大湖,石勒在此驻扎,实为训练水军。纪瞻屯兵寿春,此为去建康的必经之地,中间又隔着一条淮河,实为以淮河为界,要和石勒展开水战。石勒势大,取攻势,纪瞻兵力有限,只能取守势。

    就在双方大搞军备,就要血战一场的时候,天有不测风云,大雨扑面而来,而且一下就是数天,没有晴天的迹象。石勒所领士卒全是北方人,大雨一下,更加不适应这里的气候,生病的多了起来,粮食供应也出现了困难。

    石勒天天盼着大雨停下,然而天公不作美,雨是时大时小,足足下了三个月。弄得石勒军内,病号越来越多,没病的越来越懈怠,粮食也供应不上,士兵挨饿,多有怨言。

    面对此种情况,石勒不免心中着急,只得召开军事会议,让谋臣各抒己见,看看到底应该怎么办?

    首先说话的是长史刁膺,他说:“以目前看来,再打下去,我们必败。我看啊,还不如投降司马睿,帮助司马睿平定北方来建功赎罪!”

    此话一出,石勒大怒:“我们胡人,为什么要投降汉人?再说,两军交战,还没有分出胜负,更不能投降司马睿。”

    战将孔苌又进言说:“我看啊,我们大举进攻寿春,只要占领寿春,就有了粮草,然后以此为根基,攻取建康,占领江南。”

    石勒冷笑着说:“没有水军,如何占据

    淮河?没有粮草,如何继续作战?病号这么多,如何能组织一支强大的军队?”

    看来,这两位谋士出得主意都不咋滴,石勒叹了一口气,又看了看一言不发的张宾,问:“张爱卿,怎么不说话?”

    张宾这才说道:“将军攻陷帝都,囚禁天子,杀害王侯,抢掠他人妃子、公主,即使拔下你的头发,也难数清你的罪过,怎能再当臣子侍奉司马氏呢?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希望,伤兵满员,内无粮草,前有淮河,况且纪瞻乃是水战名将,如何才能取胜?

    “我看啊,我们的福地应该在北方,北方旷野万里,正适合我们骑兵作战,可以说是以一当十。我给主公找了一个好地方,不知道主公相中相不中?”

    石勒一听,张宾的话甚合心意,问:“张爱卿啊,不知给我找了一个什么地方?”

    “冀州邺城啊,这个地方西连平阳,北有漳河,南有汤河,有喉结之势。况且物资富庶,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往北可以进攻幽州,往南可以下豫州、徐州,黄河北平定以后,天下就没有能超出将军的了。”

    石勒摇了摇头:“邺城可是有叶枫啊,这个地方我们不是没有攻过,打不下来啊!”

    “邺城城池坚固,只是它的州治,可是主公想过没有,它的郡县怕是没有这么幸运了。我们可以打冀州的郡县,郡县都攻克了,邺城还会长久吗?”

    石勒一听,觉得心里甚是畅快,又问:“可是纪瞻能放我们走吗?”

    张宾说道:“这好办,寿春离着我们有200多公里,我们可以先让辎重取道北行,再用一支军队假装着进攻寿春,然后大军悄悄北撤。”

    石勒按照张宾之计,果然平安地撤出了葛陂,大军向北撤退。等纪瞻有所觉察,石勒军队已经跑远,乘势追击了一百余公里,并没有什么收获。

    石勒的军队转向北来,此时是南方的梅雨季节,一到北方,雨却停了。石勒的军队骑上了战马,队伍又重新焕发了青春,真是碰着的死,遇着的亡,村庄被烧,粮食被抢,走到哪里,祸害到哪里,向着邺城,浩浩荡荡杀来。

    没有多少日子,他们就杀到了邺城之下。

    叶枫早已通过情报系统,知道了石勒的所作所为,已经秣马厉兵,等待多时了。石勒的骑兵一来,就紧紧地围住了邺城,然后又是原来的一套战术,塔楼攻击,抛石机打击,挖地道进城,折腾了一阵子都被叶枫破了。

    石勒一看,确实对邺城没有办法,就令一部分兵力围困邺城,然后把主力派往别的郡县寻找破绽。作为一般郡县来说,对付石勒显然就不行了,于是纷纷被攻破,男人被抓去当兵,不服者统统杀死,女人被强奸,老人和孩子被推入井里,房子被烧光,粮食抢劫一空,造成了一片又一片的无人区。

    叶枫一看,这还了的,真要是郡县都完了,邺城就是存在,还有什么价值,立刻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