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回 小王庄的战斗(二)
    王甲不乐意了,批评他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的人呢,我怎么没看到呀!要是叫敌人攻进庄后,你那围墙不就全成摆设了吗?”

    叶枫心里如十五个吊桶——七十八下,也觉得这个李有法太轻敌了,仗才刚开打就丢了第一道防线,以后的仗还怎么打?

    王甲不但牵挂着兵工厂的安危,更重要的是担心叶枫的安全,万一小王庄被攻破,叶枫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个战争就甭打了?所以他不敢丝毫马虎,急忙对侍卫下了命令:“全体注意,随我上,一定要坚守住庄后面的围墙。”

    众侍卫早就巴不得出战呢,听到命令大吼一声:“是!”就要跟着王甲杀出二层楼去。

    就在这时,只听得寨墙外面“轰轰轰轰……”一阵乱响,就见高高的战马就像坐了飞机一样,被一串串的地雷炸得晕头转向,不是骑手被炸死了,就是战马被崩死了。

    敌人本来是行军队形,也就是排成一路纵队,沿着寨墙一路迂回,谁想到踏到地雷阵中,立刻阵形大乱。战马乱跑起来,不是踩中了另一颗地雷,就是被寨墙里不知哪里飞出来的子弹射中。

    高兴得王甲手舞足蹈:“炸得好!炸得好!怨不得李厂长说有安排,原来地雷阵早就等着这些坏蛋们了。”

    众侍卫本来还要跟着王甲下去厮杀,谁想到敌人被地雷阵炸得七零八落,哪还用自己动手啊!一个个成了快乐的看客,观察着敌人被炸的惨象,不断地评头论足:

    “我看这个地雷阵摆得,不简单啊!怎么横竖敌人都跑不出去啊!”“摆地雷得有学问,像是懂得阴阳八卦,早就算计好了敌人要到哪里。”“要是这样的打法,哪用我们动手啊,光这些地雷,也叫石勒喝一壶的。”

    叶枫却觉得这个李有法实在不简单,问道:“李厂长啊,你懂地雷阵?”

    李有法笑了笑:“你看叶帅说的,我是兵工厂的厂长,除了懂步枪以外,别的武器也得学啊!早就知道你叶帅是兵器专家,我也得向你好好学习啊!庄后面看似无人,其实有雷,他就是破了雷,我料寨墙他也过不去!”

    叶枫点了点头,待的熟了,觉得这个李有法似乎哪里见过,突然想到和李有才长得有几分相像,问:“不知立法主席李有才和你有没有渊源?”

    李有法笑了笑:“那是家兄。”

    “噢,怨不得呢,似乎哪里见过……”叶枫这才明白,自凡是兄弟俩,总有一些差不多的地方,自己又是阴阳眼,总有一些血缘能观察到。“李有法,有办法。下一步将要怎样打?”

    “不是我怎样打,得看这些敌人的行动。敌变我变,他怎样变,我就怎样打!”

    叶枫点了点头,这个李有法,还是一个战术家,说的话颇有几分哲理。

    再说刘子山前进路上遇挫,地

    雷不停地炸响,亏得自己命大,才没有被炸倒。只是脸上没了好模样,被地雷的硝烟薰得黢黑,就和刚从炭火里捞出来的一样。他不敢再往前冲了,再往前,就是死路一条啊!

    他勒了勒缰绳,战马慢慢停了下来,十队长也从后面上来了。他也没有好模样,耳朵没了一块,胳膊上流着血,但他非得尽一个心腹的职责,对刘子山提醒说:“千夫长啊,我看不能再往前了,再往前非得炸死不行。”

    刘子山也没有办法,只得说:“我们还是顺着原路退回去吧,退回去准没地雷。回去——”

    他们算计得不错,趟过来的道还算安全,这一阵子算是白忙活,还损失了一百多骑兵。他们回到小王庄前门一看,留下来的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佯攻,只听到千夫长往后迂回的路上雷声隆隆,象是在看刘子山的笑话。

    刘子山把一肚子的晦气都发泄到他们身上,大声地吼道:“不是叫你们佯攻吗?听到没有,耳朵都塞了驴毛啦。这一阵子歇够了没有,是在看我的笑话是不是?你们的爹妈怎么生了你们这些懒玩艺,要叫我啊……一生下来,非把你们都掐死不行!”

    刘子山用最恶毒的话咒骂他的士兵,有的士兵只能忍着,也在大胆的,听不下去了。一队长回道:“刘千夫长啊,你叫我们佯攻,你干什么去了?说是到小王庄后面偷袭,怎么又回来了?”

    打人别打脸,揭人别揭短,刘子山正在气头上,犹如火上浇油,一时把握不住,挥舞着弯刀,就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一队长砍了脑袋。吓得十队长赶紧抱住刘子山,劝道:“刘千夫长啊,消消气,消消气,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万万不可滥杀军官,造成内乱。”

    要不是十队长拉着,刘子山早把一队长砍了,稍微想想也对,士兵就是草芥,早晚要死,倒不如让他死在敌人的子弹下。

    想到这里,刘子山缓了一口气,苦脸变成笑脸,又鼓励起他的士兵:“弟兄们,金钱、女人、粮食就在我们面前,就看要不要了。我就不信,凭着我们一千人的骑兵大队,就打不过这个小小的小王庄。要是传到石将军耳朵里,处罚哪个也不轻快……”

    在刘子山的鼓动下,士兵又象枯萎的小草一样,慢慢地炽盛起来。刘子山也不顾一二三四五队损失严重,还是叫他们打头阵。士兵的命真不值钱,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在各自队长的带领下,一个个低头耷拉着脑袋,执着弯刀,慢慢地向前进攻。

    再也不像第一次那样趾高气昂了。

    100米了,他们默默地念叨着:“我那个娘哎,老天保佑啊,敌人的子弹可别打到我身上呀!”50米了,还没有动静,他们还是小心的祷告着:“我没做过多少坏事啊,就是杀了两个人,还都是老人。反正人老了没用,省了人间的粮食,腾给年青人吃。”

    到了20米,还没有枪声,这些人更沉不住气了,大声地骂道:“老天爷啊,别这样折磨我好不好,早晚脱不了死,提心吊胆的更不好受,就是打不死也吓死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